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十五章 巧了又巧听到的流言

第十五章 巧了又巧听到的流言

2043 2017-08-10 18:00:28

黄鹂将手里的包裹皮一叠,又道:“倒不是舍不得这块布,只是常用来包东西,今个儿是手头没有新的了,拿旧的留下来对二娘子也太失礼了,奴婢就顺手带回去了。”

她突然掩着嘴笑起来,“奴婢也太冒失了,刚才自己个儿就进去了,也没个人看着奴婢,奴婢可什么都没动。”她转着眼珠子,“不然你们谁进去查查?”

浣琴挤出笑容来:“你这丫头,查什么查。那破布你可收好,好像谁图你家大娘子一块包裹布似的,快回去交差吧!”

“浣琴姐姐,可跟我一同回去么?”

“我还要过一会儿,你先走。”

“那奴婢告退了。”黄鹂施了礼,却没走,浣琴和闻香都奇怪,听她又道:“奴婢告退了?”

郭美玉点点头:“下去吧,回去跟大姐姐说,等我有空了再去看她。”

黄鹂这才走了。

人出了裁玉阁的门,郭美玉便起身进了里间。

浣琴和闻香急忙跟了进去,见郭美玉站在妆台前面,看着那个大盒子,两只眼睛已经挂了泪花。

“他们大房有钱是他们的事,凭什么可怜我?”

闻香不解的看向浣琴。

浣琴心疼起来。

二娘子再懂事,也不过才十岁大。

郭美玉扭身扑在床上,抽泣道:“大姐姐凭什么那么看我?”

浣琴那会儿在门外,也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也无从劝起。

“就像看乞丐似的看着我……”说到这里,郭美玉哭的更厉害了,“凭什么拿盒东西还到处说,好像我受了施舍似的……还不能不要……呜……”

闻香叹了口气道:“二娘子,您这样可就钻了牛角尖了,大房,那是商户,您就当她们只有那么一样儿能炫耀了吧。”

浣琴将帕子沾了温水,将郭美玉扶了起来,边擦脸边道:“就是,二娘子您平日里多通透的一个人。商户家的女儿,哪能和您平起平坐的?奴婢这几天看,只有一样儿大房比咱们二房厉害。”

郭美玉双目微红,有些不解的看着浣琴。

浣琴皱了皱鼻子,笑道:“就是那股子铜臭味儿啊!”

闻香也不甘落后,嬉笑道:“你还少说了一样儿呢,大房还会烤芋头讨好老太太呢,这本事,咱们可比不了!”

“噗嗤。”郭美玉这才转悲为喜,嗔怪道:“就你顽皮,这话可不能说!”

浣琴道:“这才是了,二娘子何必妄自菲薄?郎君在甘州为官,官声极好,升调京中,不过半年,您看看多少官家的小娘子下帖结交您?您再看看,可有人想要结交个商户之女?便是再有钱又怎样?”

郭美玉恢复了冷静,看着那妆台,点点头:“可是虽然大姐姐这样,到底也是我郭家的女儿,上京可不是江南,我也不能不顾及她,唉,下次我去和娘亲说,请夫子们一起教我们两个吧。”

  

郭妈陪着雀儿用完了晚饭,已经很晚了,回到玉锦阁正赶上黄鹂在那说白天的事儿呢,三个丫头笑的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郭妈这些日子难得的睡得不好了,一闭眼,就是二夫人没能从她嘴里问出来的情形。

那个晚上,大娘子跪在床上划拉来划拉去的模样,还有那一句“尸首呢”,成了郭妈的噩梦。

原本,在郭妈心里,郭碧玉是真的做了噩梦魇着了,可是自从被郭碧玉敲打了一番以后,她心里竟然越来越怕。

此时,郭碧玉正倚在软榻上,灯光下,她看着这三个丫头的神情透出了一股子纵容劲儿,倒像是三个丫头的娘!

郭妈急忙揉了揉眼睛。

郭碧玉正犯困呢,前世这贪睡的毛病不怎么好改,听见动静懒洋洋的抬起头看着她:“郭妈回来了?雀儿怎么样了?”

“还好,并没有吃什么苦。”郭妈讷讷的道,“做奴婢的,总有些活儿要做,这也是免不了的。”

雀儿被罚去洗衣服了。

寒冬腊月的,这算是苦差了。

郭碧玉不置可否,这会儿青燕起身给郭妈倒了杯水,体贴道:“郭妈辛苦了。”

郭妈接过来,喝了一口,小心立在软榻旁边儿,道:“大娘子今个儿身子怎么样?好些没有?”

郭碧玉“嗤”的一下子笑出来,斜斜看着郭妈道:“郭妈你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坐不敢坐、站不敢站的!我该说的,那天都说完了,你只要照着我说的做就行了。”

她的面貌有几分像费氏,尤其是眉眼,柳叶眉下面是上扬的丹凤眼,脸颊被烛光映照的有些嫣红,小小的脸庞很是明艳。

尤其是斜斜的看着郭妈,很有种风情蕴含其内。

郭妈心里更加吓了一跳。

她想起了今天路过西院侧门的时候听到的话。

两个看守院门的老婆子正在那扯闲话呢,郭妈原本也没打算听,可是路过的时候恰好就听到了“东院大娘子”几个字!

侧门平时不开,那两个婆子在门里,郭妈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外,听了个完完整整,一句都没落下。

“哎,你听说了没?东院那位大娘子病了。”

“这谁不知道,那天东院那个丫鬟一路上喊着跑到了正院,把老妇人都吓了个半死,不说是夜里受了凉!”

“所以就说你消息不灵通吧,我听说……”

郭妈当时便凑了过去,耳朵贴在这边门上,清清楚楚的听到那婆子道:“听说是被什么东西上了身。你说,大半夜的开门就要往外面跑!听说拽都拽不回来,你说这不是中邪了是什么?”

“真的?”

“这还能有假?东院的人说是做了噩梦,可这么小的孩子,做了噩梦不过是在床上哭几声,哪会往外跑?”

郭妈当时就打了个寒战!

再回想起那个晚上大娘子的模样,越寻思,越像。

再看到眼前的这个说不定已经被什么邪物上了身的大娘子,郭妈忍不住垂泪道:“大娘子啊,郭妈没伺候好你啊……”

郭碧玉翻了个白眼:“郭妈,我还没死呢,你嚎什么丧。”

郭妈更伤心了,她的大娘子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啊!她从小看到大的大娘子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