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三十九章 论腹黑女的自我修养

第三十九章 论腹黑女的自我修养

3060 2017-05-08 10:24:16

江河看方如雪进去了,也迈出了步伐。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落在了他的耳中,步子也随之停下。

  

  “你给我滚!”

  

  方如雪直接把江河拦在门外,怒火全往他身上发泄,“记住,她能进去,可你连站在门口的资格都没有,滚蛋!”

  

  “方如雪,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江河目光平静的看向她,瞧不出一丝的感情波动。

  

  方如雪冷笑道:“一个废物,居然还和我装腔作势,我早就说过了,现在你就是我的仇人,赶紧滚,否则可别怪我出手无情!”

  

  “哦?”

  

  苏妙音转头看向韩老,“韩老,你们这丹炉铺,我进得,我朋友就进不得?”

  

  “进得,自然是进得。”

  

  韩老黑着脸将方如雪拉到了一边,旋即又朝江河赔笑道:“这位客官,里面请。”

  

  苏妙音不满的扬起眉睫,“她是不是还少做了一件事?”

  

  韩老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忙对方如雪冷声道:“如雪,快向江河道歉。”

  

  “想要我跟他道歉,不可能!”

  

  苏妙音咬牙切齿的盯着江河,最后三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

  

  “若是你不向他道歉,那今后就不要来丹炉铺了!”韩老有点恼怒的盯着她,门外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显然苏妙音把江河看得很重。

  

  若是方如雪因为得罪江河而得罪苏妙音,那显然是极为不理智且愚蠢的。

  

  “不来就不来,大不了我现在就走!”方如雪心中很不服气,转身就要离去。

  

  “好,如果你不来,那我就不再是你的师父!”

  

  “什么?”

  

  方如雪猛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不敢置信道:“师父,你要将我逐出师门?”

  

  “除非你向江河道歉!”

  

  韩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方如雪,这个徒弟聪明是聪明,资质也有,可在这件事情,怎么就这么蠢!

  

  方如雪气得握紧了拳头,她不想跟江河道歉,可一个道歉,与失去一个师父之间,显然是后者更为宝贵。

  

  她愤然看了苏妙音一眼,才不甘心的将目光投向江河,“对不起。”

  

  江河看都不看她,沉默不言,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方如雪见到江河的样子,气得差点吐血,恨不得将手中紧握的拳头朝他砸去,这个废物,自己都道歉了他还敢装大爷!

  

  要不是那个该死的苏妙音和韩老在这里,她肯定让江河好看!

  

  “还好,还算有救。”

  

  韩老看她总算是道歉了,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尽管他也不愿意徒弟被人欺负,可是没办法,苏家毕竟不是方家能得罪的。

  

  “苏姑娘,既然方如雪已经道歉了,那这件事就算翻篇了吧?”韩老将目光投向苏妙音,微笑道。

  

  “光道歉就想了事,你没看见有这个朋友气的都不会说话了,这是一种病,可需要钱来医治呢。”

  

  苏妙音浅浅一笑,目光在丹炉铺上的陈列柜上扫视了起来,“不过,你们既然是做这方面生意,那么赔偿些相应的丹药就行了,这样也算是有诚意了。”

  

  江河听了苏妙音的话,微微一愣,他一直以为前世苏妙音那种“邪气”是那是行走天下中,经过后天磨砺练就而成的,万万没想到这时候的她,已经这样了。

  

  自己没说话,居然也能够变成敲竹杠的一种方式,可以,这很苏妙音。

  

  “你……”方如雪刚愤怒的想说点什么,可看到韩老朝她瞪了一眼后,立即噤声了。

  

  “赔偿自然是要有的。”

  

  韩老一脸赔笑的道:“小店里头的东西,苏姑娘若是有看上的,尽管拿去就是了。”

  

  孟凡看到这不禁咧开了嘴,今天他总算是见识到了韩老的真面目。

  

  韩老在城中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之人,如今竟然在苏妙音面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让人欺负了个够,原来他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啊!

  

  方卓然看到这眼睛却亮了起来,虽然苏妙音是在敲诈他家的东西没错,可他就喜欢她这个强势的个性。

  

  方如雪更是恨不得抽了苏妙音的皮,扒了她的筋,只不过是拦了她一下,骂了江河,她竟然就要方家赔炼丹炉!

  

  一个最便宜的炼丹炉,造价都得是几十两黄金啊!

  

  “既然韩老如此开明,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我这人把自己看得很轻,把朋友看得很重,我的那份赔偿就免了。”

  

  话说着,苏妙音来到了江河面前,“江大哥,若是这店里有你看得上的东西,尽管挑就是了。”

  

  江河笑了笑,今天他对苏妙音又多了一分了解,没想到此时的苏妙音竟然有种可爱的感觉。

  

  “既然如此,我就不矫情了。”他伸手指向丹炉铺中间的一个三尺见方的炼丹炉,“那就要这个好了。”

  

  方家的人顿时诧异的看向江河,他选的这个炼丹炉名为天宝鼎。

  

  这个天宝鼎,不但是店里最大的一个炼丹炉,更是丹炉铺的镇店之宝,江河竟然要选它!

  

  “江河,你简直无耻,天宝鼎价值少说几千两黄金,你不能选它!”方如雪怒道。

  

  江河淡然的看了她一眼,懒得解释。

  

  一年后扶风城遭血洗之时,什么三大家族都将不复存在,更别提这个小小的丹炉了。

  

  如今他既然要揽下拯救百姓的重任,这里任何能帮助他提升修为的东西,他都会想办法得到。

  

  在不害人的情况下,哪怕是去强抢,哪怕是被人误会、唾骂,他都在所不惜!

  

  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些人的生死存亡!

  

  “方如雪你就别瞎搅和了,你师父都没意见,你瞎说个什么。”孟凡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一脸正色,不过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方家在城中向来压孟家一头,他巴不得天天看到方家的笑话。

  

  韩老紧皱起了眉头,“江河,此炉名为天宝鼎,乃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你若是想将天宝鼎拿去卖钱的话,不如你开个价,就当把它卖给我,你看如何?”

  

  江河摇摇头,“多少钱都不换,我要的就是这个天宝鼎。”

  

  “哼,你别不识好歹!”

  

  韩老也来火了,“你又不是炼丹师,把天宝鼎拿去了也只会白白糟蹋,我不能看着你暴殄天物,绝对不行!”

  

  “说来也巧,我刚刚被人一气,头脑瞬间情形,原本想不通的炼丹之事,现在豁然开朗,简单来说……”江河大步来到天宝鼎之前,“我现在就是炼丹师了。”

  

  孟凡跟方家之人鄙夷的看向江河,扶风城上的炼丹师,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人。

  

  平日里谁也没见江河炼过丹,或是买过一丁点与丹药有关的药材,他要是炼丹师的话就见鬼了,更何况哪有这种成为炼丹师的方式,简直可笑至极!

  

  苏妙音闻言,不禁“噗嗤”一笑,觉得眼前这个恩公,还真风趣,自己说了个话,他也打蛇上棍了。

  

  虽是如此,心中却不由得高看了江河一眼,她知道江河的手段,炼丹师的话,自然手到擒来。

  

  场上也唯独她信了江河的话,而且是深信不疑!

  

  “成为炼丹师的前提条件是成为武者,可是江河,你才刚得到洗髓丹不久,就算你觉醒了战魂,就算你炼丹的天赋异禀,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成为炼丹师吧?”韩老的眉头深锁,心中也觉得江河实在是不要脸了。

  

  至于江河那种突然开悟变成炼丹师的说法,他简直连提都不想提,说这些都侮辱了炼丹师这门高贵的职业!

  

  “江河,口说无凭,起码你得炼一个丹给大家看看,这才算是有证有据。”

  

  “不过丑话我可先说在前头,你若不是炼丹师的话,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到时候就别怪我把你轰出去了。”

  

  方卓然站了出来,整个方家的年轻人中,论修为,是方如雪最高,可是论炼丹术,他却是最强的。

  

  孟凡也不甘示弱的站到了方卓然身旁,摇头道:“说得好像只有你会炼丹一样,我也可以做判断啊。”

  

  韩老沉吟了一下,他自然是打心里不相信江河是炼丹师。

  

  原先他也没打算戳穿江河,可如今,似乎也唯独只有戳穿江河的谎言,才能让方家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了。

  

  念头一定,他立即朝苏妙音说道:“苏姑娘,若江河为了得到天宝鼎而说了谎的话,那你可就不能怪我不将天宝鼎交出去了。”

  

  苏妙音笑吟吟的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韩老听了苏妙音的话,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投到江河身上……

  

  “有道是真金不怕火炼,这位炼丹师,你可敢炼一个丹来给大伙瞧瞧?”

  

  韩老说完这话他都觉得自己太给江河脸了,要是放在平日遇到这种人,他早就把对方揍到怀疑人生,扔出丹炉铺了。

  

  “炼个丹而已,何来敢不敢一说。”江河摇摇头,心中对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真是反感透了。

  

  “那你到底是敢还是不敢?”方如雪冷笑了一声。

  

  “自然是敢。”

  

  方如雪眼神中不屑更浓,夹带起了一抹凶厉,“好,那就到炼丹房炼吧,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好。”

  

  江河淡淡一笑,不再搭理旁边脸色红彤彤,快要气炸的方如雪。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