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六章 约,脸皮真厚

第六章 约,脸皮真厚

2136 2017-09-25 10:41:07

许铮一头雾水,对上保安队长略带疑问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老板可是一个大忙人。还有这份快递,上面连个快递单都没有,就随便送到前台了,你们这安保工作是怎么做的!这幸亏只是一次恐吓,万一是送来什么其他的,比如炸弹,你要怎么负责!”

何子衿刚走出门,又折返回来,拿起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

“老板?你不等警察来吗?”许铮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等警察来的话,安全一点。”

何子衿脚步一顿,“交给你,我放心。”

许铮心头一荡,捂着脸,激动的要跳起来了。

“你,尽快去处理那些监控,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家老板!管他什么身份,老娘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他!”

这时,放在一旁的手机猛地响了起来。

何子衿接起,旋即皱眉:“见面?现在。好,就在律师事务所楼下,我等你。”

说完,连个招呼都不打,拎起挎包和笔记本扭身离开。

许铮咂着嘴,一脸赞叹:“咱们何律师和真是……酷啊!”

对方没有让她等太久。

五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了她的视线。

何子衿有理由相信,对方早就等在律师事务所的附近,只是看到她一直没有离开后,才拨打了她的手机。

“明先生,你说有重要的事情对我说。现在我人来了,有什么事就请尽快说吧。我时间有限,请您快一点。”

车窗降下,露出一双暗沉的双眼。

明飞看着女人那张姣好的脸,忽然笑了。

“其实以何律师这样的美貌,干律师这一行,实在是太委屈了。”

“以为明先生是有要事,看来是我想错了。”她冷冷回道。

明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对他不假辞色,对他的身份也丝毫不心动的女人。他舔了舔唇,才道出重点:“我会给你一笔钱,只要你停止为若心辩护。”

“钱?”何子衿冷冷一笑:“明先生是希望坐享其之人福,一面享受着妻子带来的温暖,一面又想继续在外面花天酒地?现在更是打算出钱收买您妻子的辩护律师,明先生不愧是一名好商人,这算盘果然精明。”

明飞被触破想法,脸上一阵羞恼:“这件事比必须答应!你只是一个小律师,在这京城里,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待不下去!”他从来没有想过和妻子离婚!他爱着她那么多年,她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他,稍稍忍让一下。他都说过了,外面的那些女人威胁不到他的地位。

“明先生也说我是律师了。您的这些话,我会记在心里,当作威胁,也好在开庭日,作为一个很不错的证据。其实,我更希望您将钱交给我,这样我就更加有自信打赢这场官司了。贿赂辩方律师……这个想法真的太棒了。”

明飞手指颤抖,指着何子衿道:“好!何子衿你有种,你给我等着!我看到时候,你是要哭,还是要笑。”

“慢走不送,这几天的雾霾挺严重的,驾车请注意安全。”

“开车!”

何子衿嗤笑了声,走到路口叫了出租车回家。

明飞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了自己的发小儿。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关系铁着。

“一个小律师,也把气成这样?听说,还是个女的?明飞,你也太没用了吧。”

明飞被嘲弄的火冒三丈:“我是让你们来出主意的,不是让你们来损我的!”

“得!哥们儿就给你出个主意。她不是律师吗?你就想办法让她没办法当这个律师。她不是个女人吗?对付女人,有的是办法。”

京城这圈子地界不大,消息传的也快。

沈牧尧在午餐后得知这个消息后,只剩无奈了。

“她怎么就这么喜欢做招惹麻烦。”之前李进的案子已经很麻烦了,又惹到了明飞。

这位可是这群富二代中最嚣张跋扈的主儿,谁的面子也不给,逼急了,没准儿真的要做出什么大事来。

想到这儿,他打了一个号码:“明叔叔,这个周末一起去打高尔夫吧。好久没有一起打球了,您觉得周末那天合适吗?”

清晨,何子衿刚出门,就看到了站在宝蓝色座驾前的高大男人。

她蹙眉:“沈牧尧?你又来干什么。真当我家是大马路,任你来去自由?”

沈牧尧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

何子衿气结,发动汽车离开。今天轮到双号出行,她当然要开自己的车了。

一路到了事务所里前,何子衿将车停下,“沈牧尧,你到底要干什么?”

沈牧尧早已将车停好,此刻笑着问:“这马路是你家的?子衿,你管的可真多。”

“随便你。”丢下一句话,何子衿头也不回的离开。

刚进办公室,她就接到了一通没有陌生人的来电。

“子衿,周末一起去打高尔夫球。”

“我不会。”她想也不想就拒绝。和沈牧尧扯上关系,绝对是个错误。

“好吧。”沈牧尧痛痛快快的说,让何子衿反倒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傍晚下班后,看着那辆熟悉的车,她恨恨的咬牙。这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一路跟到公寓楼下,沈牧尧看着冲过来的女人,体贴的降下车窗。“子衿,你是打算答应我的约会吗?”

“沈牧尧,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就是想叫你一起去打球而已。”他耸了耸肩膀,茶色的眸子里一片柔软,像个大男孩一样。“当然,我肚子也饿了,想吃饭。”

“沈牧尧,你真是够了!我说过了,不想去。”她差点抓狂。

沈牧尧点头:“我知道你不想去,正在用诚意感化你。那个小子不是说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她确定他说的一定是郁嘉。

“子衿,你晚餐打算煮什么,我真的特别特别的饿!”

最终,何子衿还是将人带上了楼。

只因为沈牧尧实在是太粘人了,让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无论她准备好怎样的推辞,他总能想到理由让她来答应。

“只有泡面。”

“泡面!”他激动道:“我好久没吃了。”

“……”这人的脸皮真的很厚。

吃过饭后,丢掉泡面桶,沈牧尧再次提出一起去打高尔夫的邀约。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天天缠着你。”

她真是怕了。何子衿只能无奈道:“好,我答应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