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五章 拒,心早已死

第五章 拒,心早已死

2459 2017-09-21 14:43:48

市中心的房源太贵,她只在四环租了一间小公寓。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疲惫了一整天的身体在看到那座小楼时,终于有了些许的放松感。

回到公寓,拿起钥匙,只绕了一圈,门就轻轻开了。

何子衿微怔了下,神情戒备,缓缓推开门。

室内一阵温暖,暖黄色的光源映入双瞳。

她几乎一眼锁定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沈牧尧,你怎么在这里!”她将门带上,伫在门口没动。

沈牧尧手里夹着一支香烟,却并没有点燃。他看向面前的墙壁,目光有些虚浮。

“他送你回来的?”

何子衿蹙眉道:“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语气依然是淡淡。

沈牧尧忽然站了起来。“你这是在玩火!”

何子衿怔了下,忽然就笑了。“沈总裁,你以什么样的身份教训我?我和郁嘉之间是什么关系,还轮不到你来过问。现在,请立即从我的房子里离开!”

“他那是别有用心,只是看中你的美貌,想勾引你上床!”

“你呢?”何子衿不紧不慢的说。

她不耐烦的看着男人,眼神带着嘲讽。“你就是好人了吗?郁嘉如何,总不会比你更过分了。起码他曾真心在追求过我,也给了我一定的尊重。而你?沈牧尧,你未免太可笑了。我再说一遍,请出去。”

沈牧尧不为所动,甚至重新坐下,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何子衿立即变脸。“你这是属于非法侵入,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在我的驱逐下,仍旧无理拒不退出住宅的行为,属于非法侵入住宅罪!沈总裁,请离开!立即,马上!你给我滚出去!”

“你尽管告。”沈牧尧满不在乎。

“沈牧尧,你不要太过分了!”她气得差点儿大吼。

“我过分?”沈牧尧耸了耸肩,幽深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何子衿,你说……我过分吗?”

何子衿被他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毛,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我告诉你,你别……”

沈牧尧忽的站了起来,步步逼近,给人一种难以忽视的压迫感。“别怎样?”

何子衿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竟然冷静了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沈牧尧。“如果你是因为郁嘉的话,大可不必,我和他之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她和郁嘉怎么可能?

灯光下,她的脸苍白得有些透明。

她正愤怒的瞪着他,好像他是她的仇人一样。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中,除了愤怒和无措,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沈牧尧倏然欺近,薄唇几乎贴上她的耳垂。“你要不要考虑告我性、骚、扰?”

“沈牧尧!”何子衿不由后退一步,双拳攥紧,目光冷漠的瞪着他。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心里眼里都有我。”浅茶色的眸子锁定她。“你到底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恍惚中,仿佛又回到那个飘摇的雨夜。一样倔强、一样坚韧的眼神,眼眶都红了,眼泪愣是氤氲在其中,没落下。

薄唇微微一抿,语气柔和了下来。“子衿,别再逞强了好吗?”

瞳孔微张,唇上几乎咬出血痕来。何子衿冷冷一笑,森冷目光牢牢盯住他,仿佛要望进他灵魂深处。“你要我是吗?”

几乎在同一时间,衣襟上的纽扣被解开。

一股黑色风暴盘旋而起,沈牧尧扣住她的手。

“你这是在羞辱我,也在羞辱自己!”

咔嚓一声,大门开了又阖上。

她怔怔地看着紧闭的大门,膝盖竟然有些发软。男人的话萦绕不散,心脏如被揪紧一般,仿佛灵魂都在颤抖一样。

她咬着下唇,唇瓣一阵痛楚,才回神。

“呵呵,我的心早就死了,你知不知道?!”一滴泪沿着眼角溢出。

何子衿随手抹掉,脸上的脆弱转瞬即逝。

沈牧尧回到车里,并未急着离开,视线始终盯着楼上的位置。

打火机擦出的火光照亮了的侧脸,黑暗中,冷硬的线条柔和了几分。

他终究是晚了吗?

何子衿渡过了几天消停的日子,得知刘月的孩子因为那天的撞击终究是流产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很快就抛在了脑后。

晚风吹散了白天的燥热,留给这个充满古韵的城市一丝难得的清凉。

城市中的人们,大多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而在长河律师事务所中,一个女人依然在忙碌着。

许铮在门口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终于决定走进去。“老板。”

何子衿头也未抬,语气平淡:“什么事?”

“有一份你的快递。”她的语气有些古怪,透着几分道不明的情绪。

何子衿皱眉,抬起头来,在她的怀里扫了一圈,目光中带着疑问:“你喜欢芭比娃娃?”

许铮脸色一窘,“这是前台送来的快递,大家没注意就给拆开了。”她忙不迭,将已经拆开的盒子放在办公桌上,神情忐忑的看着她。“大家不是故意的。”

笔尖轻轻拨弄着盒子,翻过穿着白色新娘礼服的芭比娃娃,何子衿又看向那束已经脱去水分的花束。

“老板……”许铮踟躇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这白玫瑰和薰衣草是什么意思啊?里面只有一张卡片,说什么……我不认识。”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可看起来好浪漫啊。

素雅的白色卡片,只有一行小字——Ricordati di me。

何子衿目光出神,手指捏起那张薄薄的卡片,忽然勾了勾嘴角,冷笑着把卡片重新丢回盒子里。“拿去丢了吧。”

她垂下眼睫,很快投入手上的工作,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没有任何在意的表情流露。

直到前台接待送来了一只包裹,许铮望着手上还没有拿走的这一个,又看向何子衿。“老板,这个……”

何子衿皱眉,没有将一丝目光放在那只包裹上。

许铮心里一叹,“那我拆了。”像老板这么好的女人,身边怎么可能没一个称职的骑士呢。指不定又是哪一位爱慕者送来的,说不定是巧克力,还有……

“啊!”

突然来的尖叫声让何子衿笔下一抖,在文件上划下了长长的痕迹。她皱眉:“怎么了?”

“死……死老鼠。”

死老鼠!

何子衿一听,霍的站了起来,走到许铮身旁,蹲下身看着被丢在地上的包裹。

被剥了皮的老鼠鲜血淋漓,在初冬也发出让人厌恶的臭味。一张白色的打印纸上,用杂志上剪下来的字体拼接成了一句话:贱女人,不得好死!

“呵——”

许铮听到这声轻笑,头皮都麻了,她战战兢兢的看向何子衿:“老,老板……”不是被刺激到了吧。

“叫保安来,还有……报警。”何子衿丢下卡片,站了起来,美丽的双眸中一片深沉。

许铮抖了抖,心里为那些敢寄来恐怖快递的人默哀。不管是谁,敢寄这种恶心的东西来,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变态。

保安队长看到现场的情况也吓了一跳,“我们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的!”

“最好这样。”

看了盒子里的鼠尸一眼,何子衿对他吩咐:“监控录像拷贝一份,明天给我。”说着,拿起皮包就准备离开。

“老板,寄快递的人还没有抓到,您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

何子衿笑了笑,拉开门走了出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