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二十九章 案,一鸣惊人

第二十九章 案,一鸣惊人

3158 2017-10-18 10:51:53

上学时期,孩子们都喜欢吃这些,她也不例外。现在除了陪子宁吃,她已经不碰炸鸡了。

小手捏着鸡翅,一点点吃着。

旁边摆着一杯热乎乎的奶茶,喝下去胃都暖了。

“子衿。”沈牧尧忽然叫了她的名字。“慕家的案子就要开庭了。”

“嗯。”她随口答,语气不轻不重。“沈总打听这些要干什么?”

“也没什么想知道的。”他笑了下:“就是问一下。听说王明被抓了?”

何子衿伸向奶茶杯的手指一顿,皱眉。“沈总听说的事情可真多。”

沈牧尧不置可否一笑,表情恬淡。

看他这样,何子衿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车速平稳,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抵达了何子衿居住的金世纪小区。

进门前,她迟疑了下,最终还是没把邀请他上楼的话说出口。

沈牧尧离开前,收到了一条来自何子衿的短信。

“这么绝情。”刚送回家,就要求他不要再出现了。

何子衿没有开灯,站在窗边,看着沈牧尧离开,才走进客厅。

今年冬天的暖气略显不足,家里有点凉意。

何子衿围着毯子,在出庭前,将最后的资料整理了一次。

沈牧尧回程的路上,将车速放的很慢。

Kevin打来电话时,他正坐在车内,看着路边的一棵松树。

松树挺拔,落满了积雪,就像圣诞卡片上印刷的那样。

“老板。”Kevin的语气有些迟疑:“萧小姐打电话来,问您为什么好久都没有去沁园了。”

“告诉她,我最近很忙。”沈牧尧顿了下,又道:“让她注意身体。”

挂断电话后,沈牧尧的心在没了之前的轻松。

他看着天际,心情沉重。

午夜,何子衿从一个陷入了一个仿佛无法逃脱的梦境。挣脱不开,大汗淋漓尖叫着从床上醒来。

骤然失重的感觉令她恐慌,直到她感觉到自己是躺在床上,而不是那个寒冷的雨天。

何子衿抹掉额上的冷汗,光着脚踩在了地板上。

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后,她开着客厅的灯,直到天明。

好累啊……

她叹着气。

活着,为什么这么累呢。

哪怕努力坚持着的人,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也会露出自己疲惫的一面。

这就是人,擅于隐藏想法的人。

冬季的清晨,天是灰暗的。

何子衿捧着一杯速溶的黑咖啡,透过雾气蒙蒙的窗户,看着街道上已经开始工作的环卫工人。

这个世界这么艰难了,大家都在努力生活着,她又怎么能放弃呢。

用了十五分钟打点好自己,早餐只吃了一片全麦吐司,何子衿已经精神满满的准备上班了。

何子衿,加油!

京城上午十点。

豪门大小姐诉京城才子一案正式开庭。

作为一场关注度极高,且举证艰难的案件,这场官司从走上诉讼之路的初期,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庭审现场,座无虚席。

媒体记者们,纷纷将镜头对准这个美丽的近乎妖冶的女人。

只见她完全将镜头视若无物,不疾不徐道:“报告称,我的当事人慕女士,因为追求未果,狂怒杀人?”

被告律师心头一颤,答:“是的。证据确凿,慕女士用水果刀刺伤我的当事人,验伤报告,以及警方出具的案件证明,都已呈上。”

“那么,”女人好看的唇弯起,目光闪闪发亮:“尊敬的审判长,请允许我询问一个私人一点的问题。请问被告,你有什么自信,能够让一位世家大小姐因为追求未果,转而杀人呢?”

一时间,镜头纷纷对准坐在被告席上的青年。

他长着一张秀气的脸,却并不是特别的优秀。这样的脸,属于被丢到人群中,瞬间就会被淹没。

要说他究竟依靠着什么,只能是靠气质了。

反观坐在原告席上,那位至始至终都没有吭声的慕家大小姐,众人默然了。

那是一位漂亮的,像精灵一样剔透纯净女孩儿。说是女人,她稚嫩中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她双目澄澈,身上有着自小优良教育而堆砌出的优雅和自信。

当注意到镜头扫来,她抬眸,朝着众人微微一笑。

一笑倾城。

慕微凉,那是一个家世卓绝,一直活在传说中的女人。

众人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放低,担忧吵杂的声音会惊扰到她。

“审判长。这个问题与本案无关,我的当事人有权拒绝回答!”

何子衿却笑了:“既然被告言辞凿凿,认定我的当事人追求未果恼羞成怒,从而酿成惨剧。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只凭寥寥数语,实在难以作为证据拿到法庭上来。至于你所谓的那些验伤报告,则是之后的事,目前不做讨论。”

被告律师有些为难的看向自己的当事人,目带询问。这位何律师话里有话,明明是要把他们带到沟里去,他们却不得不跟着她一起跳。

赵文彬支吾了下,才一脸嫌恶的说:“这种恶心的女人,我避之不及,又怎么可能留下她写给我的那些情书和短信。”

原告席上,慕微凉不清不楚的嗤了声,扭过头去。

何子衿挑眉:“那就是说,这个所谓追求无果,只是你的口头之言,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了?”

“审判长,这个问题……”

“停。”何子衿比了手势,拦着对方继续说下去。“你的话,我不想再听。因为没必要,且漏洞百出。这起案子的关键就是,我的当事人究竟有没有因为追求无果而出手伤人,还是因为被告求爱不成想要强奸我的当事人,却遭到抵抗。那么,确认两人之间的关系,才是本案的重点。”

被告律师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在这之前他稳操胜券,可网络上爆出的那些事来,让他不得不对这个案子掂量一下。慕家,可不是那么好惹的。此时,他的心里已经再一次后悔,接下这个案子的决定。

一鸣惊人?就怕一落千丈啊。

“何律师,你这样咄咄逼人,不过是因为我的当事人拿不出合理可以证明二者之间关系的证据。那么,你又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我的当事人,存在着某种不恰当的行为?”

赵文彬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只要咬死这一点,对方就无计可施。

然而,却听何子衿朗声道:“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要是不拿出点什么的话,岂不是对不起你这番说辞。我这里,不仅有被告写给我当事人的情书,其中不乏一些十分露骨的短信。甚至还有他自己拍摄的一些,可耻的……视频。”

许铮将证据呈上。

接下来就是审判长脸色像万花筒一样变来变去,最后定格在赵文彬脸上,只剩下一丝厌恶。

很快,在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何子衿呈上的证据。

镜头下,露骨的短信,感人肺腑的情书,还有打了马赛克的几张艳照。

何子衿恰好好处的扫了一下赵文彬的全身,目带调侃:“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京城才子,居然也有如此一颗奔放的心呐。”

此言一出,不少人已经笑出声来,其中就包括许铮。

赵文彬看着照片中自己那具瘦弱的身体,以及一晃而过的视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道:“你,这个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些明明是他对着慕微凉的照片自渎录下的视频,打算恶心她的。可是原始的视频一直在他的电脑中,从来没给任何人看过。

慕微凉看着赵文彬那张惊慌失措的脸,轻勾嘴角,在看向身边的女律师时,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请对方律师不要模糊视听。”被告律师的眼珠子差点脱框,他扶了扶眼镜,正色道:“原告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我的当事人拔刀相向,这是有目共睹,且有监控视频作为证据。在本案结束后,我们也将提起诉讼,控告慕微凉杀人未遂,并且对我的当事人进行极其恶劣的人格侮辱!”

何子衿勾唇,目光微冷:“尊敬的审判长,这份证据充分证明了被告在说谎。我的当事人并没有如他所说那样,对他百般勾引,追求无果才暴力伤人。反倒是被告,对我的当事人进行了完全可以视为性骚扰的追求。因此,我当事人与被告产生冲突,也是因为事出有因。”

“狡辩!”被告律师腾地站起来,“这些都是狡辩!我的当事人被暴力伤害为事实,这些是无法用言语抹掉的!审判长,对方律师偏离案件本身,并未对案件进行正常陈述!”

“这就恼羞成怒,亦或是自乱阵脚。”何子衿轻嘲了声,又面向审判席。“审判长,我将出示一份最新的证据,请过目。”

被告律师的脸刷的一下黑了。

这些人居然还准备了其他证据,在庭审之前他们他们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见到这份证据,审判长也是精神一振。

这份证据十分关键,正是案发时的监控。至于视频来源巧合,谁会想到这家酒店居然在房间内安装了隐蔽式摄像头。

短短几分钟的视频上,赵文彬那张丑恶的嘴脸显露无遗。

包括他是如何质问慕微凉,并将她推倒后,撕扯她的衣服。

慕微凉受到惊吓,慌乱间拿起水果盘中的刀子,扎向了赵文彬。之后则是赵文彬逃跑,慕微凉在背后追。

之后的视频大家已经见过,就似网络上盛传的所谓富家女挥刀刺向京城才子的视频。

证据面前,赵文彬怔然坐在被告席上,一张脸青青白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