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五十四章 奇耻大辱

第五十四章 奇耻大辱

3055 2017-05-11 10:00:12

“可是,如果杀了他们不是更能震慑敌人?”江唯还是有点疑惑。

  

  江河沉吟道:“也许,他的这个行为有更深层次的意图,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救我……”一名被砖石堆压住的江家护法将手伸了出来。

  

  江河脸色一紧,立即动身过去救这名护法,虽然他也伤得重,至少他有强悍的九龙霸天体,扛得住。

  

  江唯也赶紧动身去救人,场上,也就她一个人毫发无伤。

  

  ……

  

  翌日。

  

  整个扶风城的大街小巷的墙壁上被贴了数十片影像玉璧。

  

  方如雪愿意用被羞辱换取活命的画面,以及韩老被虐待的画面,从白天播放到了夜晚。

  

  一时之间整个城中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对于韩老,大家讨论的不多,倒是对方如雪的行径,众说纷纭。

  

  有人说方如雪为求活命,此举是在情理之中。

  

  但更多的人却是在说,方如雪是一个人尽可夫的人。

  

  一个女子,怎能用清白去换取生命?

  

  这不是他们的世界观所能接受的事情。

  

  对此,方如雪气得砸掉了自己房间中所有能砸的东西!

  

  更让她气愤的是,方家的人去揭那些影像玉璧,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揭得动!

  

  一个个方家的高手都被派了出去,才发现贴着影像玉璧的墙面,乃至地面都被下了强大的禁锢!

  

  方家族长方希直最后也坐不住了,身为方家人中修为最强的他亲自上场去揭那些影像玉璧,依旧无功而返!

  

  第二天,那些影像玉璧才消失不见了,显然是被下了禁锢的人给取走了。

  

  不过方家的丑闻已经是传到了邻镇过去了,而且似乎还有继续外传的趋势。

  

  方家为此还开了一个家族会议,是否要去讨伐江家?

  

  众人商议了半天,这个决定被否决了。

  

  因为场上没人能看出那个蒙面人的战魂究竟是什么,甚至于连他的修为都摸不透。

  

  更甚的是,有人认定了蒙面人是苏家派出保护江家的人。

  

  如果方家贸然出动,一旦被苏家报复,恐怕会有灭族之危。

  

  方如雪得知了家族不为自己报仇的事情后,气得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家当,想要直奔上宁城去买能收拾江河的攻击阵法。

  

  不过她一出门就被她父亲方希直给拦住了。

  

  两人在家门口争执了半天,最后她总算是被劝住了,暂时压抑住了心中报复的想法。

  

  因为方希直跟他说,半年后的大赛中,才是她报仇的最佳时机!

  

  到时候她就算杀了江河,苏家之人也没有理由向方家出手!

  

  否则方家之人能将苏家告发到更上面去!

  

  城池联盟是众多城池共同设立的强力联盟,为的就是结合力量抵抗国家律法,自行收取地方税。

  

  同时他们扎根的地方也无需国家出人维护秩序,他们自会派人打理自己的地方,收取税务。

  

  一旦有外来家族无故对城池联盟的家族下黑手的话,只要被城池联盟知道了,唯有一个结果,灭族!

  

  地方守护家族是城池联盟力量的根本,是他们强大的根基!

  

  他们决不允许这些根本力量被外人挑衅!

  

  方希直看女儿被自己说动了,伸手想要拿过她手中的马绳,可她却依旧死死拽着它。

  

  她怔怔的盯着地面,“半年后我拿什么去跟江河比?他连我师父都能伤到……”

  

  方希直立即为女儿打气道:“别忘了你的战魂品质是地级,你是方家的第一天才!”

  

  “这半年内,我会将家族所有的资源都倾向你们兄妹,哪怕掏空家底,我也要让你们兄妹的修为都冲上玄魂境中期,乃至于后期!”

  

  方如雪浑身猛然一震,一双眸子中又有了精神,是啊,她可是拥有地级战魂的堂堂方家第一天才!

  

  他江河不过是得了苏家人的好处一时受益而已,论资质,他哪里比得过自己!

  

  这半年内,只要她潜心修炼,外加家族的资源全力倾斜,她的修为没有达不到天魂境的道理!

  

  只要修为达到了玄魂境后期,或者中期,虐杀江河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方如雪猛然甩掉马鞭,掉头迈入了家门,这一刻她就像重获新生了一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快速变强,彻底复仇!

  

  与方家相同的是,孟家也商议出了一个不讨伐江家的结论。

  

  被江河刺了一剑的孟远山也恼火的掏尽了积蓄,扬言想要去雇个杀手杀了江河。

  

  结果走到外院的时候就被他父亲孟伦逮住了,当场就是一顿胖揍!

  

  前天晚上孟远山被带回孟家的时候,孟伦看他还有一口气在,立马掏出了自己身上最后一颗还阳丹给他服用了下去。

  

  孟远山等到伤口痊愈的时候,才很是感慨的说还好他的心脏长在右边,不像别人那样长在左边,不然就没命了。

  

  孟伦听了心痛得差点想掐死他。

  

  若是他早点说的话,他也不必用最后一颗保命的还阳丹去救他,那可是价值万金的高级丹药啊!

  

  孟远山虽然被揍得鼻青脸肿,但却也怒不可遏,“我不服,你这个老家伙的居然胳膊往外拐,你凭什么不让我请杀手?!”

  

  “你个逆子,还敢骂老子,看我不打死你!”

  

  孟伦气得再次出手将孟远山一顿猛揍。

  

  孟远山被揍得很不爽,最后竟然气得唤出了自己的白虎战魂,不过却被孟伦一巴掌扇飞了……

  

  “孽障,老子教训你,你居然还敢反手?你倒是再反手看看啊!”

  

  孟伦也是怒到极点,直接一脚将孟远山踹飞,而后飞身过去拳打脚踢,等他落地了后还一阵猛踩。

  

  “啊啊啊!”

  

  一时之间,孟远山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孟府。

  

  直到孟伦出完了气,才蹲到嘴角溢血的孟远山身旁,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啊,我打你,是为了你好啊。”

  

  孟伦欲哭无泪,他也知道这个父亲的暴脾气,虽然他是被从小打到大的,但这一次打得却比以往都严重啊!

  

  他不甘心的问道:“父亲,我要杀江河难道有错?”

  

  “嗯……这没有错。”

  

  “噗!”一口浓血被孟远山喷得老长,“那你干嘛还打我?”

  

  “你看我这暴脾气,想到两颗还阳丹都毁在了你手上,我就没忍住了,但是你要知道,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啊。”孟伦十分心痛的叹了口气。

  

  孟远山很是憋屈的问道:“你不会是在心疼两颗还阳丹吧?难道我连两颗还阳丹都不如?”

  

  “不要纠结这些细节,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孟伦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以示安慰,继续语重心长的说道:“杀手,不能在这个时候找。”

  

  孟远山诧异道:“那要在什么时候?”

  

  “在江河离开的扶风城的时候!”

  

  孟伦站了起来,“江家的眼线来信了,过不了多久,他会去一趟太行山脉,只要他是死在外面的,就算是苏家之人也拿我们没辙!”

  

  与此同时,林家中,林家族长林远桥也在跟商队的副队长卫胜商议对付江河的事情!

  

  其实墨武为了自保,早就在江河杀了林东跟王长恭后的第三天,就向林家告密了。

  

  林远桥得知此事后自然想立马除掉江河。

  

  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雇佣了几名青狼佣兵团的人当家族守护者,但他们的修为却都只在醒魂境,

  

  若论数量与修为,他们根本不是江家人的对手。

  

  这几名青狼佣兵团中的人,也唯有常年跑商的王长恭跟副队长的修为达到了玄魂境。

  

  当时商队的副队长卫胜正在外头跑商,报仇心切的林远桥立即用魂鸽传信命令卫胜回来。

  

  卫胜还没回来,扶风城就传出了苏家的管家苏同向江河示好的消息。

  

  后来江河与苏妙音金兰结义的事情更让复仇心切的林远桥陷入了绝望深渊,苏家他不敢惹,可是杀子之仇他又想报。

  

  直到卫胜回来后,林远桥立即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了他。

  

  他每天都要忍受妻子在枕边哭哭啼啼,心中也是窝火到了极点。

  

  可是那晚卫胜去帮他报杀子之仇也没得手,还差点中了埋伏。

  

  两人讨论了许久,卫胜才终于有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主意,“既然强攻不进去,何不从内部击垮敌人?”

  

  “内部?”

  

  林远桥一脸疑惑的沉思了起来,想通了之后,他豁然开朗,立即觉得眼前清明一片,“内部!”

  

  而此时,江家之中,江河也在江震远家中的正堂上对话。

  

  由于江河的家被韩老毁了,他只好带着小唯暂住在江震远家中,不过他也不亏了,赚了方如雪跟韩老的两个纳戒。

  

  虽然韩老的四品纳戒因为有真元锁,里面的东西他暂时取不出来,可方如雪那个三品的纳戒并没有什么限制,里面有不少好东西是他能用到的。

  

  例如江家之人那晚所受的伤,就是用方如雪这枚纳戒里面的二品疗伤丹梨花膏。

  

  不过江河跟江震远身上的伤却是用三品的行军散治好的,没办法,二品疗伤丹有八颗,刚好够给护法们使用,而三品行军散只有三颗。

  

  “族长!”

  

  站在金雕战魂上的江万成落到了外院之上。

  

  江震远中止了与江河的对话,转头朝外一看,“进来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