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三十四章 争,三人行

第三十四章 争,三人行

3053 2017-10-23 11:29:47

没有了呼呼的风声,京城的上空也不复晴朗。

过往的车辆呼啸而去。

“小心。”贺文钧拉住她的手臂,将人带到自己的左手边。“华夏人开车的方式真的很激烈。”

何子衿瞥了他一眼:“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就不记得自己的祖国了。”

“当然记得。只是我不希望看到的是雾霾的天空,以及混乱的车阵。英国的天气不算好,这几年已经好了许多。反倒是京城,天气一日坏过一日。啊,到了。就是这里。”

何子衿看着连车辆进入都艰难的胡同,挑眉:“这儿?”

“跟我来吧。”

走进这个狭小的胡同,递到的京城风景展现在了两人面前。

因是冬季,没有什么人。

小卖铺的阿姨打着哈欠,扶了扶老花镜,在温暖的房间里打着毛衣。

白猫跳上屋檐,轻手轻脚的离开。

贺文钧推开一家住户的门,这里除了一个门牌,什么都没有。

何子衿紧跟在他背后,当门开的那一刻,眼前出现了一棵粗壮的大树。

大树紧挨着屋檐,枝杈丰茂,想必在夏天一定是难得的清凉。

进了院子里,总算感觉到了一丝餐馆的气息,空气中飘散着葱花的味道,很香。

“这儿是一个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院子。前任主人抵债,就把这院子给了现在的主家。店里的大厨兼老板,早年是在日本经营一家餐馆。后来怀念家乡,这才回来。”贺文钧说起这家店的历史来,头头是道。“只有熟人才知道。”

他朝何子衿眨了下眼睛,一副我带你来,可是看在你是我最好朋友的份儿上。

何子衿笑了:“好啊,就借着你的面子,让我也见识一下。”

贺文钧厚着脸皮:“幸好是我回来了。看看你这几年,都没怎么吃饭吧,人都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

何子衿被他逗笑了。能说出这种话来的贺文钧,才是她记忆中的小蚊子。嘴上嫌弃,却一直关心她。

贺文钧看着她表情恬淡,眼里的阴霾散去,心里才终于松了。多年不见,那个小太阳一样的丫头,眉宇间也染上了清愁。

这家外人很少涉足的餐厅,售卖的都是些寻常的菜色,在其他餐馆也都吃得到。

但因做法正宗,味道也绝佳,才被贺文钧记在了自己的美食地图中。

“那道赛螃蟹,是我最喜欢的。”

酒足饭饱后,两人沿着马路散步。

贺文钧的思绪还停留在美味的午餐上,一路上都在说个不停。

“前面就是咱们上学的那个中学了。”贺文钧有些激动:“这几年也不知道有没有变化。我还记得,学校外有一条街,有家店的烤香肠特别好吃。”

“你的记忆中除了吃的就没别的了吗?”何子衿无奈摇头:“要是让老师们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好学生,现在成了一个天天都挂念食物的人,会伤心的。”

“为什么要伤心?”贺文钧歪着头,像个可爱的孩子。“喜欢吃东西不好吗?”

何子衿失笑。他大概不明白,老师们对他寄予了多大的期待,甚至把他看的像神一样。可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是一个爱吃鬼。

“走了,去看看。”已经好多年没有再回到母校了,何子衿也有些说不出的怀念和陌生。

循着记忆中的路寻找着,才发现附近的那条路经过改建,已经变成一个公园了。

两个人穿过公园,属于记忆中的建筑物,终于出现在了两个人眼前。

“好像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贺文钧绕着学校大门看了好几遍,一脸疑惑。

“小蚊子,你在国外几年,连自己的脑袋也一起丢了?”何子衿无奈吐槽:“咱们毕业那一年,学校就进行了翻修,看起来当然不同了!”

“真的!”贺文钧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居然翻修了。那我的烤香肠还在不在了!”

两个人逛了大半天的老京城,何子衿累的想打人。

“那个……要不要我背你啊。”贺文钧实在无法想象,她是怎么穿着这一双高跟鞋,陪着他逛了一整天的。女人,的确是一种无法用常理来形容的生物。

“不用!我现在要去提车!”

贺文钧好不容易才把人哄好了,好还没等他开口,黑色轿车已经绝尘而去。贺文钧看着自己刚刚拿出的手机,嘟囔着:“连个电话都不留,这以后怎么联系。还说我把脑子丢了,你的就好好在了吗?”

何子衿快到家时,才想起自己居然忘记要小蚊子的电话,看来只能再联系一次美美姐了。

想到美美姐肯定要她和贺文钧的进展,就一阵头疼。

车开进小区后,何子衿就在自家楼下见到了一辆白色的轿车。

看来这家小区的安保设施真的很差。

半夜家里遭了小偷也就算了,怎么随随便便谁开车都能进来啊!

把车停好,拉开车门就朝轿车走过去。

“子衿!”

郁嘉拉开车门,有些可怜兮兮的瞅着她。“你回来的好晚,我肚子好饿。”

半个小时候,男人抹了抹嘴角,满足的叹息:“肚子饿得时候,吃一碗泡面最幸福了。”

何子衿伸脚踢了踢他,“饭也吃了,也该回去了。”

“就让我再待一会儿嘛!”郁嘉揪了一个抱枕塞在怀里朝她撒娇。

何子衿皱眉:“快点,这么晚了,不留人。”

郁嘉扯着抱枕上的流苏,小声问:“那些报道你都看到了对吗?”

“嗯。”何子衿淡淡的看着他。“所以。快回去,别再来了。”

郁嘉抿着唇,忽然站起来:“子衿,是不是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这四年来,我一次都不敢打扰你,就是希望给彼此一个缓冲的机会。这几年,我对你的感情不变,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子衿,我们重新开始吧!”

看着那双真挚的双眸,其中蕴含的情绪冲击着她的全身。何子衿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激荡的情绪压下:“郁嘉,我们回不去了。从四年前,就已经回不去了。”

“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子衿,只是一次错误,你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惩罚我吗?子衿,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

“郁嘉。”何子衿认真的看着他的双眼,沉重又缓慢的摇了摇头。“不是惩罚,而是四年前我们就已经彻彻底底的结束了。在你的世界里,我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四年前的我,因为你的原因很伤心很伤心。过后了,对你的感情就渐渐消散,再也找不到了。”

“真的!你没有骗我?”他希冀的看着她,祈求着:“怎么会没有一点感情呢,怎么会呢。”

那双美丽的双眸中,除了冷漠还有一丝淡淡的不耐烦,他似乎连自己的影子都找不到。

郁嘉重重的坐在沙发上,表情一片空白。

何子衿有些不耐的皱眉,她不喜欢被纠缠。过去的感情她已经放下,就不愿再提及。郁嘉的做法,正是她最讨厌的一种。

“郁嘉,给彼此一个好聚好散,不要再纠缠了。我知道你是一个骄傲的人,感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还有帮助。我能给予你的只有这些,其他的没办法了。我不是一个会回头的人,选择的路只会一个人走到黑。”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决绝和冷意,郁嘉的心里一阵阵泛着凉意,他的手指甚至有些发抖。

四年了。

她一句简单的话,就令他束手无措,只能露出慌张的表情,其余的什么都做不了。

“子衿,子衿,不……”他伸手扯着她的衣袖:“别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

他痛苦的哀求,希望她不要彻底斩断两个人的关系。

她的性格坚决,一旦真的下了某种决定,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哪怕不能在一起,只要能够看到她,能够偶尔和她说说话,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的爱,就是这样的卑微。

从四年前开始,他已经没了任何骄傲的资本。那些美好的记忆都被彻底的摧毁,留下的只有痛苦。

何子衿自己的袖子,淡淡道:“郁嘉,够了。”

“不,不……”他慌乱的摇头。

何子衿看着那张英俊的脸只剩下痛苦和惶恐,心里有些不忍。

“郁嘉,你起来吧。”

郁嘉揪着她的袖子,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回心转意。

“今后,只能做一对关系不亲近的朋友吧。”她说。

郁嘉下楼的时候,脚底一软,他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的往下挪步。

楼道内的感应灯忽明忽暗。

郁嘉的脸上有些凉,怔怔伸出手去,摸到一手冰凉。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哭了。

一个二十六岁的大男人,却在昏暗的楼道里,哭的不能自己。

六年的时间,他才鼓起勇气对她表白。

在她拒绝后,他费尽心思才将人追到手。

两个人交往的时间不长,郁嘉觉得何子衿已经是自己人生的全部。如果没有那些事,他们一定是最幸福的一对,说不定连孩子的都有了。

而现在,他们只是一对不亲近的……朋友。

“朋友啊。”他惆怅的叹息。这样也好,只要能够见到她,还是有机会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