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四十四章 求求你了

第四十四章 求求你了

3037 2017-05-08 10:34:33

“你!”

  

  江三泰闷哼了一声,喉咙一甜,一口浓血已经从他嘴中溢出。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江河,心中只觉得他的动作太快了,快得他措手不及!

  

  丹田被废,江三泰体内的元气在顷刻间便泄露光了。

  

  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后,他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恐惧感,就恍如一个掉落悬崖的人。

  

  江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手掌微微一动,翻转了一下手中的剑。

  

  “啊!”

  

  江三泰惨叫了一声,浓血也伴着他的张口喷出了一些,还溅到了江河的脸上。

  

  他慌慌张张的伸手抓住了江河手中的剑,“求,求你别动了,痛!”

  

  “原来你也知道痛,那我问你,你偷袭我妹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妹妹如果被你刺中了,会不会痛?”

  

  江河的脸色慢慢变得冰冷了起来,随着他脸色的微变,他手中的剑也慢慢翻转起来。

  

  江三泰猛然用力抓紧了他手中的剑,饶是双手被割得血流满地,他都强忍住了疼痛,再也发出一道叫声。

  

  这一切,只因为他不想死!

  

  他也没想到自己出手偷袭会失败,可成王败寇,他认了!

  

  江三泰的脸上浮现出后悔之色,“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啊!”

  

  “知道错了是一件好事,人贵有自知之明。”

  

  江河止住了手中的动作,看向江三泰,“我再问你,你可知你错在哪里了?”

  

  “我……”

  

  江三泰怔怔看着江河,有点不明白他这个问题的目的。

  

  缓了缓,他还是回道:“我错在不该与你为敌。”

  

  “错了!”

  

  江河眉头一挑,猛然将长剑抽离了江三泰的身体,“杀子之仇,你报,那是本分。”

  

  “如果你能光明正大的向我挑战,我不但不会怪你,还会在心中敬你是条汉子。”

  

  “可是你却将你我之仇迁怒于我的家人,想要动我最重要的亲人,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话语一落,江河愤然一剑挥出。

  

  江三泰瞳孔一缩,刚想躲开,可他却不知道他看到的只是他手臂的残影。

  

  下一刻,就在他动了念头的时候,脑袋已经彻底跟身体分离了。

  

  刺眼的鲜血,如喷泉一般在江三泰的脖子上狂喷而出,溅了江河一身。

  

  “哥哥……”

  

  江唯听到声响了之后早就返回来了,只是看到江河跟江三泰交手,她不敢出声打扰他。

  

  如今江三泰被杀,她听到他那番话之后,整颗心都猛然颤动了一下,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无比温暖的暖流涌出。

  

  此时护身玉符防御罩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她小跑着来到江河身后,一把将他抱住,眼眶泛红,泪眼婆娑。

  

  “我,我就知道,哥哥一定会保护我的。”

  

  江河听了,咧嘴一笑,伸手就要拿开她的双手,“你呀,现在可别乱抱,我身上都是血,很脏的。”

  

  “不,哥哥才不脏。”江唯抱得更用力了,“小唯一点都不觉得哥哥脏的,谁脏哥哥都不脏!”

  

  “你这个傻丫头。”

  

  江河心中一暖,也握紧了她的手,“这次让你涉险没提前跟你说一声,是怕打草惊蛇。”

  

  “虽然我下局之前已经查探过你身上的护身玉符没有问题,也查探出江三泰不可能伤得了你,不过还是让你受惊了。”

  

  “这件事是我没有处理好,但哥哥向你保证,这种事不会有下次了。”

  

  江河前天在江震远家里商量事情的时候,就跟他设了这个局。

  

  先是调走盯着江三泰的那些人,派人暗中保护江唯,目的就是为了探一探江三泰。

  

  这个结果,也早已被他料过。

  

  “不,这种事情再来几次我都不怕,因为我知道哥哥都是为了我好!”江唯一脸坚强的回应了江河,她打从心底不怪哥哥。

  

  江河听了,鼻子竟然有些发酸,自己这个妹妹真的很懂事。

  

  懂事的……让人心疼。

  

  这个时候,一名护法来到江河面前,“既然你已经亲手血刃了江三泰,那这尸体我们就带回去复命了。”

  

  刚才这些护法之所以没出手,自然是因为江河跟他们交代过,想亲手血刃江三泰。

  

  “先等一下。”江河唤出斩天剑战魂飞入了江三泰的体内。

  

  斩天剑战魂很快就将他的战魂给吞噬了,自然也没有放过他的精血。

  

  感受到自己的战魂又壮大了一分后,江河满意的将它收回了体内,“可以了,带走吧。”

  

  几名护法眼看着江河的战魂又壮大了一分,心中很是羡慕。

  

  他们最多只能炼化捕获到的战魂,而且这个战魂必须是跟他们身上的战魂相同类别,他们才能让自己的战魂炼化吸收。

  

  像江河这种能直接吞噬成型战魂的古怪战魂,他们还真是没见过。

  

  要知道就算是具备吞噬战魂能力的兽系战魂,最多也只能吞噬还未成形的战魂而已。

  

  他这种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江河,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奇才,还得是奇才中的奇才,有了他,江家大兴无疑!

  

  很快,护法们就带着江三泰的尸体离开了,江河则是跟着江唯上市集买菜去了。

  

  中午的时候,江河家里迎来了一个贵客,苏妙音!

  

  门是江唯开的,虽然她也是女子,可看到苏妙音的刹那,她不禁也觉得对方的容颜真是好看,甚至比自己的还好看。

  

  不过江唯却不知道,其实她自身可爱乖巧的容颜也很招人喜欢,而且她们两人的相貌本来就不是同一类,却是不应该用来比较。

  

  苏妙音看到江唯后,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旋即微微一笑道:“想必你就是江唯妹妹了,真是可爱呢,对了,问一下你哥哥在家吗?”

  

  “你找我哥哥干什么?”

  

  江唯黛眉微皱,变得警惕了起来,眼前的女子虽然貌美如花,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

  

  “江唯妹妹,我是前些日子被你哥哥救过的苏妙音,今天来只是为了向他告别。”苏妙音看她一脸警惕,笑吟吟的道。

  

  江河救苏妙音的事情,江唯虽然没听他说过,不过她倒听别人说过。

  

  审视了一番眼前的女人后,她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下,“我哥哥在族长家。”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你族长家里找他吧。”

  

  说完,苏妙音朝江唯挥挥手,“谢了,告辞。”

  

  她找人问了路后,没多久就来到了江震远的家门外,轻轻的敲了下门。

  

  大门被一名婢女打开,她看到苏妙音如此陌生,有些疑惑,“姑娘,你有何事?”

  

  “我找江河。”

  

  苏妙音抿嘴浅笑,好看的眼睛中,仿佛藏着一汪清泉,让人心旷神怡。

  

  好,好美!

  

  那婢女瞪大眼睛,心头一颤,一直自诩颇具姿色的她,此刻竟是有些自惭形愧。

  

  此时江河则是跟江震远以及几名下人正在外院一起清洗丹炉。

  

  原本江震远跟他说让下人洗就行了,可是他不放心,还是亲自上场动手并监督。

  

  江震远闲来无事,则索性一起洗着玩玩了。

  

  由于大门内有一扇屏风挡着,江河并没看到苏妙音,不过却是听出了她的声音。

  

  “苏姑娘找我?”江河丢下手中的抹布,动身走过屏风,很快便看到了苏妙音。

  

  苏妙音看到江河后,朝他盈盈施了一礼,点头轻笑道,“江大哥,妙音有礼了。”

  

  江震远也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没见过苏妙音,可当江河说出“苏姑娘”三个字的时候,他就知道她肯定是苏妙音了,扶风城当中可没苏氏之人。

  

  不过当江震远看到苏妙音行的屈膝礼后,却愕然张了张嘴。

  

  乾元大陆之中,女子一般是极少向异性行礼的,屈膝礼不但代表了问候,更多的却是尊敬的意思!

  

  而且她还称呼江河为江大哥!

  

  缓过神后,江震远立即变得一脸激动,天下第一商会的千金居然向自己的孙辈行了屈膝礼,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她尊敬江河啊!

  

  想到这他就想大笑出来,他有听说方、孟两家的天才都想攀上苏妙音,可结果却让江河得手了。

  

  如今他亲眼所见,还真是确有其事,简直太大快人心了!

  

  江河朝苏妙音抱了抱拳,算作回礼,“不知苏姑娘找江某有何事?”

  

  苏妙音并不急着回答他的话,反而是探头往屏风旁看了看,“怎么,江大哥难道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哈哈哈,苏姑娘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们江家当然是热烈欢迎你的到来,快快有请!”江震远哈哈一笑,忙将苏妙音请了进去。

  

  苏妙音走到外院的时候,看到周围清洗丹炉的下人,忍不住道:“看来江大哥想来是想让家族中人也学习炼丹之术了,真是好大的抱负,妙音佩服。”

  

  江河随口应了一声,“不过闲来无事,胡乱弄些东西,算不得什么。”

  

  “呵,江大哥还真是谦虚呢,小女子觉得,江大哥定然是想重振家族。”

  

  “如此,那就借苏姑娘吉言了。”

  

  “什么叫借我吉言,是你自己厉害,我这个小女子就是懂些识人的小门道,像江大哥发现了完美品质的洗髓丹,而妙音则是发现了你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