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五十三章 我想活着

第五十三章 我想活着

3068 2017-11-13 11:39:38

“哎呀,免礼免礼,你要和地面比脏,也不能这么比不是?”蒙面人十分热情的伸手去扶她,诡异的是,他的双手竟然穿过了她的防护罩!

  

  一听到他的话,方如雪不干了,硬是死死趴在地上,可最后却还是被扶了起来。

  

  “可恶,你欺人太甚!”韩老看自己的徒弟居然像被耍猴子一样玩,一张老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白,却又无可奈何。

  

  江河看到蒙面人居然有这么诡异的能力,心中也是诧异得很,不过既然这个人是站在江家这边的,他倒也没那么心怵。

  

  “哎呀,你看看,你这里脏了。”蒙面人十分热情的伸手拍去了方如雪胸前的灰色痕迹。

  

  方如雪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惨白,她气得咬牙切齿,硬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话,“你不要太过分了!”

  

  韩老也因为蒙面人的这个动作变得暴怒如雷,“士可杀不可辱,是条汉子你就给我们来个痛快的!”

  

  “抱歉,我可能不是汉子呢。”

  

  蒙面人“桀桀”的怪笑了几声,而后目光玩味的盯着方如雪,“在死与被我羞辱之间,你选哪一个?”

  

  “我选你大爷!”

  

  方如雪暴喝了一声,一朵巨大的荆棘花已然从蒙面人脚下破土而出,然而,它上头利如钢铁獠牙的一片片花瓣,却是纹丝不动,它一点也没有咬合的意思。

  

  蒙面人的目光猝然变冷,他猛然伸手掐住了方如雪的脖子,轻易将她凌空提了起来,“说,在死与被我羞辱之间,你选哪一个?”

  

  方如雪原本还一脸倔强的不想作答,可当接触到蒙面人那满是杀意的眼神后,一股莫名的恐惧感立即侵蚀了她的心灵,她艰难的说道:“我……我选择……活着。”

  

  蒙面人继续冰冷的问道:“活着的意思,是不是愿意被我羞辱?”

  

  方如雪默默不语,大户人家的女子向来守清誉,她也一向如此。

  

  如今面对蒙面人犀利的问题,再加之他的威胁,她扪心自问,竟然发现自己愿意用清白之身换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这个答案来自她的灵魂深处,可却又有不合人伦,这是她极度不愿意承认的!

  

  “我在等着你的答案呢!”

  

  蒙面人猛然加剧了手上的力道,方如雪顽强抵抗到即将窒息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艰难的点头,“是。”

  

  蒙面人松开了手,得意的大笑了起来,“韩老,你不是说士可杀不可辱么?这可是你亲手教出来的徒弟啊!”

  

  方如雪面如死灰的跪趴在地上,浑身开始阵阵发颤起来。

  

  韩老愕然的看向方如雪,完全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在敌人的威逼下说出那样的话!

  

  教出这样的徒弟,这让他的老脸往哪搁,她可是堂堂方家的第一天才啊!

  

  “方如雪,你太让为师失望了!”

  

  方如雪红了眼哐,不甘心的大喊道:“师父,我是被逼的,我不想死啊!”

  

  韩老怒道:“孽徒,难道你以为屈服于他,他就能饶了你?”

  

  蒙面人斩钉截铁道:“当然能,我行走天下,从来不失信于别人!”

  

  江河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本他还以为蒙面人玩够了就会杀了她,可现在看来他并没有那个意思。

  

  蒙面人察觉到江河的神态后,立即不满道:“你还不乐意起来了,难道你想让我失信于人?”

  

  江河淡然应道:“我想我的,你做你的,两不相干。”

  

  “竟然跟我说这种话,刚才你可是拿了我两个纳戒啊,真是个白眼狼。”蒙面人的眼中不满之意更浓了,还有救他们命的事,她并不想说出来。

  

  “你送我东西那是你的意愿,如果你觉得光凭这两枚戒指就能收买我的话,那这两个戒指你拿回去吧。”江河伸出手掌呈在蒙面人面前,韩老师徒的两枚纳戒就在他手中。

  

  因为就算蒙面人没来,他还有最强的一击没用出来,那就是使用来自斩天剑之上的力量。

  

  这最强的一击,绝对能轻易杀掉方如雪跟韩老!

  

  不过这一击使用过后,斩天剑会立即作废。

  

  除非找回它的残魂才能继续使用,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江河是不会用出来的。

  

  蒙面人诧异的看着江河,眼中却忍不住流露赞赏之色!

  

  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可那说的是不懂拒绝的人。

  

  一个不懂得拒绝的人,不管做什么,总会受到别人的牵制,甚至会轻易被人呼来唤去,这种人是很难成长的!

  

  显然,江河不是那种人!

  

  “我送出的东西,从不收回。”

  

  蒙面人眯起眼睛,似乎在笑,“不过现在这里是我的主场,我说了算!”

  

  “好了,现在到你了。”蒙面人的眼睛落到了韩老身上。

  

  韩老立即愤怒咆哮道:“你休想羞辱我!我才不怕死!你直接杀了我吧!”

  

  蒙面人嘿嘿的怪笑了几声,“放心,我是不会杀了你,我要慢慢折磨你!”

  

  随着他的话语一落,韩老身上的皮肉就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块,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般。

  

  “啊!”

  

  一声惨叫响起,韩老身上的皮肉又少了一块!

  

  “混蛋!”

  

  韩老再次惨叫了一声,而后他身上的皮肉又少了一块!

  

  惨叫声不停响起,韩老身上的皮肉也一块一块的消失不见了,就连他伤口上流出来的血也都消失不见!

  

  韩老叫到喉咙都哑了,他低头一看,看到自己胸膛露出来的渗人白骨后,立即吓得脸色发白。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怕死的他,现在却开始恐惧起来了!

  

  直到他身上的血肉少了大半,蒙面人才怪笑道:“你不是不怕死的吗?现在怎么害怕了?”

  

  “哎呀呀,既然你不让我羞辱,那我也不勉强你,你自杀吧。”

  

  江河看到这差点笑出了声,让他以这副惨状自杀,又何尝不是一种羞辱?

  

  江唯则是十分心怵的盯着蒙面人,心中只觉得他很残忍,不过她也在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这个人站在江家这一边。

  

  “你妄想!”韩老伸手指着蒙面人,气得浑身发颤,竟是被气得喷出了一口血!

  

  可怜的他本来就失血过多了。

  

  想到自己堂堂玄魂境六层的高手然会被人羞辱成这样,他气得想把江家人都宰了!

  

  他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怒吼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们方家之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方家之人很了不起?”

  

  蒙面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忽然就昂首大笑了起来,笑完他才重新将目光投到韩老身上,“好,你们走吧,我等着你们方家的人来报复!”

  

  “此话当真?”韩老露出一脸不敢置信之色。

  

  蒙面人:“我从不食言。”

  

  方如雪一脸惨白的来到韩老身旁,“师父,走不走?”

  

  “走!”

  

  于是,在方如雪的搀扶下,韩老很是狼狈的走出了江河的家门。

  

  江唯看到这却是很不满的嘟起了嘴,她凑到江河耳旁,细声说道:“哥哥,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嘴上说着是我们江家的人,却把他们放走了。”

  

  “咳咳,我听到了,建议你下回说别人坏话的时候,要选择那个人不在场的地方说。”蒙面人眯起了眼,似乎在笑,语气中也全无责怪江唯的意思。

  

  顿了顿,蒙面人将目光投向江河,“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用意。”

  

  江河微微皱起眉头,也想不出他的用意是什么。

  

  蒙面人挥了挥手,一枚黑色的小球出现在她的头顶,就那么飘在空中。

  

  “记忆宝珠!”

  

  江唯跟江河齐齐惊呼出了声。

  

  这可是价值不菲的特殊物品,它将四周场景的画面记忆下来,被它记忆住的画面只要导入影像玉璧当中,就能被播放出来!

  

  江唯诧异道:“难道你记录下了刚才的画面?”

  

  蒙面人得意的怪笑起来,“那是自然,我要狠狠的羞辱方家!”

  

  江唯的脸色变了变,“可是那样的话,你会激怒方家之人的。”

  

  “我就是要彻底激怒方家的人,羞辱他们两个,远比杀了他们更让我痛快!”

  

  江唯心中开始为江家深深的担心起来,如果蒙面人真的彻底激怒了方家人,那他们只会报复江家!

  

  更为重要的是,这个蒙面人来历不明,到时候如果方家的人来报复,他跑了怎么办?难道江家帮他背锅?

  

  想到着,江唯深深皱起了眉头,“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帮你们!”

  

  “明天整个扶风城的人都会知道方家之人被江家羞辱了!后会有期!”

  

  蒙面人抓起记忆宝珠,纵身一跃,旋即整个人就忽然消失在半空中!

  

  江唯转头看向江河,一脸担忧的说道:“哥哥,他这是想要害江家么?”

  

  “不,他是在帮江家。”

  

  江河一脸认真的盯着半空中他消失的位置,“看来这次我们所有的敌人都会被他镇住了。”

  

  江唯诧异道:“为什么会被他镇住?”

  

  “大多数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咱江家忽然变得这么强硬起来,敢让整个扶风城的人都知道方家之人被我们羞辱了,你说敌人会怎么想?”

  

  江唯的双眸亮了起来,“他们会以为江家不怕他们!”

  

  “聪明。”江河嘴角勾起一抹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