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三十七章 寻,莫名敌意

第三十七章 寻,莫名敌意

3035 2017-10-27 12:08:39

饭后,贺文钧就被打发到厨房洗碗了。

何子宁看了眼,这才跑回自己的房间里玩电脑去了。

“怎么不住的离工作的地方近一点。”贺文钧边洗碗边问。

何子衿正在洗水果,听了他的话,睨了他一眼:“你在国外真的待傻了。京城现在的房价都涨成什么样 ,你不知道?我现在住着房子,条件算不错了,一个月的租金是一千八,价格很合适了。倒是五环外边儿有不少房源,离太远。”

何子衿很少和人说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大概遇到的人是贺文钧,不自觉就说了。

“那每天上班不是很不方便?”

“也还好。当初看房的时候,就是见这附近有一个地铁站。单双号限行的时候,地铁站就派上用场了。”

“那还好。”多年不见的伙伴,关系还在,贺文钧却不敢多问。“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说什么,想一辈子住在城堡里,哪怕当个扫地的也原因。”

何子衿面上一窘:“多少年的童言稚语,你还记得。”

“哈哈,这不是忽然想到了。”

吃了水果,贺文钧起身离开,叮嘱她看好门窗,平时一个人在家要多注意安全。

“姐。”贺文钧走后,何子宁才出来。“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何子衿抬头扫了他一眼,抽空将邮件发出。

“他,就是那个叫什么文的,他在追你吗?”

“忽然问这个?”何子衿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何子宁不由紧张起来。

“是在学校恋爱了吗?”

“……姐,你的全部智商都拿到法庭上去了,没剩下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算了。”何子宁揉了揉头发,像个忧郁的小王子。“反正你都这样笨了,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何子衿一脸茫然,为什么他说的每个字她都懂,但是联系在一起后,却听不懂了。

“我记得,你的作业还没有写。”

何子宁:“……”真的不想带姐姐一起玩,太没劲了。

连续两日的假日,令多少连续上了一周班,在加班和约会中频繁交换身份的人感受到了久违的放松。

周一,是一个被人诅咒的日子。

一大清早,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许铮拖拖拉拉走进事务所,娇嫩的小脸今天也上了妆。光鲜亮丽,细看下会发现眼底布满了血丝。

“老板。”

午休时,许铮磨磨蹭蹭凑了过来。

“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累,还是美的让人都要停止呼吸了。”

“那是因为,我将双休日当作休息日。而你,又去通宵玩了吧?”

“老板,你这话真精辟。为什么有的人休息不够,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把休息的时间用来休息!”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名黑衣男人走进长河事务所。

女人的目光流连在他身上,久久不愿离去。

男人身材高大,穿着简单的衬衫大衣。黑色的长裤里,是笔直的修长的双腿。他信步走来,如巡视领地的雄狮。

“请问何律师的办公室是哪一间?”

前台的小姑娘听着低醇此行的嗓音,脸色瞬间飙红,双目放光。她颤抖的之处何子衿所在的办公室,看着男人离开,就不破记得打开事务所的微信群,向大家分享这个第一手的消息。

自从何律师来到长河事务所后,几乎每一天都有人给何律师的办公室送花,却从来没人见到这个神秘人的真面目。当男人来到长河事务所的这一刻,整个事务所都炸开了花。

听到身后嗡嗡的议论声,慕一廷挑了挑眉稍,来到办公室前,敲了两声。

“进来。”

许铮听到声音回头一看,一名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男人走了进来。她捂着嘴,有些激动。这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M先生!

慕一廷看着坐在办公椅上的女人,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何律师,又见面了。”

何子衿看着男人,眉梢稍颦:“慕先生?”

慕一廷扬了扬手中的外卖盒子,笑道:“既然何律师工作繁忙,我只能亲自登门拜访了。”

何子衿扫了他一眼,没做声,只是示意许铮先出去。

许铮一步三回头,不想离开八卦的发生地,恋恋不舍的眼神儿令何子衿莞尔。

“何律师不用觉得麻烦,都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何律师帮助慕家赢得这场官司,我和爷爷都十分感激。因为我们的疏忽,让微微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是我的错。而何律师,理应得到慕家的感激和尊重。”

慕一廷这样说,何子衿也不好再冷坐着。她起身,给对方到了杯热水,谦虚道:“是您严重了,这些都是我的分内之事,谈不上感激不感激。”

“何律师说这话就见外了。这段时间,你一直忙着微微忙碌,甚至还遭到了人生安全的威胁。关于后续问题,请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慕家一定会全力以赴配合。”话题到此为止,慕一廷看了看冒着热气的水杯,轻笑了下,将午餐放下,转身离开。

他一走,许铮就从外面跑了进来。

“老板,他就是M先生吗?”

“不是。打住,禁止八卦。”

“是——”虽然答应,可心里还有些不甘。她可是致力于把老板的一切都搞清楚,成为老板的资深脑残粉。

“到吃饭时间了。我看这些外卖很多,不如……一起吃?”

“真哒!╭(′▽`)╯老板,么么哒~”

“行了,再不吃就冷了。”何子衿笑了。

午餐后,何子衿渐渐将这件事抛在耐候,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同样的时间,她会再次看到这个男人。

望着坐在沙发人的男人,何子衿有些无奈:“慕先生……”

“你就当我是外卖小哥,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慕一廷撂下话,这次喝了水,只是没坐一会儿,仍旧离开。

何子衿看着桌面上的外卖盒子,扶额。

而许铮,早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连筷子都自备了。还美曰其名,不要浪费资源。

沈氏

沈牧尧结束会议,看着手中的文件,脸色阴沉。

Kevin扫了眼桌上的文件,低声道:“新闻稿已经拦下来了。”

沈牧尧将文件搁在桌上,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若有所思。“这就是慕家那位?”

桌上散落着数张照片,都十分清晰。其中,还有已经打印好的新闻底稿,那行标题赫然是:慕家大少最美,日日美食送上门。

慕一廷,慕老将军唯一还在人世的嫡孙,军界新星,中校身份……

他一直很确定,在何子衿的追求者中,一定不会有比他更优秀的。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给她缓冲的时间,这才不疾不徐。

可慕一廷的出现,却让沈牧尧略感紧张。这个人的出现,绝对是一个威胁。

慕一廷追求子衿?不,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目光落在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茶色的眸子里流转着一丝危险的光芒。

“还有一件事。”Kevin忐忑的说:“何小姐最近好像在和一个男人约会,似乎是相亲认识的。上周六,对方还去了何律师的家中共进晚餐。”

沈牧尧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她居然把人带回家了!”子衿从不说冒失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她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查!给我好好查!”

无论外界是如何的风雨飘摇,何子衿待在事务所中,也安稳自在。

只是没想到,才下楼就被堵了个正着。

“慕先生?”你怎么在这儿。

“何律师,天色晚了,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送你回家。”

谈话间,有一道可疑的光速一闪而过。

慕一廷微眯双眸,片刻后好像毫无察觉一样,轻轻笑了。

何子衿低头看着脚下花砖,半晌微微一叹,走到男人身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慕一廷手握方向盘,平稳的架势车辆。“何律师平时都有什么爱好?”

何子衿看着车外,语气平淡:“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也就是花钱逛街,都是一般女人会做的事。”

“哦?”慕一廷有些诧异:“我以为像何律师这样的人,会更加喜欢刺激一些的运动。如跳伞,滑翔伞。何律师,有兴趣尝试一下吗?”

“不。”她不咸不淡的回答:“我有恐高症。”

“那可真是遗憾。”慕一廷说着,脸上可没有半分遗憾的情绪。“本想借着机会,和何律师再熟悉一些。”

何子衿看向窗外,没有吭声。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很快便抵达了金世纪。

何子衿下车时,慕一廷忽然道:“何律师,难道你没有察觉到我在追求你吗?”

何子衿脚步微顿,看向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摇头。“抱歉,我比较迟钝。冬天路滑,慕先生路上请一定小心。”

看着车辆离开,她勾了勾唇角,毫不在意一笑。

追求吗?

不,她只看到了一个男人蓄势待发,步步诱敌深入。男女之间的博弈,可真是无聊。

拨了下头发,何子衿走进楼内,丝毫没有注意到隐藏在暗处,一辆黑色的轿车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这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