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四十六章 天作之合

第四十六章 天作之合

3033 2017-05-08 10:54:50

苏妙音一脸惊诧的盯着江河,她向来喜爱看人舞剑,可她却从未见过有人能舞出如此杀戮之剑。

  

  尽管她满是战意的弹奏着曲子,可那也是被他身上的杀意逼出来的战意。

  

  这一曲之间,她被他身上的杀意逼得恍如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一般,感觉竟是那般的真实。

  

  从未有人能带给她如此强烈的感受!

  

  苏妙音回顾了一下以往看人舞剑的记忆,竟是找不出一个人能与江河比肩。

  

  忽然间她瞪大了眼睛,一个词出现在了她的脑海,知音。

  

  沉寂了良久,苏妙音终于从他所舞的剑影之中回过了神,她忍不住感慨道:“妙音从未与人琴剑合鸣过,没想到感觉竟是如此美好。”

  

  “江大哥,今日你这杀戮之剑,妙音永生难忘。”

  

  “哈哈哈,江河也是感同深受。”江河大笑一声,将长剑收入纳戒之中。

  

  苏妙音将古琴收回了纳戒之中,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江大哥,如今一曲终,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这金兰结义,妙音是真心想与你结的,希望江大哥不要推却!”

  

  若说她先前想要与江河金兰结义是冲着他的炼丹术的话,那这次可就真是出自肺腑之言了。

  

  朋友易寻,知音难求。

  

  “妙音妹妹,你又何苦如此来说自己呢?”

  

  江河感慨了一声,以苏妙音家世,她只要说一声想要找个男人金兰结义,恐怕排队的人能挤满整个扶风城。

  

  如今她将自身的姿态摆得那么低,江河真是有点无言以对。

  

  苏妙音听到“妙音妹妹”四字后,立即喜出望外,“江大哥,你答应了?”

  

  “再不答应的话,恐怕就对不起你这首举世无双的《阎罗葬魂曲》了。”江河很是感慨的坐到了她对面。

  

  其实在上一世的时候,苏妙音也跟他提过结义的事。

  

  只是当时她的态度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坚决,两人也只谈过一次就没有下文了。

  

  想来可能是饱经天下风霜过后的她,对天下间英雄豪杰间的壮举看淡了许多。

  

  可现在的苏妙音才十五岁,也未深入天下之中,自然对天下的种种十分向往。

  

  “哈哈哈,我江震远居然多了个不得了的孙侄女啊!”

  

  江河还没高兴起来,江震远已经开始兴奋得傻笑起来,好像跟苏妙音金兰结义的是他一样。

  

  ……

  

  翌日中午,扶风城的武祖庙中,江河跟苏妙音各自手捧三支上等天檀香,双双跪在武祖神像之前。

  

  武祖是开创武者修炼功法的祖师爷,世人结义向来都会祭拜它,甚至于在真武界中,也有不少人供奉武祖的神象,以求兄弟情深,武道精进。

  

  人群占满了整个武祖庙,其中江家之人有不少,但更多的却是苏家商队的人。

  

  在江震远与苏同等人的见证下,江河跟苏妙音对着武祖神像拜了三拜,正式结拜成了义兄妹。

  

  “好!”

  

  大家都在为他们的结义而开心,对于江家的人来说,从此他们就有苏家的人撑腰了。

  

  对于苏家来说,从此之后将会有一个顶级炼丹师辅佐他们家族的壮大。

  

  这个结果,无疑是双赢的。

  

  上了香之后,江河与苏妙音拿起摆放在地上的酒碗,双双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两人相识一笑。

  

  “小妹苏妙音,见过大哥。”

  

  “好,那我也见过你这个妹妹了,以后可要多弹琴给大哥听啊,哈哈!”

  

  江唯看到这的时候,不满的撅起了嘴,虽然她也明白苏妙音与江河结义对江家来说是件好事,可是对她来说,却平白无故多出了一个姐姐……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结义后,她心中总有一种不安感,就好像自己跟哥哥的兄妹情忽然间缺少了点什么一样,让她很不舒服。

  

  苏同来到了苏妙音的身旁,“小姐,既然礼成了,咱们也该启程了,日落前得赶到上宁城落脚。”

  

  原本按照计划,商会的行程是有条不紊的,依照正常作息时间他们都能如期将货物运到。

  

  如今在苏妙音的干预下,整个商会的行程拖慢了许多,甚至他们得跳过许多原先定好的落脚点,改在郊外落脚才能及时交货。

  

  “我知道了。”

  

  苏妙音站了起来,“江大哥,那么咱们就此别过了,等将这批货物运完,我会回来找你的。”

  

  江河也站了起来,“好,我就不远送了,一路平安。”

  

  很快,苏同便带着商队的人启程了。

  

  浩浩荡荡的苏家商队如同一条长龙,在苏妙音与苏同的带领下,离开了扶风城。

  

  而江河,早已带着江唯回到了家中。

  

  房间内,江河取出了两个白色玉瓶,这玉瓶里面装了三颗他前天炼制出来的提元丹。

  

  因为习惯,完美品质的跟优秀品质的被他分开放了。

  

  这两天来,他一直在忙着撰写炼丹术笔记,以及跟丹炉房扩建的事情,怕误事才没有急着服用它们。

  

  因为他一旦服用了这三颗提元丹,必定会突破到玄魂境,但突破需要很多时间。

  

  如今丹炉房扩建跟丹炉等事情他处理得差不多了,苏家之人也走了,他不得不抽空出来增加修为。

  

  虽然这几日来都风平浪静,除却江三泰一事外,方、孟两家的危机已经逼得很近了!

  

  甚至于,江河都怀疑林家可能已经查出林东跟王长恭之死了!

  

  因为这些天来,林家的动静,实在是有点静的诡异!

  

  江河来到床上打起了坐,而后打开了一个玉瓶,取出里头的两颗极品提元丹,一口气将它们吞入腹中。

  

  两颗提元丹一进入他的腹中,在他真元的催动下,立即化为一股暖流涌入了他的丹田之中,一点点被他的战魂吸收。

  

  江河闭上了眼睛,开始用真元催动加速丹效的吸收。

  

  三个时辰后,江河睁开眼睛,两颗提元丹的丹效已经被他吸收完了,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一些。

  

  原本他以为要到晚饭的时候才能吸收完成,这次倒是快的出奇了。

  

  不过有一件事却在他的意料之中,两颗优秀品质的提元丹还无法让他突破修为,虽然他能感受到战魂壮大了不少,但离玄魂境还有一步之遥。

  

  想了想,江河收起了两个玉瓶,走出房门跟江唯交代了他要修炼,让江唯晚饭做好后带到他房里来吃,以及她来了之后不要离开他的房间。

  

  得到江唯的应予之后,他才安心的回到了房中,重新在床铺之上打起坐。

  

  玉瓶取出,完美品质的提元丹被他吞入腹中,他继续修炼起来。

  

  太阳落山之时,江唯带着晚饭来到了江河房内,点上了蜡烛。

  

  看他在修炼,她吃饭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多少声响,饭后也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守着他。

  

  江河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小唯,把蜡烛熄灭了。”

  

  江唯被他忽然开口,吓了一跳,“哥哥,你修炼还能说话睁眼啊?”

  

  “当然可以,现在只是炼化吸收丹药而已。”

  

  江河笑了笑,继续道:“我的修为马上就要突破了,到时候只能睁眼,不能分心说话,因为怕被偷袭,所以才让你熄灭蜡烛。”

  

  “啊?”

  

  江唯惊诧道:“谁会偷袭你?江三泰不是已经死了么?”

  

  “是谁我也不知道,也许没有人会来偷袭,但愿是我多虑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江河很清楚,今晚是极可能会有人来偷袭的!

  

  眼下他跟苏妙音金兰结义了,看似有了一个保护伞,其实却也是致命的。

  

  明面上,扶风城中可能没有人会向他寻仇,可是所有的仇家却会将复仇之力集中在暗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自然得小心谨慎一些。

  

  “那我就吹灭它咯。”话一说完,江唯便将蜡烛给吹熄了。

  

  江河重新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一刻钟后,东厢房的屋顶上居然出现了细微的脚步声。

  

  “难道真的有人过来?”

  

  听到脚步声,江唯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下一刻,屋顶上传来兵刃交锋的声音,以及密集的脚步声。

  

  “不要担心,我跟族长交代过了,现在咱家门外四面八方都有江家的护法,他们应该杀不到这里来。”

  

  “小唯,从现在起不要说话了,免得被敌人发现我们的位置。”

  

  听到哥哥的这番话,江唯稍稍松了一口气。

  

  半刻钟后,响起了一道敲门声,“大少爷,你果真料事如神,不过只有一个人来,被他给逃了。”

  

  “这人修为多高?”

  

  “看不出。”

  

  “看出是哪家的人了没?”

  

  “看不出。”

  

  “行了,你们继续守着吧。”

  

  “是。”门外那人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小唯,我要开始突破了,大概还需要三个时辰的时间,这段时间你得提高警惕,一旦有突发事情,记得及时自保。”

  

  江唯闻言点点头,“放心吧哥哥,我身上有你重新送我的护身玉符,应该没事的。”

  

  那天江河跟江震远商量好了给江三泰下套的事情后,怕江唯如果真被偷袭会消耗掉护身玉符上的防御阵,于是还交代他去买一件好一些的护身玉符,为江唯防身。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