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四十七章 夜袭

第四十七章 夜袭

3018 2017-05-08 10:54:56

现今江唯身上佩戴的已经是一品的高级护身玉符了,上头更是雕融了一品的高级防御阵。

  

  而且防御阵启动后还能关闭,不会再和上次那件一样,防御阵一开启就只能消耗掉能量。

  

  “嗯,小唯乖。”江河点点头,开始专心修炼起来。

  

  眼下他体内的战魂在他的操控下,正由剑柄一点点凝聚出腥红的剑身,十分缓慢。

  

  这个过程比铸造武器还麻烦,若是稍有不慎,就会再也无法挽回。

  

  要知道战魂一旦成型之后,就再也无法改变模样了。

  

  虽然他是在为战魂铸形,但这与醒魂境后期大不相同的是,后者是自动铸形的。

  

  而江河一旦将斩天剑战魂成功铸形,那他就能凭借强大的神念完美操控它离身进击。

  

  这也是他的第一个与自身战魂配套武技,一个没到玄魂境后期便觉醒的武技,一个不需要消耗真元的武技!

  

  时间飞逝,很快一个多时辰过去了,而江河的斩天剑战魂铸形也接近了尾声,已然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有埋伏!”

  

  外头传来一声大喊,紧接着又是密集的兵刃交锋声响起。

  

  “看招!”

  

  “喝,受死吧!”

  

  “砰!砰!砰!”

  

  ……

  

  绵延不绝的交手声,伴随着战魂的咆哮声,以及怒吼声从外头传来,让江唯不由自主再次变得紧张了起来。

  

  忽然,一根绿色的藤条,悄然在房间的一角生长了出来。

  

  江河的神念扫到房中有异常后,心中一凛,他还是出声道:“小唯,快来我身边!”

  

  话一出口,他猛然哆嗦了一下身子,差点将斩天剑战魂的剑锋给弄偏了。

  

  现在正是他突破最紧要关头,一说话自然就分了心,不过就算是将铸不成战魂,他也不希望江唯出事!

  

  江唯闻言浑身一震,赶紧飞身来到床旁。

  

  借着微弱的月光,她也看到了椅子周围出现了异物,“哥哥,你不是说突破的时候不能说话么?”

  

  “别说话了,马上憋气。”

  

  江河早已屏住了呼吸,他咬着牙说完话,艰难的继续为斩天剑战魂铸形。

  

  江唯闻言也不再赶紧憋住气,不再说话。

  

  那花正朝着他们,他们憋住了气后,它立即变得迷茫了起来,开始东张西望,就像在寻找着什么。

  

  在房间里游窜了一会儿后,它就枯萎了,而后消失不见。

  

  “可以呼吸了,只能小声说话。”

  

  江河此时早已汗流浃背,若不是他对斩天剑很了解,恐怕早就将战魂塑坏了,到时候运用起来可就大打折扣了。

  

  江唯早就憋得满脸通红了,听到江河的话她立即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就像重获了新生一般,她第一次感觉到呼吸是这么的重要。

  

  外头的打斗声依旧猛烈,不过却越打越远,后来传到房间里的声音已经微乎其微了。

  

  忽然,一道消瘦的身影落到了江家的外院之上。

  

  此人身上被一袭黑衣裹得严严实实,就连头部也用黑布裹了起来,只剩下一双明亮的眼睛。

  

  黑衣人手握利剑,一落地就缓缓朝江河所在的房间走来,十分小心翼翼。

  

  江河的神念扫到外头的来者后,面色一凛,他虽然猜到今晚会有人来报复,却没想到竟然有三波!

  

  此时外头的几名护法都在与第二波来的敌人交战,已然没有人保护他们兄妹了!

  

  “轰!”

  

  房门被黑衣人几道利剑砍破,轰然倒塌。

  

  ,“你是谁?”

  

  似水的月光自墨染苍穹倾泻而下,江唯一脸惊恐的看着那名黑衣人,惊呼道。

  

  江河咬咬牙,艰难的分神说道:“方如雪,是你!”

  

  刚才那看到那根绿藤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方如雪的武技,她的荆棘花战魂江河再熟悉不过了。

  

  原本他还以为方如雪应该与几名护法在战斗,却没想到她一直潜伏在周围!

  

  如今他们打远了,她自然也就现身了。

  

  “江河,你真是聪明,不过你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我的这般乔装,本来就是想留你妹妹一条活路,可如今她知道了我的身份,看来留不得她了!”

  

  方如雪冷笑了一声,摘掉了头套,江唯脸色一变,立即护在了江河身前。

  

  方如雪见状,这才察觉到江河似乎在修炼,明眸中浮现一抹激动,“本来听说你带人杀了江三泰,我还有点忌惮你会在房里设下埋伏,就在刚才也心有不安。”

  

  “我却是没有想到,原来你熄灯是因为在修炼,如此天赐良机,江河你今日必死无疑!”

  

  细看之下,方如雪更是兴奋得不行,此时的江河是在突破的紧要关头,不然哪里还会坐在床上。

  

  江河不再开口,猛然加速了丹田中战魂的铸形,此时斩天剑战魂已经铸就到剑尖之上了,很快就可以成形了!

  

  “方如雪,我哥哥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他?”江唯大喊道。

  

  “无冤无仇?可笑!”

  

  “他害我被李家悔婚的事迹早已传遍了扶风城的大街小巷,我今后连嫁人都难了,就连我家丹炉铺贩卖的丹炉都被他一扫而空!”

  

  “若是我不杀他,我枉为方家之人!”

  

  方如雪厉喝着飞身冲向江唯,杀气浓烈的一剑被她刺出,“你不让开,现在我就杀了你!”

  

  江唯毫不畏惧的冲向了她,“我偏不让!”

  

  方如雪眼看着江唯向自己冲来,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甚至还将战魂之力附在利剑之上,无情的朝她刺了过去。

  

  这一剑结结实实的刺在了她身上,但是所有的力量都被护身玉符上的防御阵给吸收了!

  

  无形的防御罩笼罩在江唯身上,刹那间便化作一个足有一人高的透明圆罩。

  

  方如雪身形一震,一下子就被防御罩给弹开了。

  

  她退了几步站稳了身子,愤然冷哼了一声,“哼,有防御罩又如何,我看你如何保护你哥哥!”

  

  话语一落,三根手指般粗细的荆棘条自江河的床下长出,上面还有一朵朵的花苞,似有含苞待放之意。

  

  “哥哥!”

  

  江唯转头一看,惊呼出了声,忙冲向江河。

  

  方如雪的荆棘花战魂她也有听说过,荆棘花堪称最可怕的花朵之意,它的汁液能轻易重伤战魂,甚至能重创人的灵魂!

  

  她年纪轻轻就能成为方家年轻一辈最强的人,靠的就是这个可怕的战魂!

  

  三跟碧绿色的藤条,眨眼的时间就长到了一人高,一朵朵的花苞长成了盛开的花朵。

  

  每一片花瓣都是鲜艳的红色,十分饱满,仿佛盛开的牡丹花一般。

  

  可它却比牡丹更加的鲜红、诡异。

  

  果然,这幅如诗般的画卷,维持不到片刻的时间,那些花瓣就忽然大涨,化为数十根长长的獠牙,一张一合间就像是凶兽的血盆大口。

  

  江唯此时已经冲到了三根荆棘条面前,真元附在双腿上,朝着它们的根部猛踩。

  

  三朵藤条被她踩得四处乱摆,那些食人花瓣忽然齐齐转向江唯,猛然朝她扑来。

  

  好在江唯身上有防御罩,不然还真让这些獠牙刺个正着,受到重创。

  

  “江河,去死吧!”

  

  方如雪趁着江唯思绪被转移的时候,立即飞身到江河面前,刺出了凌厉的一剑。

  

  就在这时,江河身上忽然红光大盛,斩天剑战魂铸形完成!

  

  他的修为完美突破到了玄魂境一层!

  

  那把腥红的斩天剑呼啸而出,直接迎向方如雪手中的剑锋。

  

  两剑相对,斩天剑战魂以摧枯拉朽之势破开了她的剑锋,猛烈向前!

  

  一阵阵金属对碰声响起,她手中的剑瞬间被破开,化为碎片掉落。

  

  方如雪心中一惊,慌忙弃剑侧身。

  

  斩天剑战魂在她的胸前呼啸而过,差一点就刺穿了她的心房!

  

  普通长剑被江河取出,他飞身而起,与三朵荆棘花激战了起来。

  

  三朵荆棘花的坚硬程度竟然不亚于百炼之钢,一时间金属的碰撞声响个不停。

  

  与此同时,斩天剑战魂已经掉了个头猛然劈向方如雪。

  

  方如雪哪里想得到江河竟然能分神对付她,一时之间震惊不已。

  

  “不好!”

  

  她惊骇之余,身形一纵,已然飞身躲过斩天剑的劈砍。

  

  待到斩天剑重新迎向她的时候,方如雪已然重新从纳戒当中取出了一柄利剑与其对抗。

  

  斩天剑再次轻易毁掉了她手中的剑,依旧疯狂的进击!

  

  苏妙音猛然飞退出了房间,斩天剑战魂在后面穷追不舍。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方如雪又惊又怒的咆哮起来,一根绿枝破土而出,瞬间长成一人高。

  

  与江河交战的三朵荆棘花在绿枝成长出来之时就立即枯萎,而后消失不见。

  

  绿枝就在这时长出了三根分枝,每条分枝上头都长出了一个人脸那么大的荆棘花。

  

  斩天剑战魂此时正追着方如雪,三朵荆棘花呼啸而出,拦住了它。

  

  斩天剑红光大盛,开始疯狂的与三朵荆棘花激战起来,金属的碰撞声绵延不绝的响起。

  

  “呼……”

  

  总算躲过了追击的方如雪暗暗松了一口气,眼看着那浑身腥红的剑魂与自己的战魂对战竟然能不落下风,惊骇若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