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十三章 开,红色教育

第十三章 开,红色教育

2161 2017-09-29 08:29:03

老人的家属很快赶到,又是抱歉,又是感激,虽然眼神中还有对老人出走的责备,更多的则是庆幸。如果不是这辆车车速不快,老人肯定会遭遇不幸。幸好,他还是幸运的。

因这个意外,何子衿一直用手机搜索相关的报道,对坐在管家的车上也没有之前的那么尴尬和抵触。

没想到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了一辆眼熟的白色轿车正停在公寓楼下。

一见到她回来,男人像见到主人的大狗,迫不及待从车里出来,小跑到她身边。

“郁嘉。”她皱眉:“你怎么来了?”

郁嘉像个孩子的抱怨:“你和黄嘉还是通过我认识的,结果你找他却不找我!我才是能帮你的人,他一个小记者,在公司里根本说不上话。”

何子衿第一时间想到黄嘉,也是想到了他的职业。而郁嘉,则被她下意识遗忘了。

“子衿,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一定会帮助你,不会让你失望的。”他巴巴看着她,执拗的等待她的回答。

“你先上来吧。”

何子衿无奈,只能将人先带到家里。

天气这么冷,站在外面说话始终不好。

郁嘉是第一次来到她的这间公寓,好奇的不了,四处看着。

“家里没有饮料,只有白开水,爱喝不喝。”

“要的。”他连忙跑了过来,捧着奶牛图案的马克杯,满足的吸气。

何子衿移开视线,权当看不到:“我有一个想法,想让人们认识这些老兵,知道他们身上的事迹。红色教育,不是缅怀先烈就足够的。那段岁月离我们太远太远,纵然有一颗爱国的心,也难令时下的年轻人引起共鸣。这只是一个想法,具体实施,还需要你们。”

“我觉得做成一个故事性质的谈话节目会更好。适当的加入一些活泼的元素,不要让整体氛围显得太严肃。据传明年的国庆,会举办一场纪念抗战胜利的阅兵仪式。这个时候准备这样一档节目,审核起来也会比较容易。”

“这样就太好了。”何子衿深知自己只是一名律师,其他方面并不在行。郁嘉的这番话,直接点中了她心中所想的。“郁嘉,太谢谢你了。”

“你谢什么啊。”他摆了下手,有些不开心:“这么客套干什么。你要是想感谢我,就请我吃饭吧!我知道一家餐厅,特别棒!”

何子衿无奈:“你是早就打了注意,要让我请你吃饭吧?”

郁嘉笑而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档节目的诞生需要经过很多磨难。

何子衿等待着郁嘉的好消息,却不知自己的举动已经吸引了有心人的注意。在京城这种地方,任何消息,不到一小时内,就能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快的很。

“真是让人不省心啊。”沈牧尧无奈叹了口气,“去帮我联系王总。”

华夏的媒体大亨,在媒体行业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王总健谈,同时也酒量惊人。对于他喜欢的年轻人,总是喜欢将人家灌醉,看他们丑态百出的样子。

业界对王总的这个小癖好无可奈何,又没办法,只能忍着。

沈牧尧喝了几杯后,趁着王总出去接电话的时候,给了助理一个暗示。

“王总……嗝……我实在是不能再喝了。让……让我助理陪你喝。”他摇头,脸色发红,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

王总也不好太过分,毕竟面前的年轻人可不是他遇到的那些。想了想,总算是将人放过,一把拉过有些瘦弱的年轻助理,劝起酒来。

沈牧尧摇摇晃晃的走出餐厅,被外面的冷气一激,整个人忽然清醒了不少。

商场上常常需要应酬,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高度酒让他的神智有些混乱。他走上车,开了空调,让自己尽量清醒。

车刚开出去不到十米,咣当一声就撞到了护栏上。

餐厅的保安连忙跑了出去,看的被撞的变形的防护栏又惊又怕,连忙去敲打车窗:“先生?先生您没事吧?”

何子衿走出餐厅,外面已经很冷了。

她紧了紧围巾,拒绝了郁嘉要将她送回家的请求,就朝外面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一辆熟悉的宝蓝色轿车撞上了防护栏。

车速不快,因此没有大碍。

只是车主迟迟没有反应,让旁边的保安已经吓得拿起手机,看来是打算叫救护车或者报警了。

她忙走了过去,就顺着一扇半开的车窗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车内有着淡淡的酒气,令她蹙眉。

“沈牧尧?”

一声之后,男人有了细微的反应。他睁着混沌的双眼,傻乎乎的看着她。

“这位女士,您认识这位先生吗?”

何子衿看着他手机上即将拨出去的号码,忙道:“我认识的。我先送他回去,车就先放在这儿,等明天有人来取,记得和他谈一下赔偿的事。”等交警到了,这事儿可就说不清了。

“沈牧尧,把车门打开。”

男人似乎已经醉的不轻了,倒是听懂了她的话,将车窗摇下,还傻乎乎道:“子衿,我送你回家啊。”

回你个大头鬼!

无奈把大衣扣子系好,在保安的帮助下,才将人拽了出来。

喝醉的人身体沉重,脚步拖拖拉拉的,总算将人弄上了车,何子衿已经精疲力尽了。

调转车头朝公寓驶去,一路上男人倒是安安静静的,没有给她添麻烦。

可是到了家门口,让他如何下车,又成了问题。

沈牧尧已经昏睡过去,浑身酒气。他的皮肤白皙,此刻带着淡淡的红晕,睡的香甜,似乎还打着呼。

何子衿将人拽下车,差点儿将腰闪到。

上了个台阶已经很费劲儿了,何况是上楼。她住在六楼,不巧电梯坏掉,明天早上才会修好。

看着长长的楼梯,何子衿深吸一口气,扶起沉重的男性躯体,一步一步,艰难的向上攀爬。

到了家门口,她已经出了一身汗,觉得一点儿劲儿都没有了。

“真想把你丢在这儿算了。”话虽如此,还是认命将人带到了沙发上,自己则脱下大衣,去厨房里煮醒酒汤。

将睡熟的男人叫了起来,看着他迷迷糊糊,一脸无奈:“起来,醒醒。”

“唔……”男人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她。

一双茶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全是她的影子。

“子衿……”他笑:“你来啦。”

一个轻若蝶翼的吻落在红润的唇上。

还未感觉到温度,就已远离。可心,刹那间已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