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二十三章 好的,我马上滚

第二十三章 好的,我马上滚

3197 2017-05-02 09:46:17

此时孟远山也是心急如焚,除此之外还十分忐忑。

  

  其实他也没把握能快速拿到还阳丹。

  

  因为那还阳丹是他父亲孟伦的宝贝,相当于的第二条命,但他会尽力说服他父亲的。

  

  想到苏妙音服用了还阳丹就能痊愈的画面,他心中顿时激动不已。

  

  若是攀上了苏家这尊大佛,孟家未必不能借苏家的力量扫除障碍,让孟家一统扶风城,甚至做的更大,更强!

  

  着孟远山快速消失的背影,江河无奈暗暗摇头,对苏管家开口道:“等下还阳丹来了,我建议你还是别急着给你家小姐吃,否则耽误你家小姐的病情,反而不好。”

  

  “哼,真是可笑至极,难道这天下间还有还阳丹治不了的病?”李药师眼神中露出抹嘲讽,哼哼唧唧的道。

  

  “天下奇症怪病,层出不穷,你怎么就能确定还阳丹真能治疗所有的病症?”江河扫了他一眼。

  

  “哼!”

  

  李药师拂袖冷笑,傲然开口道:“它就是能包治百病,有活死人,肉白骨之奇效,能让死人还阳,不然也不会叫还阳丹!”

  

  苏管家暗暗点头附和,的确如此,他还真没听说过天底下有还阳丹治不了的伤病。

  

  见苏管家没回自己的话,江河再次说了句,“苏管家,你可听到我的劝告了?”

  

  “苏家之事,便不劳烦小兄弟操心了。”苏管家脸上露出一道看似和善,实则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虽然他话说得客气,却也差不多是完全没有把江河看在眼里。

  

  江河对苏管家的行为很是不悦,若不是他曾与苏妙音是“故交”,肯定会当场离去。

  

  陌生人的生死,与他何干?

  

  就算对方是当朝皇帝,只要他不想救,都不会多看一眼。

  

  丫环红薯上了马车,取出了毛巾为苏妙音擦去脸上的血迹,以及汗渍。

  

  大家则是耐着性子等孟远山回来,可是这一等,就过去了半个时辰。

  

  苏管家急得在原地来回踱步,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浑身都被汗水给淋透了。

  

  “啊!”

  

  这个时候,马车内的红薯突然惊叫一声。

  

  苏管家心中一惊,飞步来到马车前,连忙问道:“怎么了?”

  

  “小姐又吐血了,这该怎么办呀!”

  

  红薯指着苏妙音新吐出来的一滩浓血,急得都流出了眼泪。

  

  苏管家一看之下,心中惊得不行。

  

  苏妙音眉睫颤抖的频率越来越厉害了,显然此时的她比刚才更加煎熬了。

  

  李药师往车里一探,再看向江河,立即想起了刚才他对自己的出言不逊,忍不住讥笑道:“江家的废物,你不是说能治好她吗?你倒是治给我看看啊。”

  

  “我奉劝你嘴上留点德,别整天废物废物的叫我,否则别怪我现在就杀了你!”

  

  江河冷下脸,大步一踏,当即掐住了李药师的脖子,一把提将他了起来。

  

  “好快的速度!”

  

  李药师心中一惊,他本身就有醒魂境中期的修为,可是刚才他竟没有捕捉到江河的动作。

  

  平日里他听城上的人叫江河废物,听都听习惯了,却没想到他能有这样的身手!

  

  “如果将他的手换成兵器的话……”

  

  李药师想想都觉得后怕,这一刻他这才恍然大悟,面色为之一变。

  

  虽然江河被称为废物没错,但他这个废物对自己来说,还是很强大的!

  

  更别提江家是扶风城的三大家族之一,若是江河真要杀他,他还真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是属于没有人报仇的那种。

  

  一滴冷汗从李药师的额头流了下来,他艰难的说道:“我,我知道了。”

  

  江河漠然将李药师摔在地上,冷喝道:“滚!”

  

  “是,是,我马上滚。”

  

  李药师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药箱,屁滚尿流的逃离了此地。

  

  见到这一幕,苏管家的视线重新落到了江河身上。

  

  李药师的行为倒是提醒了他,兴许可以让眼前的少年再试一试。

  

  孟远山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苏管家还真担心他是在骗自己的,毕竟还阳丹可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还有一种可能,便是他取还阳丹的时候出了什么变故,现在还得另寻良策啊!

  

  他皱眉来到江河的面前,一脸严肃的问道:“你刚才说你能治我家小姐的病,可是真话?”

  

  江河偏过头,不咸不淡的道:“现在你们小姐的病情都加重了,如果说刚才有七成把握的话,那现在五成都不到了。”

  

  “七成?”苏管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顿时怒道:“你怎么不早说!”

  

  “我有机会说吗?”

  

  江河漠然开口道:“他们一个个都自以为是抢了我的话茬,而你更是自视清高的去相信他们。”

  

  “你刚才不是还让我不要理你们家的事吗,现在怎么不再拖上一拖,看看你家小姐最后落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苏管家哑然张了张嘴,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然而后悔也来不及了。

  

  “刚才是苏某不对,还请小兄弟宽宏大量,饶恕我的冒昧。”

  

  他忙抱拳朝江河鞠了一躬,又从纳戒当中取出了一个大大的金元宝递到江河面前。

  

  “区区五十两黄金,还请小兄弟能不计前嫌,为我家小姐看看病。”

  

  周围的人看到这金元宝眼睛都发亮了起来,他们之中不少人都没见过金元宝。

  

  一般的人家十年才能赚到一两黄金,而且是边赚边花,根本存不到多少。

  

  这成色十足的五十两黄金,可就相当于普通人家至少五代人世世代代的收入了!

  

  就算是场上的武者,看到这五十两黄金都不禁有点羡慕。

  

  若是想要赚到这五十两黄金,他们之中厉害一点的要奋斗几十年,差劲点的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我像是缺这点小钱的人么?”江河看都不看那十两黄金。

  

  什么?

  

  周围的人大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江河居然不要!

  

  这可是五十两黄金啊,有了这五十两黄金,他们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啊!

  

  你不要,我们要啊!

  

  不少人看得心痒痒,巴不得跑过去为江河接过这五十两黄金。

  

  苏管家微微一愣,继而将五十两黄金收回了纳戒中,“小兄弟果然是豪爽人,是苏某冒昧了。”

  

  大家看得摇头不已,这被收回去的黄金他想要再要,可就难了。

  

  一个更大个的金元宝,被苏管家从纳戒当中取出来,递给江河,“小兄弟,这是一百两黄金,还望你能原谅我的过失,为我家小姐看病。”

  

  围观的人看到这个的金元宝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就算是场上的武者也极少有人见到一百两的金元宝!

  

  有了这个金元宝,那就真是一辈子都能随意挥霍度日,彻底衣食无忧了!

  

  如果省一点的花,那他家八辈子也都能衣食无忧!

  

  “收回去吧,我并不是想要更多,你的道歉我接受就是了。”江河看都不看苏管家手中的百两黄金。

  

  周围的人看得都快吐血了,这一百两黄金江河居然也不要!

  

  “你不要给我啊!”

  

  场上有一个人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

  

  “你当我是傻子啊?”

  

  苏管家一把将那块沉甸甸的金元宝收回了纳戒中。

  

  大家立即哄堂大笑起来,皆看向那名发话的人。

  

  那人被大家一看,羞得拔腿就跑,他心中真是后悔极了。

  

  太丢人了,实在是太丢人了,居然没忍住就说了出来!

  

  这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

  

  苏管家一脸疑惑的盯着江河,企图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

  

  不图回报的人,他还真没见过,他就不信他不是那种想要更多的人。

  

  “莫非,你想要与我们苏家结交?”

  

  “你想太多了,别什么事都刨根问底。”

  

  江河漠然瞥了苏管家一眼,“让那个丫环下来吧,再拖下去你家小姐的病情又该加重了。”

  

  苏管家忙出声命令丫环红薯下马车。

  

  红薯下车之时还不满的对江河警告道:“你只准把脉,不准轻薄我家小姐!”

  

  江河翻了个白眼道:“这病该怎么看我就怎么看,要不你来帮你家小姐看病?”

  

  “我……”

  

  红薯一时语塞,可她不懂医道,只能愤然“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江河摇摇头,上了马车,开始为苏妙音把起了脉。

  

  这脉一把,江河就深深皱起了眉头。

  

  刚才他说连五成把握都不到只是随口说的,没想到现在竟然成真了。

  

  苏妙音体内的气血沸腾得更加厉害了,就像是经脉随时都可能爆裂一般。

  

  只是她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难道是……毒?

  

  江河将苏妙音扶坐了起来,随后提起了她后背的衣襟。

  

  红薯看到江河的动作后,忍不住喝道:“住手,你在干什么!”

  

  “闭嘴!”

  

  江河朝红薯厉目一瞪,随后将马车的布帘拉了下来。

  

  红薯急得扯起了苏管家的袖子,“管家,你看他不是在瞧病,他是在轻薄小姐呢!”

  

  “看他的样子颇懂些医药之道,你别闹了,安心等他的结果吧。”苏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说话了。

  

  “可是,可是他都把布帘给拉起来了!”红薯依旧不依不饶。

  

  “那还不是因为你,护主心切了!”

  

  苏管家不由得摇头一笑,“再者说了,这世上哪有人会有轻薄重病之人的嗜好?你就给我消停片刻吧。”

  

  “哼!”

  

  红薯不满的鼓起了嘴,哼了一声,却也不再说话了。

  

  “我回来了,还阳丹到了!”

  

  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了孟远山的声音。

  

  随即,他骑着雄狮战魂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仅是片刻功夫,他就来到了马车旁。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