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二十章 我不是杀人狂魔

第二十章 我不是杀人狂魔

2192 2017-04-28 23:03:34

“哈哈哈,如此甚好!”

  

  江河的一双深邃黑瞳亮了起来,一道劲气从他的指尖穿出,他立即将血滴在斩天剑之上。

  

  斩天剑认了江河为主,再次发出一声剑鸣。

  

  “那两个人归你了!”江河扫了眼地上的两具尸体。

  

  随着江河的话语一落,腥红战魂飘出了斩天剑,当即没入了王长恭体内。

  

  几个眨眼的时间,它已经吞噬了王长恭的战魂,出来的时候又变大了一分。

  

  斩天剑战魂飞到了两具尸体之上,几道逆天而上的鲜血自林东和王长恭的伤口飞出,尽数被它吞噬。

  

  很快,腥红战魂已经吸收完了他们的精血,忽然变得红光大盛。

  

  江河被红光闪得睁不开眼睛,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腥红战魂已经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剑柄。

  

  它的外观,竟是与斩天剑的剑柄一模一样,战魂成型了!

  

  江河的修为此刻也达到了醒魂境后期。

  

  就在这时,铁匠铺的内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一道小缝。

  

  “啊,怎么会这样!”

  

  墨武透过门缝,看到了外头的画面,吓得脸色铁青。

  

  江河转头看向墨武喝道:“别关门!”

  

  墨武脸色剧变,身子一哆嗦,“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门内,传来了他害怕的声音。

  

  “我不关门,难道还等着你来杀我,上赶着送人头?”

  

  “我又不是杀人狂魔,你怕什么,斩天剑早就已经被我控制住了。”江河一阵无语。

  

  门那头沉默了半晌,随即才发出声音道:“此话当真?”

  

  “若是有假,你觉得现在你还能活着吗?”江河有些好笑的道。

  

  说话间,斩天剑化为一道红芒没入了江河的体内,

  

  “似乎,你说的也对……”

  

  墨武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于是重新打开了门。

  

  他探头往外张望了几下,“斩天剑呢?刚才不是在你手上吗?”

  

  “被我收入纳戒了。”江河扬了扬手中的纳戒。

  

  “没想到你居然能控制斩天剑,真是太让我吃惊了,你……难道终于觉醒战魂了?”墨武松了一口气,打开了门,眼睛中写满了惊讶。

  

  江河淡淡一笑,指了指悬在空中的斩天剑战魂,念头一动,斩天剑战魂被江河收回了体内。

  

  “这件事情,还请保密,别让其他人知道。”

  

  “明白,我不会外传的,斩天剑被你控制了也好,这种邪门的东西我早就想将它扔掉了,怕它会在外头祸害人,我墨家才无奈留着它。”

  

  墨武说完话,转头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体,不禁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要是城里的首富林远桥知道自家儿子死在铁匠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王长恭可是青狼佣兵团的人,现在死在这里,佣兵团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他苦笑着道:“江少爷,看来我得马上搬家了。”

  

  “不用。”江河大袖一挥,那两具尸体已经被他收入了手中的普通纳戒之中。

  

  纳戒中没有空气,若是有活物在里面活动,整个空间就会崩裂。

  

  届时,所有的物品也都会自动被放出来,可是死物却丝毫不碍事。

  

  “你清洗一下血迹,再对林家来问的人说林东买了剑后就跟王长恭离去了就行了。”江河掏出了一张面值三十两的银票递给墨武。

  

  “好!”

  

  墨武接过银票后立即眉开眼笑。

  

  三十两他最少得花大半年的时间才能赚到,可是笑完他又愁起了脸。

  

  “我怕到时候林家追查起来,会找店铺外头看到的路人追问啊。”

  

  “无妨,我主要是想将这件事拖一拖,到时候如果瞒不住了,你直接将所有的事情推到我身上就行了。”

  

  江河大步走出了铁匠铺,到门口时,回头说了一声,“你跟林家的人说是受我威胁也无妨,江山不改,流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在江河看来,一个小小的林家,最多不过就是花些钱财,请人来杀他罢了。

  

  等到事情瞒不住了,他的修为早已突飞猛进,自然不会惧怕林家的雇佣的那些杀手。

  

  想到纳戒上的两具尸体,江河就有点兴奋。

  

  因为林东跟王长恭手上都戴有一品的纳戒,这里面指不定有什么好东西,即便再不济,钱应该是不会少的。

  

  将神念往自己手上的纳戒上一探,江河笑了,在林东的身上,竟然有五百多两的银票,还有不少的金票,简直赚大发了。

  

  这回他可以买不少好东西回家逗自家小妹开心了。

  

  “先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到时候让小唯吃个饱。”将银票放入了怀中,江河走到了朱雀大街上。

  

  朱雀大街不仅是扶风城的主要坊市所在,同时也是通达两个城门口的主干道。

  

  长街之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自是热闹非凡。

  

  “让开,都给我让开!”

  

  突然间,一名骑着快马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的在朱雀大街上飞驰。

  

  手中的长鞭不住的往路上身上抽去,踩烂了不少地摊上的东西。

  

  街上的人无不飞快避让,但却有一个人没有避让。

  

  此人,便是江河。

  

  “滚开!”

  

  那名中年男子向走在路中间的江河急速冲来。

  

  江河眉头一皱,扶风城的明文规定,便是不能在城内乘马飞驰。

  

  为的就是怕伤到了行人,或是损坏摊主的物品,造成众人不必要的损失。

  

  眼前这人分明是在破坏规矩,而且态度极致嚣张!

  

  江河从纳戒中取出来长剑,腾空而起,朝着骑马的中年男子一剑挥出。

  

  中年男子哪里料得到会有人向自己出手,心中一惊,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手中的长鞭一抖,毫不示弱的抽向了江河挥出的剑。

  

  江河身形诡异一扭,上前一步,直接拉住了那快马的缰绳。

  

“唏律律!”

那马嘶鸣了一声,扬起了一双前腿,高高人立起来。

  

  中年男子此时的思绪都集中在与江河交手之上,根本想不到他的目标是拉缰绳。

  

  一个没反应过来,立马被甩下了马背,重重摔倒在地。

  

  “扶风城的街道,不许骑快马,限你一个时辰内将赔完被你损坏的摊物,还有,向被你抽伤的人赔礼道歉。”江河潇洒落地,一剑抵在中年人的脖子上。

  

  此刻即便被长剑架在了脖子上,中年男子还是毫不畏惧的站了起来,“小兄弟,事出紧急,我也不是有意而为。”

  

  就在这时,江河身后忽然传来了紧密的马蹄声。

  

  他转头一看,一辆飞驰的马车从远方急速冲来,马车危险万分的在江河面前停了下来。

  

  车厢上挂着一个旌旗,上书一个苍遒有力的大字“苏”。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