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四十三章 八,M先生

第四十三章 八,M先生

3021 2017-11-01 06:38:01

何子衿醒来后,看着酒店风格的天花板,静静思考着人生三大难题。

即我是谁?这是哪儿?我什么在这里?

作为一个酒量不好的人,几瓶啤酒就让她喝的断片儿了。

“醒了就赶紧起来,早餐都要凉了。”

一只大脚踹了踹她露在外边的胳膊。

于是,何子衿抬头,看着穿着酒店浴袍,手里端着意大利面的……男人。

“小,小蚊子?”

“是我。”贺文钧看了她一眼,“你还想是谁。抱歉我不是你的王子,没办法吻醒昏睡的公主。”

何子衿挣扎着醒来,感到头一阵阵的疼痛。“你居然还知道童话故事。”

“我只是不关注普通人的生活,不代表我是个脑残。收拾好了就快出来,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

何子衿裹紧浴袍,坐在餐桌旁,对昨天的事没有半点儿记忆。“咱们是怎么到这儿的?”

“我以为你会先问我,昨天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这个问题PASS。”

“好吧,虽然我还蛮期待的。昨天咱们两个在KTV唱歌,在你喝光了桌上的全部啤酒后,光荣的吐了我一身,还有KTV的沙发。付了赔给KTV的损失费我就把你带到这儿了,因为你实在是丑死了。还有,你毁了我一件西装,记得赔我,那件我特别喜欢。”

“我的手机呢?”快速的解决了早餐,何子衿抓着餐巾,寻找了半天。“不会丢了吧?”

“替你关机了,就在床头。”贺文钧嫌弃的看着她:“我以为你只是脑袋不太好,原来视力也不行。”

何子衿打开手机后不久,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

“吃饭?抱歉,我最近有一场很重要的官司要打,只能谢过您的好意了。关于上次的事,我的答复是抱歉。”

“追求者?”

何子衿捏着手机,点了点头。

“还是一个难缠的追求者。”贺文钧刚嘴里塞了最后一块面包,认真的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先告诉我,他是不是奶奶说的那个小牧。”

从海津市回来后,他对奶奶的话一直耿耿于怀。他矮了,他居然变矮了。奶奶你就算不认识我了,也不要说这种让人伤心的话。

“不是他。是慕一廷,你听过吗?”

“慕一廷,他?”贺文钧不屑的撇嘴,端起红茶猛地灌了几口。“一个假惺惺又无趣的男人。”

“你们居然认识?”何子衿诧异了。在她看来,贺文钧的人生一直都在学习,更加努力的学习,而慕一廷一向都在国内。这两个人,居然会扯上关系。

“一个巧合。在英国的时候见过一次,从没见过那么让人讨厌的男人。我不喜欢一脸高傲,仿佛你们这些凡人永远不懂我表情的人。”

何子衿滞了下,小心道:“你确定,你说的这个人不是你自己。”

“子衿,这么多年不见,我以为你会稍微变得可爱一点。事实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何子衿:“……”她真的好无语。

“先不管他,衣服已经让酒店干洗过了,刚刚送来。时候不早了,我也该上班了。”贺文钧装模作样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惆怅道:“希望他们不会问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回家,还是从外面回来。”

“我一直不知道你学的是心理学。”

“虽然知道这是讽刺,我还是当作恭维收下好了。再次提醒你,我是化学教授,而不是心理学。”

贺文钧说的没错。

何子衿在走进事务所后,就遭到了大家目光上的询问。

许铮更是咋咋呼呼:“老板,你昨天没回家吗?”

是的,她没回家,而且去了KTV还和人开房了。

扶额叹气:“许铮,这件事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许铮理所当然道:“这表示我们老板昨天可能有一个完美的约会,或许对方就是那位M先生!”

“对于你的发散思维,我表示鼓励。不过,这不代表,你可以随意八卦我的隐私。”何子衿猛然转头,目光如电。“许铮,做好你自己的工作。”

“是,是……”⊙︿⊙老板发火的样子实在是……(ˉ﹃ˉ)迷人。

四次元少女带着自己满足的少女心,脚步轻快的跑出门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回头:“老板,么么哒#^_^#”

“……”她应该考虑一下换一个助理了,起码不需要一个这么的……跳脱。

静下心来,发觉这个案子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棘手。

何子衿打开笔记本,敲打键盘。

许铮出去不到十分钟,就哒哒又回来了。

“老板,大事不好了!赵文彬那个渣渣,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你接下了这个案子,让人在网络上造谣呢!你快看看,网上都乱了!”

无良律师欺压可怜小公司的报道,在网络上迅速的热传。

当事人之一正是前段时间赢得赵文彬一案的女律师,而被控告的公司是一家规模很小的3D公司。这位女律师狮子大开口,向被告方索取高昂的赔偿金,让这家小公司苦不堪言。由于对方是名气颇大的名律师,小公司无力,只能期待判决结果给还他们一个公道。

短短的报道,关键性的问题没有指出,只道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女律师索取了高昂赔偿金,欺压普通百姓。

“老板,你看……这实在是太过分了!赔偿金的事儿咱们根本没提过。他们怎么不说,为什么要付赔偿金!这群人简直太不要脸了!”

何子衿扫了眼该报道的记者,笑了:“你没说错,这件事还真是和赵文彬有关系。这个叫吴文的,可是赵文彬的铁杆粉丝。”

当初在调查赵文彬一案时,透过许铮的那位黑客朋友,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其中就包括,在网上散布谣言的主要组织者,都是什么身份。

因为这一手段已经触犯了相关法律,何子衿一直没有拿出来。如今看来,这些资料留在手里还是有一定用处的。

“一个大男人,真不要脸。”许铮握紧拳头,气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老板,咱们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了!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

“好啊。”何子衿笑了。

“咦?老板。”许铮一脸茫然:“咱们该怎么做。”

“看到这下面这行字了吗?将报道截图保存。既然我的职业是律师,用法律的途径来维权,是应当的。”

“啊!”许铮懂了,兴匆匆的道:“我知道了,咱们要告他们一个诽谤罪!哼!早就看这群人不爽了,连个事实真相都没调查清楚,就在网络上随便编造事实。不知道有多少网友信以为真了,谁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还有下方评论转发的相关者。”

许铮握紧拳头,愤怒的冲出去。

何子衿将这件事交给许铮去处理,自己则继续周茜的案件。

许铮狂怒的敲击着键盘,敢诽谤她家老板,等着受死吧!

何子衿忙碌了一下午,终于下班了。

下午五点,路上的车流达到了极致。

交通拥堵,让她回家的时间直接延长。

到了家里,已经是晚上七点。

何子衿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决定煮一碗泡面了事。

楼道里的感应灯最近出了问题,反应迟钝。

何子衿走到门口,忽然看到一个黑影,把她吓了一跳。

“你昨天没回家。”

男人的声音于黑暗中传来。

感应灯闪烁了下,亮了。

一张俊秀的脸出现在她面前,三十几岁的男人年轻的不可思议。如果没有穿着正式的西装,竟像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何子衿将钥匙重新放回口袋,语气淡漠:“你怎么在这儿?”

沈牧尧垂下眼睫,灯光下的茶色眸子,只透出深沉的黑。

“等你。”

门前的地上有一支别人丢下的烟头,沈牧尧轻轻踢了踢,云淡风轻的看着她:“你没回家,我很担心。”

“哦。”何子衿淡淡的回答:“你这样,会让我以为是在你的监视中过日子。”

“何子衿——”

他很少会这样正式叫她的名字,何子衿的心几乎是立即猛地一跳,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防备。

沈牧尧摆在身体两侧的手指颤了颤,轻笑了声:“看到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早点回家,不要让人担心。”

何子衿看着沈牧尧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仍然不明白他到底来是要干什么。只是确定她回没回家,那可真是无聊。

沈牧尧走进车内,双手猛地颤抖起来。

久久,他才轻吐了一口气,缓缓靠向椅背,看着荒芜的夜发呆。

他大概是吓到她了。

沈牧尧为这个想法有些可笑,他居然会吓到她。

这次,他没有过多的停留,驾车离开。

也许,他该换一种方式来接近她。

窗帘在他离开后迅速被拉好。

何子衿收回看向夜色中的目光,手指压在电灯开光上,许久才轻轻压下。

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平静,冷淡,幽深的双眸深邃的不可思议,宛若深潭,让人恐惧。

“呵——”她忽的冷笑了声,转身走进客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