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十二章 生死之赌

第十二章 生死之赌

2144 2017-04-27 09:58:26

“话说回来,住在东十四街的周巧言,空有一副俊朗相貌,却不务正业,整日游手好闲,不见妻子,却有一个俊俏的儿子。”

  

  “此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收入,每天还能大手大脚的花钱,挥金如土,醉生梦死。”

  

  “这一切,因为他是江子建在外头的男人,江子建好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还有,他身边那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不是他儿子,而是江子建给自己买来的娈童!”

  

  “族长你可以想办法去查证这些信息,如此一来,便会知道我没撒谎了。”

  

  上一世,江河从江立口中得知了自己被他下毒的事后,就套了他的话,随后,就查到了江子建头上。

  

  当时江河只是稍微显露一下实力,江子建就心惊胆颤的将事情的原委给说出来了。

  

  “原来如此,我说那个周巧言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原来是江子建给的!”

  

  “怪不得族里近几年,咱们江家的年轻人跟他们方家,孟家争夺城池话语权总是垫底,原来是江子建搞的鬼!”

  

  “是啊,这个家伙实在太坏了,不仅坏,还变态,居然喜欢男人!”

  

  “你还真别说,我早就觉得这家伙,看老子的眼神不对了,现在想想我都后怕!”

  

  “可不是嘛,他不仅喜欢男人,还好娈童,你说江立和他是不是?”

  

  “哎呦呦,行了,别说了,再说我也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

  

  一时间,无人不惊。

  

  不少人已经开始相信了江河的话,看向江子建的目光,也变得鄙夷、愤怒。

  

  “我冤枉啊,这个黄口小儿明明就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此子居心叵测啊!”

  

  江子建苦着脸仰天哀嚎道:“他一定是收了孟家人的好处,想要来祸害江家啊!”

  

  “这个嘛……”

  

  江震远看他的模样不像说谎,一时之间也变得为难了起来,但这么大的事,他又觉得江河不可能乱说。

  

  稍一思索,江震远便大喊道:“江万成护法何在?”

  

  “在!”江万成跃到了台上。

  

  “你去东十四街,把周巧言和那个少年,带来问话!”

  

  “是!”江万成抱了抱拳,旋即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残影,几个眨眼的功夫,没了踪影。

  

  江子建往着江万成离去的方向,心惊不已。

  

  他估计周巧言这个爱炫耀还没脑子的死鬼,很快就会将自己给他钱的事供出来。

  

  到时候家族查出了钱的来源,恐怕他就得面临族规的可怕惩罚了。

  

  族中叛徒,腰斩于市!

  

  “反正死路一条,倒不如搏一把!”

  

  江子建眸光一寒,悄然从腰间摸出了一柄匕首。

  

  “谁都不许动,再动,我就杀了她!”手臂一晃,他以极快的速度将匕首架在身旁的一名妇人脖子上,满目狰狞。

  

  “江子建,你在做什么?”江震远须发怒张,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哼,当然是自保了,快去给我找匹好马,只要我安全离开了扶风城,自然会放她回来!”江子建冷哼道。

  

  江子建身旁人发现他挟持了人质后,赶忙向后退去,生怕惹祸上身。

  

  江河冷眼盯着江子建,心中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为怕危及人质,江河暗自运功,悄然凝聚了一缕凌厉气劲。

  

  “江子建,你当真是受了孟家人指使?”江震远咬牙切齿,双眸满是寒光。

  

  “哈哈,是又如何,不是又能如何?”

  

江子建不屑的“呸”了一声,一脸阴寒的道:“与其被你们这帮蠢货拿住把柄,施以酷刑,老子宁愿搏一把!”

“快去备好马给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他整个人一扫之前伪装出来的温和气质,如同一条伺机待发的毒蛇。

  

  “子建啊,你可不能这样啊,咱们邻居一场,我平时可没少给你们家送饭吃,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那被江子建挟持住的王妈傻了。

  

“臭娘们,给我闭嘴,再叫老子杀了你!”

江子建忍不住咆哮道,状若疯魔,“老子我有的是钱,谁特码稀罕你那点猪食,再多说一句话,老子宰了你!”

  

  “怎……怎么会这样?”江立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父亲。

  

  他没想到父亲真的是受了孟家人指使,才会让自己去给族里的年轻人下毒。

  

  江子建以前一直跟他说这是为了他好,他信了。

  

  他更没想到的是,江子建居然会喜欢男人,而且还买了娈童!

  

  但不管如何,他终究是自己的父亲啊。

  

江立双膝一弯,向江震远跪了下来,“族长,我求你放过我爹让他走吧!”

“将来我一定会弥补过错,将家族的损失挽救回来,求求你了!”

  

  江震远看到年仅十五的江立跪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也心软了起来。

  

  只是江子建犯的可是大罪,他又怎么可能说放就放。

  

  “江子建,你儿子都知道悔改了,你还不快把匕首放下。”

  

  “只要你知错悔改,本族长不会腰斩刑罚,只让你在养心室内思过十年。”

  

  江震远将目光投到江子建身上,放声道。

  

  “关我十年,那还不如杀了我,老子宁愿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江子建一脸的狰狞笑意,“我再说最后一次,等下你们要是不把好马找来,我就杀了她,快给老子去啊!”

  

  下一刻,一道黑影在江子建面前闪过。

  

  紧接着,他握着匕首的手,直接掉落到了地上,鲜血狂喷。

  

  江河出现在王妈身旁,一把将她拉走。

  

  “你……”江子建惊诧的看向江河,一阵剧痛感从他的手臂传来。

  

  低头一看,立即痛苦的哀嚎起来。

  

  “啊,我的……”

  

  声音戛然而止,他的喉咙已经喷出了一道血箭,触目惊心。

  

  江子建手捂喉咙,直挺挺的栽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这种人,没必要跟他废话,族长你太过于仁慈了。”江河漠然瞥了一眼江子建的尸体。

  

  “我这也是没办法,我要是出手的话,万一他发疯,那王妈就没命了。”

  

  江震远没想到江河的身手会如此之快,重重松了一口气。

  

  “爹!”

  

  江立慌忙奔下了试魂台,趴到江子建的尸体前,一看之下,才发现他已经没救了。

  

  “爹,你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啊!!”江立悲愤得仰天长啸,青筋暴起,涕泪横流。

  

  “唉,他也是个可怜人呐……”

  江河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的恨意也消了不少,毒是江子建指使他下的,江立的罪过,并不算多。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