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三十章 结,沉冤得雪

第三十章 结,沉冤得雪

3057 2017-10-18 10:52:08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何子衿问道。

“造假!”被告律师还在负隅顽抗:“既然有这份证据,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拿出来!”

“这份证据来的巧合极了。”何子衿微笑着解释,丝毫不在乎对方杀人似的目光。“有位住客发觉自己的视频被人发布到网络上,而他在京城只住过这家酒店,于是就报了警。要说一开始为什么没有拿出来,当然是为了决胜一击了。审判长,我还有一份证据出示。这份证据表明,我的当事人和赵文彬没有任何的关系。

是赵文彬通过非法手段侵入我当事人的电脑,加入了她的MSN帐号中,并常常和她聊天,发布一些悲春伤秋的小诗。我当事人屡次拒绝赵文彬的追求,却无果。那天去往酒店也是因为赵文彬和她约见于此,想借着见面的机会让赵文彬不要再纠缠于她。”

一份聊天记录摆在了审判长面前,赵文彬的脸色也更加灰暗。

“同时,我还有证据表明,赵文彬曾派人在网络上散播不利于我当事人的言论。在庭审现场,我要以个人身份起诉赵文彬,对我进行人身威胁!”

哗——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何子衿身上。

她在说什么,是觉得胜券在握了,还是另有打算。

“上个月的十五号,我曾收到一份包裹。包裹中有一份威胁的书信,以及一些可怕的小东西。犯罪者隐藏的极深,但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就在前天,这起案子已经宣布告破。现在警方就在门外等候,准备将嫌疑人抓获。我这里有足够的证明可以确定,寄出快递的人正是赵文彬。”

何子衿后面的话,则是另一个案子了。

审判长已经当庭宣判,赵文彬强奸未遂罪构成。

接下来,他将面临最少三年的刑期。再加上曾威胁原告律师这一项,未来堪忧。

证据面前,赵文彬再也无法否认。

他看着一排排面向自己的镜头,忽然狼狈大哭。

何子衿皱了皱眉,收回目光。

赵文彬可怜吗?

那被他欺辱的慕微凉就不可怜了。只不过一个看似强势,另一个则是以可怜的外表来博取同情罢了。赵文彬一点都不可怜,他甚至是可恶,令人作呕的。

何子衿赢了。

证据确凿。

可这些并不代表,她赢了民众的声音。

赵文彬输了官司,但他的背后还有一些没有倒戈的死忠粉。

在偷盗,污蔑老红军的事件发出后,一些不坚定的人陆续离开。剩下的一部分人,就仿佛是赵文彬的左膀右臂,一直拥护他。

赵文彬被判刑,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网络都沸腾了。

微博上更是谣言四起。

不少人都纷纷跑到长河律师事务所的官博下,表示了围观和仰望。这其中,不乏死忠粉。

【呵呵,说什么司法的公正?别逗了,谁不知道慕微凉是什么身份。】

【原以为公正一定站在正义的一方,看来是我太年轻。】

【老红军就一定是好的?大小姐,快放开那个无辜的男人吧!】

【老红军的孙女,豪门大小姐上庭——公理的小船说翻就翻。】

何子衿才走出法庭,便被团团围住。

“关于这个案子,请问在接到邀请那一刻,你是否已经有了万全的把握?”

“庭审时拿出的那些证据,获取的方式都合法吗?”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啪——

一枚臭鸡蛋,几乎是擦着何子衿的脑门飞过。要不是她躲闪的及时,现在就要遭殃了。

恶毒?

何子衿挑眉,看着在保安的阻拦下,仍旧向台阶冲来的众人。

“我恶毒?”她看向许铮。

许铮连忙摇头,不带任何谄媚:“老板怎么可能恶毒!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老板更加正义了。赵文彬那个渣渣的粉丝完全就是脑残,咱们不用理他。”三年,还是判的太轻了。这种人社会上少了一个,世界就安静了一分。

“看来,京城里不少人需要去挂眼科。”何子衿嗤了声,转头看向那群人,“庭审结果诸位没有看到?”

“都是你!这些都是你一手策划的,你们这种女人,只会恃强凌弱,依靠权利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原来她的权利这么大啊。

何子衿在心里冷嗤,看向媒体:“都拍下来了?这年头当律师不容易,随时随地都要面对暴力威胁,还有诽谤。”

见到何子衿竟转向记者,这群人恶狠狠的瞪着她,好像吃人一样。

甚至有人冲破保安的阻拦,伸出手来,拽着何子衿的袖口,高高扬起手臂。

徐峥脸色一白,惊叫道:“老板!”

何子衿漫不经心挑眉,伸出右脚,狠狠踹向男人的胯间。

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嚎叫,男人捂着裤裆,跪倒在地。

而刚刚实施了暴力的女人,伸手勾了勾滑落耳边的发丝,冷笑:“报警。”

警察局内吵吵闹闹的,宛若假日的菜市场。

坐在休息椅上的女人面无表情,右颊有一块擦伤。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嘴角淌着血丝,捂着手臂,一脸愤怒。

在看对面,一伙人态度嚣张,在警局里也不改态度,骂骂咧咧,随时都要冲过来痛揍两人。

民警看了看双方,问道:“何子衿,你要接受和解吗?”

“和解?”何子衿站起身来,穿了高跟鞋,将近一米七三的身高藐视在场的绝大男人。“警察同志也觉得我该和解?只一句道歉,外加一些赔偿金,就认为什么事都能够化解了。我是一名律师,我对于这些法律明文很了解。今天,我和我的助理,两个弱质女流,却被一群大男人暴力相向,这种行为我无法接受和解,绝不!”

“你确定这件事要追究?”民警一脸严肃:“要追究起来,你该知道没那么简单。”

“当然。”何子衿勾唇,不屑道:“我一个律师,要是不追究一下,似乎对不起我的职业。”

许铮这时候站了起来,激动的挥着拳头:“老板,咱们不怕他们!几个大男人居然伸着拳头打女人了,还要不要脸啊。你们几个,等着法院的传票吧!哼!我和我家老板,可一点都不怕你们。”

何子衿挑眉,这小妮子刚才架势可很利落啊,躲得快,落在别人身上的拳头又快又狠。

“小贱人,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何子衿目光落在叫嚣的男人身上,耸了耸肩,表情无辜又单纯:“警察同志,你也听到了。在警察局里,这些人就这样放肆,在外面岂不是更加嚣张了。”

民警容颜一肃,对人群吼道:“吵什么,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

“这次的事件造成的影响,不用我多说。我要是选择了妥协,不利用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今后有任何被侮辱,被污蔑,被欺负的群体,还怎么站出来为自己讨还一个公道!我代表的不仅仅只是我自己,还有我背后那些不懂得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普通人!”

民警一愣,对一脸凌然的漂亮女人肃然起敬:“你说得对,法律不允许践踏。”

见警察向着何子衿,一群人大声嚷嚷,表达不满。

“你们知道自己是谁吗?”何子衿笑了,她的笑容冰冷,不含一丝暖色。“我知道你们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份,每一个人!自诩文人气质的你们,都干了什么?只会躲在电脑后面辱骂女性,将自己的错误加诸在别人的身上。不分青红皂白,以污蔑他人清白为己任。这就是文人气质?老教授说得对。你们这群人,根本枉为文人!英雄不论出身。当了狗熊的人,却还想让人为自己正名,成就一番事业,那可真是犯贱,痴人说梦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愣住了。

“你,你怎么……”有人害怕道。

“我怎么会知道?”何子衿目光冰冷,扫过每一个人。“那我就来告诉你们。赵文彬自己做的那些事,以为用时间就能磨平,那才真是滑稽。人在做,天在看。做了亏心事的,自己心里知道。法律就是一杆秤,用来告诉你们这些网络流氓们,什么叫公正的一杆秤!但凡有点脑筋的人,都该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你们这群人,不过是拿着笔杆子,自以为是救世主的愚民!”

有人还想继续吵闹,何子衿已经笑着对民警说:“接下来的事我会交给我的助理去处理。”

许铮忙走到她身边,捂着脸:“笔录复印给我一份,我还得去医院开一份验伤报告。”

民警看着许铮那张娃娃脸,此刻肿的老高,一个大大的巴掌印,破坏了全部美感。他看向几个虽瘦弱,但对上这个女孩儿也显得年轻力壮的大男人,不屑的撇唇。

“何律师请放心,法律的存在就是为了伸张正义,而不是以权谋私的利器。”

何子衿朝他点了点头,勾唇一笑,转身离开。

经历了连续两个小时的庭审,又经历一场‘战争’何子衿已经疲惫不堪。

她回到家里,也没顾得上看网上的消息,简单的吃了一个迟到的午餐,就睡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