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二十四章 医者父母心

第二十四章 医者父母心

3142 2017-05-02 10:02:25

见到孟远山,苏管家急忙迎了上去,“哎呀,你怎么才来?”

  

“刚才我父亲在修炼,我等了好久,又求了好久才从他手上得到这还阳丹,我也不容易啊!”

孟远山落到了地上,收起雄狮战魂,而后从纳戒当中取出了一个紫檀木盒。

  

  紫檀木盒被缓缓打开,一股扑鼻的浓香瞬时飘散了出来。

  

  金灿灿的还阳丹,当即落入了苏管家的眼帘。

  

  “是了,真的是还阳丹!”

  

  苏管家的眼睛发亮了起来,他接过孟远山手上的还阳丹,立即飞步到马车前掀开了布帘。

  

  “这位小兄弟,还阳丹……”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置信的盯着江河。

  

  因为此时的江河,竟然已经将苏妙音的外衣给褪去了。

  

  就见她显露出一抹雪白的香肩,露着平坦纤瘦的小腹,上身俨然只剩一件抹胸。

  

  苏管家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真有喜好轻薄重病之人的家伙!

  

  他更没想到这个人会冒充药师骗得自己的信任!

  

  这种人,最罪该万死!

  

  “找死!”

  

  苏管家大手一伸,猛然将江河拽下了下来。

  

  江河触不及防之下,被拽了下来,身形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我就知道,他就是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怕苏妙音的身子被人看到,红薯忙上了马车,而后快速将布帘拉好。

  

  “江家的废物!你竟敢玷污苏家千金!”孟远山从纳戒取出一柄单手大刀,直接对准了江河。

  

  “现在我就杀了你!”

  

  “我解她外衣是为了确诊,她的症状是中毒,不是生病!”江河站了起来,微微皱眉,他好心好意想要救苏妙音,可这些愚蠢的人总是自以为是。

  

  “谁人听你在这里胡扯,让我先把你砍死,替苏小姐报仇!”

  

  孟远山飞步上前,猛然一刀砍向江河。

  

  “慢着,先别动他!”

  

  苏管家及时拉住了孟远山后背的衣领,继而朝江河问道:“我问你,我家小姐中了什么毒?”

  

  “噗!”

  

  马车内忽然传出一声喷血声。

  

  “小姐!”

  

  苏管家脸色猝然剧变,他飞步到马车前拉开了布帘。

  

  马车内,红薯已经为苏妙音穿上了外衣,却也被她喷了一身的鲜血。

  

  “红薯,扶好小姐,我现在就给她吃还阳丹!”苏管家也上了马车,红薯很听话的将苏妙音给扶好了。

  

  “这病不能用还阳丹治!”

  

  江河听了,当即发声阻止道。

  

  “哼,真是可笑!”

  

  孟远山冷笑了一声,不屑道:“还阳丹可以起死回生,区区一点毒难道还会治不了?更别说谁知道那毒是不是你自己编造出来的?”

  

  苏管家转头看了江河一眼,也实在是难以相信他的话。

  

  因为商队的药师早已将中毒因素给排除了,眼前小兄弟的医术恐怕连那位药师十分之一都不如。

  

  “你也不过如此,枉老夫如此相信你!”

  

  苏管家不以为然的回过身,而后掐开了苏妙音的嘴巴,将还阳丹送入了她的口中。

  

  “绝对不能用,否则你们小姐的经脉会当即爆裂!”

  

  苏管家心中一惊,忙拉下了苏妙音的下巴,幸好还阳丹还没进入她的喉咙。

  

  孟远山斩钉截铁道:“江家废物,到了现在你还硬胡说不成?还阳丹包治百病,包除百毒,世人皆知!”

  

  苏管家此时内心也是七上八下,摸不准情况。

  

  他当年跑商路过太行山脉的时候,的确见过垂死的武者服用了还阳丹后,那致命伤口立即就愈合了,很快那人也变得生龙活虎。

  

  “不能听那个黄口小儿的话,还是经验最为可靠!”

  

  咬咬牙,苏管家将苏妙音的嘴巴给合上了,与其相信江河,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

  

  还阳丹滑入了苏妙音的喉咙后,苏管家立即从体内传出了些真元到她喉咙的位置。

  

  还阳丹一遇真元,就如同冰遇到了火,顿时化为金色流水滑入了苏妙音的腹中。

  

  江河无奈一叹,为了救昔日的“故人”,他真的是尽力了。

  

  可惜,如今还阳丹一入她的腹部,江河再想救她,别说五成把握不到,恐怕就连一成都难了。

  

  孟远山凑到马车跟前,将脑袋往里凑,巴不得苏妙音立即好起来。

  

  几息的时间过去了,苏妙音的眉睫不再抖动。

  

  苏管家伸手往她的脉搏一探,察觉到脉搏稳定下来了,他一直悬着的心总算彻底放了下来。

  

  他那张满是担忧的脸上,终于松懈了下来,淡笑道:“还阳丹果真有效,小姐很快就能痊愈了。”

  

  “太好了,小姐终于得救了。”丫环红薯喜极而泣,随即又破涕为笑。

  

  “未必,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而已,现在你们能看到还阳丹起作用是没错。”

  

  江河无奈摇头,继续道:“她体内的是炎阳之毒,而还阳丹又是极阳的丹药,你们见过两团火碰在一起会熄灭的画面吗?”

  

  感觉江河的话在理,苏管家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道:“你怎么不早……”

  

  “早说?我不止说过一次先别用还阳丹了!”

  

  江河继续摇着头,转身大步离去,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世间之事本就如同星辰的陨落和新生,自有它的规律循环,我又何必执着于过往的交情。”

  

  到了现在,江河终于明白苏妙音未来为何会流落成为清倌人了。

  

  除却苏家覆灭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这颗还阳丹!

  

  他刚才把脉的时候,分明就探出了苏妙音体内的真元浑厚。

  

  显然,她本身就是一个修为不低的武者。

  

  可这还阳丹如今碰到了她体内的极阳之息,除却会爆掉她的经脉之外,恐怕就连她的战魂都难逃厄运了。

  

  既然事情往无法改变的轨迹走了,那她后来也应该会被救活过来。

  

  因此,江河也觉得自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站住!”

  

  孟远山一刀横在江河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冷然道:“你满口胡说八道,还玷污了苏家的千金,休想这么逃了!”

  

  江河停下了脚步,看向孟远山,淡笑道:“想想你自己等一下该如何自保吧,这次你真的闯大祸了。”

  

  “胡扯,吃我一刀!”

  

  “啊!”

  

  孟远山的刀还没扬起来,马车内的红薯已经发出了一声惊恐尖叫。

  

  转头往马车上一看,孟远山也立即变得一脸惊恐,手中的刀也随即掉落到了地上。

  

  原本羞花闭月的苏妙音,此时身上正四处溅血,鲜血洒遍了整辆马车!

  

  他完全没想到,江河所说的话竟然会成真了!

  

  红薯被喷得满身是血,她虽然被吓哭了,但还是拼了命的张手往苏妙音身上裂开的地方按去,企图不让那些血喷出来。

  

  只可惜这种补救没多少效果,流的鲜血,它还是会流出来。

  

  苏管家吓得脸色都发青了,这一刻他真是悔到肠子都青了。

  

  他万万没想到江河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居然会有那么高明的医术,当真被他言中了!

  

  可笑的是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相信江河的话!

  

  现如今,却是酿出了他彻底措手不及的大祸!

  

  江河再次一叹,迈出了步伐。

  

  而孟远山,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了。

  

  如果苏妙音死了,恐怕他的命也保不住了。

  

  不但如此,若是苏家震怒起来,他真的是不敢往孟家覆灭的那个场景想。

  

  “不,你不能走!”

  

  苏管家看江河动身走了,急得飞身一扑,死死抱住了他的大腿。

  

  “小兄弟!你得救救我家小姐啊!我家小姐不能死啊!”

  

  江河继续迈着步伐,面色平静的道:“生死有命,你家小姐福大命大,不会死的,只是经过这一劫,她今后再也不是武者了。”

  

  “公子,求你救救我家小姐!”

  

  苏管家猛然拽住江河的大腿,旋即又爬到他面前拼命磕头。

  

  “若是你能救我家小姐,从此之后你就是我大哥,从此之后你就是苏家的大恩人!”

  

  “公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求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了!”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在所不辞!”

  

  “只要你能够救我家小姐,今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上刀山下火海,什么都能做的!”

  

  ……

  

  苏管家拼命的磕着头,磕得头破血流都浑然不觉。

  

  他现在是真的怕了。

  

  如果苏家的家主震怒起来,他也不敢说自己会不会被杀死。

  

  更重要的是,他是看着苏妙音从小长到大的长辈,内心也极不希望她因为自己的过失而殒命。

  

  “你起来。”

  

  江河看他也是真心知错了,伸手要去扶他起来。

  

  然而苏管家硬是不起来,态度坚决的道:“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宁愿磕死!”

  

  “我不是不答应你,而是我也无能为力。”江河摇了摇头,对自己的“故人”的命运颇为无奈。

  

  “不,就如你说的,医者父母心,我们小姐的病,你可不能不敢治,就算你治不好,我们也绝不会赖你!”苏管家慷慨激昂的道。

  

  “医者父母心……好吧,我答应你,尽力一试,你先起来。”江河答应了一声,就当为她帮帮忙吧,自己尽力而为便是。

  

  “多谢公子!”

  

  苏管家再次朝江河重重磕了一个响头,这才被扶了起来。

  

  一站起来,他就晕眩了一下,差点摔倒。

  

  他刚才真磕得太不要命了,额头流出来的血迹都流到下巴了,满脸血迹,早就没了刚才的华贵风度。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