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四十章 一山望着一山高

第四十章 一山望着一山高

3152 2017-05-08 10:24:22

在韩老的带领下,大伙来到了店里头租用炼丹炉的区域。

  

  这个区域里有好几个房间,房间里摆放了桌椅与床铺,正中间则是用丹炉架架了一个炼丹炉,房间周围摆放了木炭一类的炼丹必需品。

  

  很快,大家就来到一个炼丹房中。

  

  一进房间,方如雪就挑衅道:“姓江的,既然你说你会炼丹,不如我们来个赌注如何?”

  

  江河正在观察炼丹炉,听了方如雪的话,抬了抬眼,“你想下什么赌注?”

  

  方如雪冷笑道:“若是你炼不出丹药,就得脱光衣服在城中走一圈,而且身上还要写上‘废物’二字。”

  

  江河转头看向方如雪,眉头微皱,他万万没想到方如雪竟然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此话一出,与羞辱他又有何异?

  

  “好,我跟你赌,但是如果我炼出了丹,你又当如何?”

  

  方如雪才不相信江河能炼出丹药,不以为然的应道:“如果你炼出了丹药,我随你处置,哪怕是你要我嫁给你都可以。”

  

  “行,那你就拭目以待吧。”

  

  说完这话,江河就开始认真的观察起眼前的炼丹炉来,看了几眼他便把盖子拿了起来,继续观察。

  

  孟凡与方家的人看他这模样,几乎下意识的就觉得江河果然不会炼丹,他居然还要看看炼丹炉长什么样……

  

  “没想到你连炼丹炉的结构与功能都不知道,没关系,我来教你。”孟凡微笑着来到江河面前,他倒是想暗中帮帮江河。

  

  如果江河真炼出了丹,那方家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苏妙音看孟远山那副自以为是的模样,黛眉微皱道:“夫子曾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人生于世,最好不要不懂装懂。”

  

  “他是在看炼丹炉的薄厚,想要炼制出好的丹药,了解炼丹炉的厚度,能更好的控制火候。”

  

  “在炼丹中,掌握好火候是极为重要的,几乎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孟凡闻言脸色黑了下来,他没想到苏妙音竟然会站在江河那边,更重要的是她居然说自己的不是。

  

  方卓然笑而不语,竞争对手被苏妙音说道,他自然是乐意看到。

  

  “苏姑娘,没想到你也懂炼丹?”江河朝苏妙音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场上也就她看出了自己的想法。

  

  “妙音不过略同皮毛而已,不敢和江大哥相比。”苏妙音抿嘴一笑。+

  

  方如雪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看够了没有,可以开始炼丹了吧?”

  

  “这个丹炉不行,里面满是各种药材留下的混乱气味。”江河头也不回的道。

  

  “哼,真是可笑!”

  

  方如雪冷笑一声,“要不然我把赌注的条件放宽一点,把那个‘废物’二字去掉,这下你可以放心承认自己不会炼丹了吧?”

  

  她是打心底不相信江河会炼丹。

  

  “方姑娘还真是好修养。”

  

  苏妙音瞥了方如雪一眼,继而来到丹炉旁闻了闻,心中十分认同江河的说法,“这丹炉的药材气味的确混乱,严格来说,丹炉内残留了太杂的药材气味,确实会对将要炼制的丹药产生影响。”

  

  “好吧,那就换一个丹炉。”韩老说完,来到丹炉旁,从纳戒中取出了一个崭新的丹炉。

  

  “丹炉,还是老的好,我自己动手清洗一下就行了。”江河看向韩老。

  

  “好。”韩老点了点头。

  

  “那为何丹炉还是老的好?”苏妙音这时不解的问道。

  

  江河缓缓的道:“若是崭新的丹炉,炼丹只时,丹炉内壁会因为烈火灼烧,从而产生一些极其微小的气味,造成炼制丹药过程中的瑕疵和失误。”

  

  “反观老的炼丹炉,就没有这样问题。”

  

  “在炼丹之前,将不稳定因素排除,自然能够炼制出更高的丹药,说不定还会增加丹药的品质。”

  

  苏妙音闻言心中一惊,再次高看了江河一眼,没想到他对炼丹的见地竟然如此入微。

  

  韩老听了,也不禁若有所思起来,一般来说炼丹师在炼丹之时,向来都很少去考虑丹炉的细节问题,可江河所说的话,也的确是有道理。

  

  方如雪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装腔作势。”

  

  方卓然也附和道:“就是,说得好像自己真的很懂炼丹一样。”

  

  “我倒想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孟凡自然也是不服气,想到苏妙音居然会相信江河,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此刻他巴不得江河早点露陷,好让苏妙音看清他的伪装。

  

  江河冷眼看向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孟凡,方卓然,既然你们觉得我不会炼丹,何不跟我赌一场?”

  

  “该不会这句话才是你最终的目的吧?”

  

  方卓然眼睛毒蛇似的盯着着江河,变得阴冷了起来,“如果你早就熟知了炼丹的学问,服用洗髓丹后立即对炼丹之术小有领悟,那我们岂不吃亏?”

  

  “言之有理!”

  

  孟凡点头笑道:“江河,既然你提到了赌,只赌你会不会炼丹实在无聊,不如我们来赌谁的炼丹之术强?”

  

  “这倒是个好主意!”

  

  方卓然的眼睛亮了起来,“江河,我就问你敢不敢跟我比炼丹术的高低!”

  

  方卓然跟孟凡觉醒了战魂之后,很快就在家族中接触了炼丹,并展示出了他们拥有炼丹师的天赋。

  

  虽然他们年纪不大,可接触炼丹的时间都超过了五年。

  

  论炼丹术的强弱,他们自问能轻易胜过江河。

  

  两人自信满满的盯着江河,可他却一言不发。

  

  “怎么,不敢说话了?”

  

  方卓然说完后,孟凡接着道:“是啊,你刚才不是很能装吗?你倒是继续装下去啊!”

  

  江河淡淡一笑道:“既然要赌,那就赌大一点,我们一个人出一千两黄金,谁的炼丹术最强,那下注的三千两黄金就归那个人了。”

  

  江河身上的金票虽然都放到族长那里去了,但他们要看的话,大不了跑回江家拿过来一下就是了,反正他不觉得自己会输。

  

  “好,就这么定了!”

  

  方卓然大喜过望,他也是听说江河在拍卖会上取出了不少金票的事迹。

  

  他原本以为只是和江河赌,如今加入一个孟凡,他如果赢了的话,就能赚到两千了黄金,何乐而不为呢?

  

  方卓然自信满满的看向孟凡,两人虽然从来未曾在炼丹方面比试过,可他作为方家年轻一代炼丹第一人,还真不信对方会是自己的对手。

  

  孟凡面露难色,其实他的积蓄也就只有几百两黄金,要他拿出一千两黄金还真拿不出来。

  

  方卓然见他神情犹豫,立即挑衅道:“怎么,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的?”孟凡瞪了方卓然一眼,他可不想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

  

  “只是我现在身上没带那么多金票,没法当场下注。”

  

  “我说呢,你孟公子怎么可能没钱呢,原来是带啊。”方卓然得意的笑了笑,心中也明白孟凡可能没那么多钱,孟家可没他们方家那么有钱。

  

  顿了顿,他摇起手中的羽扇,“那就去取把,光说可是不练假把式哦,方兄。”

  

  孟凡再次瞥了一眼苏妙音,心中不想在她面前丢人,更不想被方卓然强压一头。

  

  “好,你等着!”

  

  话语一落,孟凡当场就离去了。

  

  等到他取了钱回到丹炉铺外头的时候,江河等人早已在此等候,四周也围了好多人。

  

  丹炉铺外头,摆放了三个丹炉与椅子,占了街道的大半。

  

  除却中间那个江河亲手清洗的那个旧丹炉外,另外两个丹炉都是崭新的。

  

  “我们……要在外面比?”孟凡有些诧异的道。

  

  “这是自然。”

  

  方卓然一脸自信的摇着羽扇,“我方某在族外的第一场炼丹比试,岂能秘而不宣?”

  

  “哥,别废话了,快开始吧!”方如雪一脸不耐烦的盯着江河,巴不得看到他早点炼丹失败。

  

  从始至终,她都不相信江河会炼丹,只想看他早点出丑,丢掉赌注,最好是永远抬不起头来!

  

  “好,这就开始。”方卓然来到左边的丹炉前,轻车熟路的给丹炉架生了火。

  

  江河跟孟凡也给丹炉生了火。

  

  方卓然跟孟凡二人相继从纳戒中取出了炼丹的药材,而后投入丹炉之内。

  

  江河则是很耐心的坐在丹炉面前,并没有动作。

  

  方如雪见状立即讥笑道:“这位炼丹大师,你不会连药材都没有准备吧?”

  

  “自然是准备了。”江河轻描淡写的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把蒲扇。

  

  “蒲扇……”方如雪看了后立即冷笑了起来,“蒲扇也算药材,还能炼丹?呵呵,今天我真是张见识了。”

  

  江河直接无视了她的讥讽,苏妙音却盯着江河手中的蒲扇,眼前一亮,“火候!”

  

  “苏姑娘真是冰雪聪明。”江河笑了笑,用蒲扇开始煽火。

  

  苏妙音见状立即哑口无言,他也没想到江河会这么做,不过炼制不同的丹药,丹炉的确需要用不同的温度。

  

  “江大哥过奖了,倒是妙音没想到江大哥竟然如此精通炼丹之术。”

  

  “哪里的话,我都还没炼丹,苏姑娘就敢断言我的炼丹之术,若是待会儿让你失望了岂不扫了你的兴?”江河笑得很开心,今天他算是跟这个上一世的友人真正结交了。

  

  “我的眼力,不会出错。”

  

  “哼,装腔作势!”方如雪冷哼一声,看不惯这对狗男女。

  

  方卓然跟孟凡看苏妙音那么看好江河,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两人都愤愤然的盯着江河,恨不得撕了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