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六十一章 不给钱,就杀人

第六十一章 不给钱,就杀人

3081 2017-05-15 09:56:00

“什么,十万两黄金!”

  

  林远桥猛然瞪大了眼睛,铜铃似的,虽然他生意做得红火,但现在生意惨淡,就算把他卖了也凑不出十万两黄金啊!

  

  这一刻,视财如命的林远桥也怒了,“江河小儿,你这下九流的手段与杀人越货又有什么区别!”

  

  “嗯,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那我就先杀人越货一下。”江河思索了下,随即一脚狠狠的踩在了林远桥的某个重要部位上。

  

  “啊啊啊!”

  

  林远桥彻底叫破了喉咙,身下传来的剧痛感让他差点痛昏了过去。

  

  “别,别踩了,我把全身家当都给你还不行吗?”

  

  “还算你懂事,去叫人拿来吧。”江河点了点头,将脚收回。

  

  “好。”林远桥唯唯诺诺的对江河说完话,立即放声喊来了家人。

  

  不多久,林远桥的妻子许如燕拿着一沓金票来到江河面前,将共计十万两面额的金票尽数交到他手里。

  

  江河接过金票,大致看了一下。

  

  他自然不相信这是林家的全部家当,不过十万两黄金也够江家的炼丹大殿运转好长一段时间了。

  

  因此,他也就懒得再逼迫林远桥了。

  

  剑光一闪,江河一剑划穿了林远桥的喉咙,溅出来的鲜血并不多。

  

  他体内的鲜血早就在他那双断腿上流失了不少,现在不过算是涓涓细流,并没有出现血如泉涌的情况,免得贱一身鲜血。

  

  “老爷!”

  

  许如燕声面无血色的惊声尖叫了起来。

  

  江河听了她的叫声,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许如燕看到江河那冰冷冷的脸后,立即吓得脸色铁青。

  

  “我,我都给你钱了,你怎么还杀我丈夫?”

  

  “他林远桥教子无方,心术不正,卑鄙无耻,他与我结仇,我没有不杀他的道理。”

  

  “你,你……”

  

  听了江河的话,许如燕越是看他冰冷的眼神,越是害怕,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瞬间,她那张还算姣好的面庞,看不出一丝血色,土灰似的。

  

  “你,你不会要杀我吧?”

  

  “我一生行事,向来恩怨分明,不会将仇恨迁怒于敌人的家人,这点你大可放心。”

  

  江河将十万两金票收入了纳戒之中,继续道:“不过,若是你要报仇,只要用的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我江河随时奉陪。”

  

  “不过,若是你胆敢用阴险邪恶的方式为你丈夫报仇的话,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话语一落,江河将斩天剑以及战魂收回了体内,纵身一跃,直接离开了林家。

  

  许如燕抬头看向江河离去的方向,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

  

  她完全无法想象江河说这话的底气从何而来。

  

  但真要报仇的话,想到江河那冰冷的神情,她真的不敢。

  

  她,已经被吓破了胆。

  

  ……

  

  翌日,林家守护者与林远桥被江河杀了的事传遍了整个扶风城。

  

  事实上,昨晚林家附近有不少武者都在暗中关注林家发生的事。

  

  方、孟两家得知了这件事后更是震惊不已。

  

  林家开始加速对方卓然跟方如雪的培养,孟家则是开始联系杀手协会了!

  

  江河则是在天亮前就动身去了上宁城。

  

  现在扶风城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江家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如此一来,他可以放心去太行山脉为江唯寻找天材地宝了。

  

  不过出发前他得买些东西做做准备。

  

  江河想到做到,从上宁城买完了要买的东西后,在日落之时返回了扶风城。

  

  他一进到族长的家门,就被江震远逮了个正着。

  

  他一脸兴师问罪的模样,上来就喝道:“好你个臭小子,昨晚我睡得着了,你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事!”

  

  “今天我可又是一整天不见你人影,说吧,你是不是又要搞什么事情?”

  

  江河掏出了一沓金票扬了扬,“二爷爷,这些金票我本来是打算交给你处理的,没关系,你接着问。”

  

  “不过有些话,我可要先说在前头,你问我一个问题,我就会抽走一张。”

  

  江震远看到这打金票立即两眼冒金光,他早就听说江河在林家捞了不少钱,看来外面的传言不假啊!

  

  江河从这沓金票中抽出了一张看了看,“居然是一千两面额的,二爷爷你运气不好哇。”

  

  “我现在正式回答你的问题,不过刚才的问题,我没听明白,不如你重新问一遍吧。”

  

  江震远这才缓过神,理解过江河话语中的意思后,他心里也不禁犯嘀咕了起来。

  

  江河身上的秘密真是越来越多了,但显然他并不想让自己知道太多。

  

  “行了,别逗你二爷爷了,我不问就是了。”

  

  江震远摇摇头,摊开了手,冲着他比划了下,“赶紧拿来吧,以后二爷爷什么问题都不问你了,这总行了吧,臭小子!”

  

  “二爷爷明智!”

  

  江河嘿嘿一笑,满意的将手中的金票交到了江震远的手中,不过另一张千两面额的他却没交出去。

  

  江震远瞥了一眼那张千两面额的金票,“那张也拿来。”

  

  “不给。”

  

  江河立即将手中千两面额的金票收入了纳戒当中。

  

  江震远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江河,这次你虽然杀了林远桥,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杀了那么多青狼佣兵团的人,将来极可能会面对青狼佣兵团的报复?”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江河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二爷爷,你带我去一趟咱家的密道吧。”

  

  “你怎么知道咱江家有密道的?”江震远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江河眼神中浮现了抹怀念的神色,他上一世是在扶风城惨遭七杀城血洗之后,才知道密道的存在的。

  

  因为当时江震远就是带着族人从这条密道逃出去的。

  

  但密道上了禁制,且只有江震远才知道,所以江河只能找他。

  

  江河迅速从江震远手中抽走了一张金票,“二爷爷,我是猜的。”

  

  “你,你……好你个臭小子,又来戏弄二爷爷!”

  

  江震远很是心疼的将手中的金票尽数收入了自己的纳戒之中,这才放下了心,“说说看,你要去密道做什么?”

  

  “我很快就要去太行山脉了,自然是防孟家之人向我下黑手,你忘记我说过的后手了吗?”

  

  “具体的事情,我就不说了。”

  

  其实在这半个月以来,江河时常能发现暗中跟踪自己的人,就连他今天去上宁城,也被人跟踪了。

  

  显然是有人想要随时掌握他的去向或是他的一举一动。

  

  因为杨护法一事,显然孟家之人的嫌疑最大。

  

  “原来是这样……”

  

  江震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江河想做什么,可是从他这些时日所做过的事情来看,他也没吃过亏,而且很多件事上都是只有赚的份。

  

  想到这里,他也就放下了心来,“行,你跟我来吧。”

  

  不多久,江河跟江震远来到了家族后山一个不起眼的废墟处。

  

  江震远走到废墟中一个不起眼的石头旁,屈指一弹,一道劲气陡然间迸发而出。

  

  两人眼前的废墟无声无息的分开一道缝隙。

  

  很快那缝隙越来越大,露出了一条漆黑的密道,深不见底。

  

  “二爷爷,你在这里等我,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了。”

  

  话语一落,江河的身影就如同疯了一般冲入了密道当中。

  

  随着江河的进入,密道顶部的夜光石也跟着他的身影而亮了起来。

  

  亮光紧跟着江河冲向前方,眨眼的时间整条密道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没多久,江河回来了。

  

  江震远关了密道的门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去干嘛了?”

  

  “反正不是坏事,这点二爷爷大可放心。”

  

  江河神秘一笑,比了个抽回金票的手势,看的江震远神色一变,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再发问。

  

  翌日。

  

  江河好好的陪江唯逛了一次街,买了所有她想买的东西。

  

  江唯高兴得不行,笑容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从来都没有消散。

  

  不过眼看着江河将那些东西都收入了他的纳戒之中,心中不禁有点羡慕,也有点气恼自己不争气。

  

  因为她还没成为武者,江河跟江震远都不放心给她纳戒。

  

  两人逛街到了后面,江唯却是越逛越沮丧。

  

  江河察觉到她似乎有点不开心,忙问道:“小唯,怎么了?”

  

  “没事,我,我就只是有些烦自己,什么忙都帮不哥哥。”江唯嘟起嘴,眼神中泛起了一丝烟雨朦胧的雾气。

  

  想到江河这些时日在扶风城声名鹊起,而她却依旧默默无闻,她甚至都开始觉得他跟自己渐行渐远了。

  

  “你这个傻丫头。”江河听了她的话后,猜出了她心情不好的原因,开始忍俊不禁起来。

  

  若是江唯身上的事发生到他身上,他也是束手无策的,就如同他上一世未获得九龙霸天诀之前那般。

  

  “小唯,哥哥明天就要去太行山脉了,我向你保证,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定能让你成为武者!”

  

  明天?

  

  江唯闻言,怔了一下,大眼睛眨啊眨的,仿佛呆住了。

  

  她虽然在江万成那里听说了哥哥要去太行山脉的事情了,但江河说明天就要出发,让她觉得很突然。

  

  不过她也知道江河迟早是会去一趟的。

  

  甚至,她隐隐的猜到了江河去太行山脉是为了她,为了让她成为武者。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