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一章 重生的郭碧玉

第一章 重生的郭碧玉

2032 2017-08-02 10:35:33

郭碧玉猛地醒了过来,打了个哆嗦,七手八脚的把一大半儿掉到床边儿上的被子都拽到了身边儿,围成一座小山,小山顶上只露了一个脑袋出来。

饶是这样,她仍然冷的浑身发抖。

她摸摸索索的伸出手浑身上下的乱摸,只觉得手里湿淋淋,又黏又腻。

她看了看床里面,昏暗的光里上面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她一颗心立刻就吊了起来,上下牙打着颤,“磕磕磕”的声音在黑暗里格外响亮,她死死的咬着牙,咬到腮帮子都酸了,拧过头向床外看去。

这一看,就看到影影绰绰地下两个鼓包,看似两个人躺在那儿。

她松了口气,原来滚到地上了,转而又迷迷瞪瞪的想:怎么会是两个?

郭妈被她悉悉索索的声音搞醒了,先是伸出手狠狠的扇了一下在郭碧玉塌下睡得死沉的雀儿,道:“死丫头,姑娘被子都踢掉了!”

雀儿不过也才九岁大,迷迷瞪瞪的睁了眼,傻头傻脑的看了一眼郭妈,“哎”了一声,转过身,“当”的一下就撞到郭碧玉的床沿上,这才疼的完全清醒起来。

她眼睛含了两泡眼泪,龇牙咧嘴的道:“这屋子里都有地龙,姑娘非要盖三床被子,踢掉了才好,不然非大冬天长痱子不可。”

郭妈一只手撑起身子来,又没头没脑的用宽大的巴掌扇了几下雀儿的后背。

“顶嘴,顶嘴!我让你顶嘴!”

雀儿便“哎哟”、“哎哟”的喊将起来。

郭碧玉怔怔的坐在床上,被她俩闹哄哄的吵得脑仁儿疼,一时间,大雪天吊死在锦乡侯府门口的寒意也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雀儿,郭妈。

她俩怎么会在这屋子里?

郭碧玉浑身哆嗦了一下。

郭妈刚点了灯笼,刚把光亮儿递过去,就见她家大娘子半跪在床上,两只手诡异的在被子里划拉来划拉去。  

“那东西呢……尸首呢……”

郭妈心里就一抖,不敢确信的又问道:“姑娘,您找什么呢?”

郭碧玉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愣愣的看了过来,盯着郭妈看了一会儿,又盯着雀儿看了一会儿,突然跳下了床,向门口跑去。

郭妈吓得魂飞魄散,看见雀儿就站在床头,眼睛半眯缝着,头一点一点的,还打着瞌睡呢,便一巴掌拍到雀儿的头上:“死木头!还不去追姑娘!”

“啊!”雀儿这才慌忙追了过去,道:“姑娘!姑娘!您这是去……”

“哐!”房门大开,郭碧玉站在门口,一股冷冽的、北方独有的寒风一下子就卷了过来,将她的薄绸衣服瞬间吹透。

狂风里还夹杂着雪粒子,她的脸上被打的隐隐作痛。

一切都那么熟悉,几乎是一模一样……除了她的人只能够到门的一半儿高。

郭碧玉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小手,不提防被雀儿从后面一把抱住,连拖带拽的往屋里拉,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让她尖叫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

“姑娘,姑娘!哎!”雀儿的脸被乱挥的胳膊肘怼了好几下,酸疼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喊道:“您别这样,门口凉!快回床上去!”

郭妈刚把房门关好,急忙赶过来协助雀儿一起将郭碧玉重新塞回床上,盖上棉被,不放心的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做梦魇着了?”

郭碧玉在锦被堆里,双眼直勾勾的,“通”的一下又躺下了,依旧把被子都拢在边儿上。

雀儿往外面儿看看,天还半灰着呢,又看看床上闭着眼睛的郭碧玉,打着哈欠胡乱应付道:“应该是做了噩梦吧。”便蹲了下来,正迷瞪着眼睛要躺下再挠吧一觉,又被郭妈一巴掌拍起来。

“懒坨坨的货!姑娘睡,你也睡!天都大亮了!”

雀儿也不觉得疼,扛着郭妈的巴掌硬是躺在小榻上,把被子从脚蒙到头,又拱了拱,在里面闷声求道:“郭妈你让我睡一会儿吧,困死了。”

郭碧玉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翻了个身:“郭妈,你让她睡吧。你也睡一会儿,有什么事儿天亮了再说。”

郭妈兀自恨恨的瞪了几眼那团被雀儿卷成了茧儿的被子,嘴里不出声的骂了几句,“噗”的一下吹熄了灯笼,也躺下了。

黑暗中郭碧玉还睁着眼睛。

她又伸出手摸了摸脖子,吊死在锦乡侯府大门口的窒息感和冰冷感还那么真实,可她确确实实的又回到了上京的郭家老宅中,变成了少时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她弄不懂。

她闭上了眼睛,以前的她最喜欢睡觉了。

睡过去了,就没有那么多烦恼和不顺心了,万事都不用管,还能做做美梦。

梦醒了,扬羽会把饭食都预备好,她就挑肥拣瘦的对付着吃一口。

等扬羽收拾好了出去赶场,她才懒洋洋的对着镜子描眉打鬓,等着姓安的来私会。

要是等不来,她就倚在门口磕着瓜子看东家长西家短,看困了就再回去睡一会儿。

她就是这样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连带着脑子也越来越懒得动,所以到后来那么凄惨,也是自己作的。

想到扬羽,郭碧玉心里一阵阵的揪紧了的疼法儿,再想到姓安的,郭碧玉就忍不住咬了咬后槽牙,当初她怎么就瞎眼看上了安子鹤那么个黑心烂肺的货?

郭碧玉思绪纷乱,感慨万千,慢慢的上眼皮下眼皮就往一块儿黏。

“算了,这会儿我还是个孩子呢,还是该睡睡吧。”

郭碧玉再醒来的时候,先环顾了一下四周。

屋子里白亮亮的,她能看见东墙上的雕花大窗日光透着窗纱照了进来,窗户下面的条案上放着一个通体碧绿的梅瓶,里面插的梅枝上无精打采的缀着几朵残黄。

床边既没有紫檀橱柜,墙壁那里也没有镶嵌着并蒂莲铜锁的衣柜,更没有燃着催情香的紫铜香炉。

郭碧玉蓬头垢面的下了床,踢了踢还在打瞌睡的雀儿。

雀儿就吧嗒吧嗒嘴,翻了个身继续睡,嘴里嘟嘟囔囔的还跟那儿嘀咕呢:“郭妈,就、就再、再睡一会儿,一会儿……”

虫不老

虫不老

快来看,快来看,2000字你看了不吃亏,2000字你看了不上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