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谋婚  >  第十二章 访,抗战老兵

第十二章 访,抗战老兵

2448 2017-09-28 08:30:06

离新年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街道上也充满了浓浓的庆祝节日的气氛。

走在路上,才发觉,圣诞节竟悄然无息的过去了。

何子衿是在一个上午接到的电话,旋即就拿了车,迅速的赶往了慕家位于京郊的别墅。

据说这别墅是特意为慕老准备的,因他身体不太好,城市里的空气不利于他休养。而老人又舍不得离开京城,才会在这里呈现了一个世外桃源。

舒适的沙发上,何子衿却不敢让自己放松下来。她的手放在膝盖上,细看下,会发现腿部的线条有些紧绷,连嘴角都是抿着的。

她见惯了世面,哪怕是最可怕的连环杀人犯,也没有给她这种感觉。

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对方的气势压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连话也说不出来。

曾经驰骋沙场的老将军,一百多岁的老人见,身上没有半分颓败,眼神清明,背脊挺直。如果不是一头黑白斑驳的短发,以及有些萎缩的左手,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一位已经一百零五岁的老人。这是一位在抗击外敌入侵的战役中,受过多次枪伤,被炮弹炸断过左手,在华夏国成立后,一直站在国家前线的伟大英雄!

“孩子,别紧张。”慕老笑了下,一张敦厚的脸柔和下来。

他本来长相柔和,却因为久经沙场,饶是年纪大了,身上的铁血气质也没有随着时间被磨灭。

“我今天请你来,是为了微微的事。那孩子一样任性,肯定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吧。”

何子衿忙摇头:“不会,慕女士这个时候不去回应外界的谣传,是十分正确的决定。目前舆论都朝着赵文彬一边倒向,这个时候出来解释,反而会令事情越描越黑。我的主张是,让慕女士继续沉默应对。一切都能开庭那日,给赵文彬一个沉重的打击!”

“好!”慕老充满赞许的看着她:“现在的年轻人,冲劲儿是有了,就是缺乏耐性,太轻率了,不好不好。你很好,沉稳的孩子讨人喜欢。微微就不行,那孩子虽然话不多,却是个急脾气。要是惹着她了,她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何子衿矜持的笑了下,手心里湿润,满是冷汗。“慕女士是性情中人。我因为职业原因,不得不考虑的多些,还望慕老不要见怪。”

“不会。”慕老摆手,笑道:“怎么会呢。我们慕家的孩子不多,一个个性格都不讨喜。难得有个年轻娃娃陪我说话,我见怪什么?孩子啊,你当律师几年了?”

“时间不久,只有两年。我师承刘大状,不过是远远比不上师父的。”

“刘讯……”慕老念着这个名字,“倒是个刚直的好人。你和他学的本事,很好。”

何子衿故作害羞道:“师父要是知道您这样夸奖他,一定会不好意思的。”

“哈哈哈……他?他可不会。我倒是有缘见过他一次,挺有趣的年轻人。”

年轻人?何子衿心里一乐,对着五十岁的刘讯称作年轻人的,也只有慕老了。

“说起来啊,姓赵的那个小崽子,也挺不是东西的。还是京城大学的学生,我看他学的那些东西,通通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您老别气。赵文彬就是一个伪君子,在法庭上我一定会拆穿他的真面目。”

“这种祸害,可不能把他放到社会上去祸害别人。”

何子衿在一旁只能干笑,对慕老这种不按理出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改变话题,且还不能得罪的人,她有些苦手。

慕老……

她回忆起搜集了很久的资料,笑道:“身为律师,就要贯彻法律的公正性,绝对不会姑息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哈哈哈,你这孩子说什么这么严肃。就算败诉,这祸事是微微自己惹出来的,就算有什么后果,也该她自己担着!”慕老不怒自威。

正当何子衿以为他会发火时,老人却突然笑了。“你别担心,我这不是对你。”

“您可真风趣……”硬是挤出一句话,何子衿感到自己已经要虚脱了。虽然慕老并未表示过什么,可被那双眼睛盯着看,都是最可怕的事。

从别墅出来,何子衿摸了摸手心,满是冷汗。

过了今天,她大概再也不会想要看到这座美丽的庄园了。

果然任何的美丽,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何律师?”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何子衿回眸,看到了一袭军装的年轻男人。

何子衿只见过一张不是很清晰的照片,并不能完全确定男人的身份。

“我是慕一廷。”他朝她点了点头:“我让管家送你。”

管家并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而是一名亮丽的旗袍俪人。

“何小姐,请。”女人微笑道。

“不用了。”她摇头拒绝:“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送她。”慕一廷丢下这句不容拒绝的话,走进别墅。

旗袍俪人微笑道道:“何小姐,不要让我为难。”

何子衿无奈坐进那辆白色的小轿车,对管家道:“送我到车站就可以了。”

“何小姐,少爷让我送您回家。”

让一个陌生人送自己回家?还是慕家的管家?

何子衿忍耐着不要露出无奈的表情,努力想着如何解决目前的问题。

车朝山下行驶了大约十几分钟,就遭遇了难题。

前方发生了一起车祸。

仔细看,似乎只是一场刮蹭事故。

但问题就出在躺在那辆白色宝马前的老人。

车主惊慌失措,迟迟在车上不敢下来。

“别看我!”见有人围上来,他又慌又急:“我车开的好好的,他忽然就出现了。我没有撞到他,真的没有!”

当今社会,碰瓷的现象层出不穷。

看到老人扶还是不扶,是困扰多少人的难题。新闻上经常会出现,因为扶起老人遭遇讹诈的现象,甚至还因此出台了相关的保险。

“大爷!不是我撞的您!我好好开车呢!”谁想到,他突然就倒下来了。

“我知道不是你撞的我。”

何子衿忙上前,将老人扶了起来。“您没事吧。”

“没事儿。”老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是这小伙子撞的我,我就是不小心摔倒了。”

一听这话,车主终于松了口气,可神经仍旧紧绷着。

就在这时,老人开口了:“我们红军从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过放过一个坏人,也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兵民才是胜利的根本,作为一名优秀的红军……”

老人的话有些怪异,而何子衿在这时也看到了贴在他上衣口袋的一张卡片。

是老人的家人所制作,为了应对今天这样的情形。到了此刻,何子衿才明白了,老人为什么会冲上高速公路。

按照上面留下的电话,何子衿联系了老人的家人。

她回头,老人还在慷慨激昂讲述着自己的抗战岁月。

眼角有些微湿,她不由想到了慕老。

这些为了保卫国家献出一切,甚至是生命的英雄,到了老了,又有几个人会真正记得他们呢?电视节目经常号召红色教育,告诉世人不要忘记过去,要缅怀先烈。

可是,他们却遗忘了这些老兵。

握着手机的手指有些颤抖,她拨通了一位媒体朋友的电话。她希望能够帮一帮这位老人,帮一帮这些被人遗忘的老兵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