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六十章 要钱,还是要命?

第六十章 要钱,还是要命?

3099 2017-05-15 09:55:50

江河听了他的话后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佣兵工会就是在今年出现内部纷争的。

  

  那些自私自利的人为了争夺佣兵会长位置号令整个佣兵界,都巴不得其他佣兵团的人死光光,又怎么可能抱得起团来?

  

  不久之后众多佣兵团之间就会出现合久必分的局面,佣兵工会对江河来说不过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卫胜看江河被自己定住了还能笑得出来,心中不禁诧异了起来,“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天真!”

  

  就在江河开口的那一刻,斩天剑战魂已经掉头猛然斩向卫胜的脑颅!

  

  他之所以会跟卫胜提起苏家,不过就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好让斩天剑战魂摸索他的武技,并吞噬掉!

  

  没有杀伤力的武技,对斩天剑战魂来说不过是一盘菜而已!

  

  卫胜察觉到身后有异,一回神才发现自己的武技之力竟然消失不见了!

  

  一念间,他立即使用武技定住了后方的空间!

  

  斩天剑战魂猝然一滞,却在眨眼的时间内就轻车熟路的吞噬掉了他的武技!

  

  卫胜脸色猝然剧变,他的武技之力又不见了!

  

  仓促间,他忙扬起手中的双手巨剑往后一挡。

  

  比双手重剑还要大上几倍的斩天剑战魂轻易的就将它斩断了!

  

  斩天剑战魂余势不减,猛然削掉了卫胜右臂上的大片血肉,要不是他躲得及时,整支右臂都得断掉!

  

“不好!”

卫胜飞步移开身子,心中大骇,他这才意识到江河的战魂居然能解除他的武技、

  

  一念间,他忙展开神念往江河身上探去,旋即他的神念却被反弹了回来!

  

  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你这是什么鬼战魂?”

  

  如果说江河的战魂能轻易解除他的武技,那他的战魂无异是废魂!

  

  趁着卫胜失神的片刻,江河直接一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斩天剑战魂能吞噬他的武技,斩天剑本身自然也能,而且速度更快!

  

  卫胜闷哼了一声,猛然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想不到江河竟然也有挣开他武技的能力!

  

  震惊过后,随之而来的却是震怒!

  

  他堂堂玄魂境三层的高手,居然会让一个年轻人给一剑刺穿了胸膛,这不是他能接受的事!

  

“锁空术!”

一念间,卫胜眯起了双眼,施放出了他最强的武技。

 

  只要是修为比他低的人,面对锁空术就只有被空间挤压到五脏六腑都爆体的下场!

  

  锁空术一出,江河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他能感受到身周的空间正不断的向自己压缩,如今的他已然是动弹不得了!

  

  若是不是因为他的九龙霸天体强悍,恐怕在顷刻间就会被压成肉饼!

  

  就在这时,江河手中的斩天剑忽然红光大盛,剑意爆发。

  

  对于这股剑气的出现,江河并不意外,斩天剑与他的战魂一样,都能吸收战魂以及生物的精血。

  

  两者间不同的是,前者吸收了战魂及精血后会将它们炼化成自己的能量,这能量可以用来触发嗜血剑意。

  

  眼前的剑意相当于是斩天剑自身的技能,它所储存的能量越多,剑意就越强!

  

  而斩天剑战魂一旦吸收战魂以及生物的精血,江河就能提升修为。

  

  “砰”的一声,爆空音响彻四方,斩天剑的之上爆发出来的红芒竟是破开了束空术。

  

  什么!

  

  卫胜再次猛然瞪大了眼睛,不论如何他都不相信江河能破开自己的束空术!

  

  斩天剑爆发出来的红芒一闪而逝,而江河身上的杀气却猛然大涨!

  

  江河一剑划向卫胜的心脏,斩天剑战魂更是直接斩断了他的身体,血溅八方!

  

几乎同时,斩天剑战魂化为一道红芒涌入了卫胜体内。

等它出来的时候,卫胜体内的战魂以及精血已经尽数被它吸收了!

  

  江河很清晰的感受到斩天剑战魂又壮大了一分,这些时日来他忙于炼丹大殿的事情,也没少炼提元丹给自己吃。

  

只是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玄魂境。

那二品的提元丹虽然也能增加他的修为,可是却要用成百上千颗才能让他的修为提升到玄魂境二层。

  

  他一时之间也没那么多钱去买炼制提元丹的药材。

  

  除了提元丹之外,三品的增元丹更是能快速提升它的修为,可是炼制增元丹所需要的药材价格至少是提元丹的两倍以上。

  

江家急需要钱壮大,炼丹大殿也急需要钱运转。

江河是一个顾家的人,自然不可能自私的只顾自己而将所有的钱都拿去买炼制增元丹的药材。

  

  林远桥眼看着江河这么轻易的就杀掉了卫胜,吓得脸色铁青。

  

  卫胜可是闯荡天下多年的高手了,不论如何林远桥都没想到他居然会栽在江河手里!

  

斩天剑战魂没入了斩天剑之中,江河拿了卫胜的一品纳戒,十分满意的来到了林远桥面前。

“你现在府里已经没武者了,杀你之前,我允许你留遗言给你府中的亲人与下人。”

  

  “留你姥姥!”

  

林远桥虽然刚才被江河吓到了,可是他一想到自己身上有防护罩,就变得有恃无恐起来,“我一定会向青狼佣兵团告发你的!”

“等他们抓到了你,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我要让整个江家为我儿子陪葬!”

  

  “对,你还有一个妹妹,我要让你妹妹跟我儿子冥婚!”

  

  江河身上的杀气立马腾升,他好意让林远桥立遗嘱,却没想到对方这么不识抬举!

  

  他报杀子之仇这没错,可是他错就错在妄想迁怒于江河的家人!

  

  江河冷下脸,手中的斩天剑脱手而出,而后贴在了林远桥身外的防护罩之上。

  

  林远桥眼看着斩天剑再次贴来,忍不住狂妄的大笑起来,“你脑袋被驴踢了吧?你以为你把剑贴在防护罩上面我就会怕了你?”

  

  江河依旧冷眼看着他,不为所动。

  

  就在这时,透明防护罩所有的能量都彻底被斩天剑吸收了。

  

  林远桥因为不是武者,自然无法感受到他最大的倚仗已经没有了,他依旧有恃无恐,“江河,若是你识相的话,现在立马跪下来给我磕一百个响头,再赔我三万两黄金!”

  

  “如果你赔了钱,我将来可以考虑留你一个全尸,不过我儿子还没成亲,你妹妹是一定要跟我儿子结冥婚!”

  

  江河听了也感到好笑,故作怯弱道:“哎呀,我好怕啊,你的条件能不能放缓一点?”

  

  林远桥瞪起眼睛,“当然不能,这还不够,你还得给我炼一万颗丹药作补偿,我要那种值钱的丹药!”

  

  “说完了是吧?”

  

  林远桥没有看出江河真实的想法,还以为他真的吓坏了,一脸狰狞的道:“还有,你得让苏家跟我合作生意!”

  

  “还有没有了?”江河扫了他一眼。

  

  “还有,你……”

  

  “你大爷呀,你你你的!”

  

  江河不耐烦的一把掐住了林远桥的脖子,轻而易举的就将他提了起来,“哼,你可真够贪的!”

  

  林远桥大惊失色,江河的手居然能穿过防护罩?!

  

  没等他回过神来,江河猛然将林远桥甩到地面上,继而一脚踩在他的脸上,“不好意思,打断了你的话,你刚才最后一句话是说要我赔你什么来着?”

  

  “我要你……”

  

  林远桥说道这里,斩天剑已然飞到了他的身下,一剑落下,他的左脚掌直接被砍了下来,腥红的鲜血从他的断腿飙出!

  

  “啊!”

  

  杀猪般的嗷叫声从林远桥口中喊出!

  

  江河满意一笑,“抱歉,我刚才没听清楚你要我赔什么,麻烦你再跟我说一遍可好?”

  

  黄豆大的冷汗从林远桥额头流出,此刻他也终于意识到江河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命,他哪里还敢跟他提赔偿?

  

  “江河,江大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错?”斩天剑战魂从剑体上飞出,而后化为剑形被江河握在手中。

  

  江河一剑指向林远桥的大腿根部,“既然知错了,你倒是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林远桥的眼珠转了一下,飞速思考起来,而后便道:“我错在不该向你报复。”

  

  江河一剑毫不留情的刺穿了他的命根,“你回答错了。”

  

  “啊!”

  

林远桥撕心裂肺的卖命嗷叫起来,冷汗浸湿了他整个背部。

他虽然命根断了大半,不过心中还不算绝望,因为他知道只要买到还阳丹,命根还是有救的。

  

“你为你儿子报仇,这没有错。”

“关于这点,你是错在采用了阴险的方法向我报仇。”

  

  江河一剑拔出,林远桥又竭斯底里的痛叫起来。

  

  “我再问你一次,你错在哪里了?”江河伸出手,搓起了食指与大拇指。

  

  林远桥是生意人,一眼就看出了江河这个手势是要钱的意思,灵机一动,他立即说道:“我错在不该向你要赔偿!”

  

  “不对,又错了。”

  

  手臂一挥,江河一剑砍断了林远桥的右腿,鲜血再次飙出。

  

  林远桥再次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惨叫,喉咙都快叫破了,叫完后他哭丧起脸,“江大爷,你要我赔多少钱,你就直说吧?”

  

“我有说要你赔我钱么?我只是想跟你说,你不该将你我的仇恨迁怒到双方无辜的家人身上。”

江河满意一笑,继续道:“不过既然你自己向我提出了要赔偿,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答应了,黄金十万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