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九章 看的是雪中梅

第九章 看的是雪中梅

2045 2017-08-04 18:01:00

墨鸦将矮脚案几放到床榻上,一样一样的把东西摆到上面。

郭碧玉撂下筷子,皱着眉头:“早上粥,中午粥,晚上粥,这都多少天了?再吃我就变成人家门口舍粥的粥桶了!”

浣琴正将窗户支开了一条小缝,闻言回头笑道:“哪有大娘子这么好看的粥桶?”

郭碧玉生病那天晚上,她就来了,到今天也呆了有六七天,和青燕她们几个处的极熟,她又是郭美玉那边得脸的大丫鬟,郭碧玉对她也和善,所以平日里也会开开玩笑。

墨鸦一板一眼的道:“早上是碧梗红枣粥,今天中午是山鸡丝笋丁粥,昨个儿晚上是海参小米粥。”

郭碧玉气鼓鼓的瞪着墨鸦:“有本事你把昨天也说出来。”

“昨个儿中午是山药薏米粥……”

“打住。”郭碧玉道:“总之我今天中午不想喝粥了。”

“大娘子,您还病着呢,喝粥好克化,再说了不是变着花样的给您做了吗?就是怕您吃腻了啊!”

黄鹂一掀帘子跑了进来,双手还哈着气,道:“外面下了好大的雪!”

郭碧玉眼睛一亮,便曲了腿绕过案几,下床蹬上鞋子,墨鸦道:“大娘子,您要干嘛?您不能出去!”

“我不出去,我在窗户那看看还不行?”

浣琴正要劝,却看见黄鹂已经翻出了一件织锦蹙金丝的薄棉斗篷,披在郭碧玉身上的瞬间,就如同一片流光披散了下来。

郭碧玉双手拢了一下斗篷,站到窗户那边,她这处玉锦阁前面就是一处独立的小园子,有假山翠竹,还种了几株梅树,此刻寒梅傲雪而开,景色十分雅致。

她小小的身躯扒着窗台,眼睛贪婪的盯着外面。

黄鹂心中可怜她,暗道:大娘子这是被拘的狠了,自打来了上京,就在这玉锦阁里,几乎没出去过。

“奴婢去折几支梅花吧,红梅开的正好呢!”

“烤香芋。”

“啥?”

郭碧玉转过头,道:“我要吃烤香芋,下雪天吃这个不错。”

浣琴正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郭碧玉身上的斗篷,这样的料子,就算是老夫人那儿,都未必有。

她过来这些天,看到郭碧玉吃穿用度,无不讲究,这可能看出来,不是来了上京才开始讲究的!她看了妆台上的那些瓶瓶罐罐,她在上京也陪着二娘子出去过几次,从没见过!

她再一想起跟着二娘子在甘州的这些年,同样是十岁的女孩儿家,却是吃风灌沙的,就算是回京调养了很久,这肌肤都没养过来,虽然白是白了,可还有些发糙,都不要说在西北要什么没什么,就算是在上京,用的也只是寻常的东西。

这两厢一对比,她心里一阵阵的发酸,为二娘子不平起来。

再仔细一听,郭碧玉对着外面的大雪,还在唠唠叨叨的交代黄鹂呢。

“连着皮烤,千万别削了皮切成一块块儿的蒸!这东西就得拿在手里啃!”

浣琴心中不屑,前一阵子二娘子看着天降大雪,还做了几首咏雪的诗呢,先生都夸奖的不得了,说二娘子是个有才华的女孩儿。看今天梅花都开了,估摸着二娘子又要有佳作了!

再看看这位大娘子,就算长房有钱,可俗到这个份儿上,只想着吃,和二娘子当真是没法儿比!

“准备一小碟甜酪,再备一小碟酸梅酱,将我带来的龙井拿去一罐儿,先给祖母做一份儿送去。”郭碧玉继续道:“别忘了搭点八宝咸菜,吃甜的容易烧心。”

黄鹂目瞪口呆的点头,心中却道:“大娘子从哪儿看到的这样乱七八糟的穷酸吃法!”

郭碧玉这才从窗户那转开身,对着墨鸦摆摆手,厌恶道:“快把这些粥汤撤了!”

墨鸦只得叹了口气,大娘子的脾性向来也是说一不二的,便道:“黄鹂你等我会儿,我把这一摊收拾了,你拎回厨房去!”

郭碧玉这才高兴起来,拍着手道:“过会儿咱们吃烤香芋,我跟你说,可好吃了!黄鹂你叫他们多烤点儿!”

烤香芋不是什么难做的东西,又不值钱,厨房灶上还有没燃尽的火,灶上值灶的张婆子听长房的大娘子要吃,有些奇怪,便挑了七八个卖相好、大小适中的,埋在灰里,和黄鹂扯闲篇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家家的,肯定是谁又犯了馋虫,拱着大娘子要烤香芋吃。”

黄鹂叫道:“哪有!大娘子这样儿的吃法,我都不晓得。”

张婆子这边儿备着咸菜和两样蘸料,道:“烤香芋老奴倒是知道,这么蘸着吃,可也真是细致。”

不多时芋头熟了,从灶膛里散发出一阵阵的焦巴巴的香味儿出来,张婆子拿了炉铲子铲了出来,倒来倒去的弄干净了表面的灰,这才放在托盘垫着干净麻布帕子上,衬着两罐古瓷酱料和八角盒子装的咸菜,倒很有些古拙的名菜意味。

墨鸦掐着时辰到了这边儿,黄鹂急忙道:“你来的正好,我去端给老夫人去,这份你带回去给大娘子用。”

说罢还不忘了数出了些许铜钱,塞到张婆子手里,笑道:“多劳烦您了。”

墨鸦端着托盘,边走边道道:“大娘子说差不多了,说你一个人先送老夫人那边儿的,再送咱们这边的就凉了,差我过来帮你。”

张婆子看着两个丫鬟窈窕的背影,“啧啧”了两声,将铜钱收到自己荷包里,暗道:“长房的人就是大方。”

两个丫鬟在路上分了岔,一个往主院走,一个快步走回了玉锦阁。

墨鸦刚掀了帘子,郭碧玉便招呼起来:“快点快点!青燕你把茶泡上!”

浣琴眉毛轻轻的扬了起来,心想也不知道这长房的大娘子怎么养成了这副德行,咋咋呼呼的不说,一点儿礼仪教养都谈不上,吃的东西也这么奇怪,再看这模样,怎么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不过大娘子越是这样,越没法儿和二娘子比。

浣琴殷勤的将托盘接了过来放到桌子上,又替墨鸦拍了拍身上的雪,那头郭碧玉已经掀开了盖着的棉帕,拿了一个芋头在手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