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五十六章 美人心计

第五十六章 美人心计

3027 2017-05-11 10:00:49

此时的她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直接在他桌前长跪不起,求江奇收留。

  

  江奇当时陷入了犹豫,直到旁边桌上有人说他若是不收留她的话,他们可就要收留了。

  

  怕这若兰被别人收留后会受到欺负,他才下定了决心,收留了她。

  

  那天,他痛痛快快的跟若兰喝了个酣畅淋漓。

  

  直到翌日他从家中的东厢房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铸成了大错,他竟然将若兰的清白之身给夺去了。

  

  可是让江奇想不到的是,若兰并没有要他负责任,反而说今后他想娶谁就娶谁,她也不需要他纳她为妾。

  

  她只想报答江奇的救命之恩,只求能以婢女的身份常伴他身旁。

  

  江奇也是第一次与女子共眠,自然是不好意思拒绝她的好意,于是就收留了她。

  

  若兰来到他家的第三天,江奇就将原先的婢女给辞退了。

  

  因为若兰做事比那名婢女卖命,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共度了三个良宵!

  

  甚至于,若兰与在外头还与江奇以义兄妹相称。

  

  江奇将若兰抱入东厢房之后,房中很快就响起了最原始的翻云覆雨之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江奇开始感觉他在若兰身上能得到征服一切的感觉。

  

  他每每跟若兰切磋,听着她那不是求饶却胜似求饶的呐喊,总是能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一次也不例外!

  

  这些时日,江河的名声早就超越了江奇,就连曾经天天催促他修炼的江震远也对他不闻不问了,如今他也只有在若兰身上才能找到存在感。

  

  夜晚,林家书房。

  

  林远桥正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修改账本,其目的自然是为了减少税收,林家能发展的今天的地步,改账本可是头功一件。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林远桥不慌不忙的收起了账本,沉声道“进。”

  

  卫胜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族长,那个妓女完成任务了,只是那名杀手说这个任务被提升为一品了,他想再要三千两黄金才肯出手。”

  

  “哼,真是贪得无厌。”

  

  林远桥十分不满的站了起来,但还是从怀中掏出了三张千两面额的金票,“拿去给他吧。”

  

  “是,族长。”卫胜接过金票,立马离开了书房。

  

  而此时,江河还在炼丹大殿教人炼丹。

  

  今天炼丹大殿有五十八个人考核成功了,每人都收到了江河早已印刷好的炼丹笔记。

  

  不过炼丹最重要的火候掌握他可没编写上去,毕竟他要考虑安全问题,所以只能手把手教这些人。

  

  除去五十八名炼丹学徒外,炼丹大殿今天还招了不少帮忙加速建筑的人,以及门卫,杂役,执事等。

  

  “大少爷!”

  

  一名看守炼丹大殿外门的门卫急匆匆的跑入了炼丹房,手里拿着一份请柬。

  

  江河转头看向这名门卫手中的请柬,一眼就看出了门卫找自己是因为它,“下回有这类东西的话,你直接跟执事的说就行了。”

  

  门卫连连点头称好。

  

  江河接过门卫手中的请柬,打开一看,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这信的落笔人是江奇,信中写了让他去风满楼参与他义妹的成年宴。

  

  他的义妹是谁他不知道,不过他却知道林家之人派出一名女子缠上了江奇!半个月前他就派人盯上林家了。

  

  江河早就去过铁匠铺问过墨武了,自然早已知道林家得知了自己杀了林东跟王长恭的真相。

  

  “我倒想看看,你们林家想耍什么花样!”

  

  江河拿着请柬,大步走出了炼丹房。

  

  今晚的风满楼跟平常时候很不一样,五彩的灯笼挂满了整个酒楼内外。

  

  今天想进风满楼吃饭的客人都被拦在了外头,只因江奇花了大价钱承包了风满楼的大堂。

  

  就连住房的客人也只能通过后面进入风满楼,唯有手持请柬的宾客才能从正门进去。

  

  整个酒楼此时人声鼎沸,其中有江奇在酒馆称兄道弟的酒肉朋友,也有早就相识的好友。

  

  见人来得差不多了,江奇带着若兰来到了大堂中间,开怀的放声道:“感谢诸位今晚来参与我义妹的成年礼,我义妹……”

  

  江奇的声音夏然而止,只因他看到了江河从正门走入了酒楼之中,他的脸色变得不善起来,“江河,你来做什么?”

  

  “是你要我来做什么才对吧?”江河扬了扬手上的请柬。

  

  江奇沉下脸,不悦道:“你的请柬是哪里来的?我可没邀请你来!给我滚出去!”

  

  “原来他就是江河?”

  

  若兰转头看向江河,忽然一脸受惊的搂住了江奇的手臂,“义兄,就是他,那天晚上就是他!”

  

  “这个家伙他,他差点玷污了我!”

  

  早在几天前,若兰曾跟江奇说过一件事,有一天夜晚她睡在路边,竟然有一个年亲人将手摸入了她的衣襟。

  

  那年轻人手上拿着剑,她为了保命只能以泪洗面,忍他欺辱。

  

  “是他!”

  

  江奇立即火冒三丈,面色刷的变了,眼中仿佛要喷射出一股火焰。

  

  “江河,你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江河的脸色当即冷了下来,他一眼就看穿了林家的伎俩,只是对于江奇的行径他却很是失望。

  

  而对于若兰这个挑衅他族人感情的人,江河只想杀之而后快!

  

  意念一动,他已经从纳戒当中取出了一柄普通长剑。

  

  剑影一闪,若兰人头落地!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狂喷而出,若兰的身子随之也倒了下去。

  

  江河收回剑,将目光落在了江奇身上,“枉我一直在希望你改邪归正,可你却这么愚昧!这女子是敌人派在你身边的奸细!”

  

  “你……”江奇傻了眼,他又哪里想得到江河会杀了若兰,这可是他的女人啊!

  

  江河所说的话,他完全没有听进去。

  

  回过神,江奇怒发冲冠的从纳戒当中取出了自己的金刚狼牙棒。

  

  “吼!”

  

  一声咆哮,一只屋子那么大的黑熊战魂被他唤了出来,好在江奇没将它化为实质,否则整个风满楼恐怕都得它被撑坏了。

  

  “江河,受死!”

  

  江奇怒吼着挥出全力一棒,猛然轰向江河!

  

  而黑熊战魂更是咆哮着张开了血盆大口朝江河咬去!

  

  面对一人一熊魂的攻势,江河怕伤及无辜,只好无奈动用游龙步闪到了酒楼大门外。

  

  “江奇,你果然是一个容易被蛊惑的人,太让我失望了!”江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眉头紧皱。

  

  他的确十分失望,这些时日他都曾尝试着对江奇放下偏见。

  

  毕竟他当七杀城走狗的事情还没发生,可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这个江奇真不是个好东西!

  

  “我呸,你以为你是谁?让你失望这种话你不配说!”

  

  一击落空,江奇并不气馁,看到江河逃出酒楼,他收了战魂,反而是更加信心大涨的追了出去。

  

  “我要为我义妹报仇,你给我受死!”

  

  街道上行人那么多,江河自然不可能在街道上与他开战,只好无奈的动身将他引向别处。

  

  “江奇兄弟,我们来帮你为若兰姑娘报仇!”

  

  “江奇兄弟,我们帮你杀江河!”

  

  “来啊,大家一起杀了江河这个畜生!”

  

  “杀了他,一起上啊!”

  

  几名壮汉也大喊着追上了江奇。

  

  江奇转头一看,这几人原来是他在酒馆称兄道弟的友人!

  

  一时之间他颇为感动,没想到这些人也会患难见真情。

  

  “不愧是好兄弟,如果杀了江河,我就与你们结义!”

  

  跑在前面的江河听了后真想掉头回去抽江奇几个大耳光,“你这个白痴也不用脑袋想想这些人为什么会帮你,他们一定是敌人派来杀我的啊!”

  

  几人中,有一名壮汉健步如飞,很快他就赶上了江奇。

  

  江奇一边追着江河,一边诧异的看向他,“吴汉山,怪不得你会帮我!”

  

  吴汉山闻言面色一寒,他本是林家派出的杀手。

  

  如果就连江奇也猜出了他的身份,他不介意先杀了江奇,否则一旦被江河与江奇夹击,他任务的难度将会变得更大!

  

  江奇继续道:“没想到你居然能跑得这么快,我的速度在家族里面可是数一数二的,想来吴兄你的修为一定不低,出手帮我肯定也只是举手之劳了!”

  

  吴汉山哈哈一笑,笑得很开心,他原本还以为江奇将江河的话听进去了,但事实却是他太谨慎了,“那是自然,毕竟我专门替天行道的嘛。”

  

  江河本来还想劝一劝江奇,可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后,他放弃了,这个江奇显然脑袋不好使……

  

  他们一路追着江河跑出了商业街,继而来到了民宅区域。

  

  忽然,一面黄土高墙拔地而起,直接将江河给拦住了!

  

  大地战魂!

  

  江河面色一凛,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好地方。

  

  “游龙步!”

  

  他脚步在地上一踏,直接转了个弯,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一排排大地之刺在江河脚下拔地而起,他身形一纵,直接闪没影了。

  

  江奇看到江河没了影,也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追不上江河,“吴兄,他不见了,怎么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