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三十一章 琅琊勾魂枪

第三十一章 琅琊勾魂枪

3278 2017-05-03 09:35:39

“你……”

  

  门卫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心中也恼火了,“你一个江家的废物,你居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可是李家的人!”

  

  “呵呵,不知道你是李家的什么人?”江河差点笑出了声,眼神中泛起了抹促狭笑意。

  

  “我……我是李家的……”门卫说到这就说不下去了,神色难看至极。

  

  虽然他是李家的人没错,可他只是一个开门的下人啊,这名号摆出来似乎还很……丢人。

  

  “说不下去了?”

  

  江河扫了他一眼,平静的道:“就算你把你们拍卖行的执事叫出来,光凭你对贵宾出言不逊这一条,就够你喝一壶的了。”

  

  “我想想,如果让他知道的话,似乎不仅要扒了你身上穿的这身皮,还要让你真正皮开肉绽,至于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还要两说。”

  

  “我,我……江少爷,饶命啊!”那门卫都快吓哭了,一下瘫倒在了地上。

  

  他知道江河说的都是真的,之前有个门卫得罪了贵宾,不仅丢了饭碗,两条腿都废了,皮肤也烂了,没到第二天就死了……

  

  “江少爷,是我狗眼看人低,你,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们执事,不要啊,求求你了。”

  

  “好自为之吧。”

  

  江河摇摇头,大步走入了拍卖行之中,区区一个下人,他也不想跟对方太较真,否则对方早已人头落地了。

  

  门卫眼睁睁看着江河走入拍卖行,心中憋屈得不行。

  

  他恨不得把江河拉出来狠狠暴揍一顿,可是这种事他也只敢想一想,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就真的完了。

  

  毕竟李家下人一年的工钱有三十两银子,比很多同行都高出了一半不止,这么好的差事不好找啊。

  

  更何况,他刚刚在江河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没由来的寒意。

  

  这种感觉,简直比李家中杀人不眨眼的护院,还要……可怕!

  

  偌大的拍卖行会场,早已摆上了一张张华丽的座椅,足有数百个座位。

  

  江河来到前排的贵宾区域入口,却又被在他面前的孟远山给拦住了。

  

  “你站住,这里可是贵宾区域,只有贵宾才能进来。”

  

  江河一脸无奈的掏出贵宾令牌给那贵宾区域入口的门卫看了一下,而后大步走了进去,无奈的摇头。

  

  “唉,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自以为是的傻逼,可悲。”

  

  那门卫闻言,不禁偷偷一笑,这种事他没少见了。

  

  孟远山立即变得尴尬不已,心中也无法遏制的燃起了熊熊怒火,双眼寒光闪烁。

  

  要不是拍卖行规定了不得在此打斗,他立即就会冲上去把江河狠狠揍一顿出气。

  

  甚至,直接宰了这个王八蛋!

  

  江河一脸淡然的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静静等拍卖会开始。

  

  孟远山进入了贵宾区域后,找了个离江河很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心中虽然不屑与他为伍,但却总会忍不住往他那边看去。

  

  毕竟江河会到排行卖竞拍,这也算是稀奇的事了,三大家族中谁不知道江家穷得都快解不开锅了。

  

  孟远山心中更是清楚,上回孟家一个贱命婢女被辱杀一事,他们可是把江家的积蓄都敲诈出来了。

  

  如今这个穷家族的废物居然会有钱来竞拍?

  

  “等一下不管他看中了什么,自己都给他抢过来!”

  

  想到这,孟远山心中忽然变得神清气爽,所有的抑郁都一扫而空,他还真不信在财力方面,江河能比得过自己。

  

  “江河,我说过了,咱们走着瞧!”

  

  舒坦的往椅子靠背上一倚,孟远山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开怀的笑容。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江河被自己抢了看中的竞拍之物后,露出了一脸憋屈、愤怒、不甘,却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

  

  正午一到,拍卖行的主持人来到了宽阔的拍卖台之上。

  

  此人虽然年过中旬,却依旧英武不凡,举手投足间都不乏强者风范。

  

  他来到拍卖桌之前停住了脚步,对着场下的众人道:“诸位,鄙人姓叶,乃是这间拍卖行的执事,同时兼任拍卖主持人。”

  

  叶执事自我介绍之后,扫视了下方一圈,看到数百座位几乎坐满,他满意的点点头。

  

  “感谢各位新老朋友的捧场,叶某深感荣幸,不甚感激。”

  

  “那么,拍卖会现在开始,第一件拍卖物,乃是琅琊勾魂枪一柄,此枪乃是琅琊王氏花费重金打造的,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传说只需日夜磨炼此枪,便可使其通灵……”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通灵的武器,那都是万金难求的存在啊,如果真的能够得到,那可就赚大发了。

  

  “行了,那些虚头巴脑的话,叶某也不说了,下面,就说些实在话,”

  

  “首先,这柄枪的枪头铭刻了二品优秀的破甲阵,能洞穿铠甲,以及一些入了品级的铠甲,更附带蚀骨之能,让人中招后,生不如死,蚀骨而亡……”

  

  “好了,起拍价一百五两黄金,每次叫价不得低于十两!”

  

  随着叶执事的话语一落,场上立即有人高呼道:“我出一百六十两!”

  

  “我这边出一百八十两!”

  

  “二百两!”

  

  “二百二十两,这柄枪本公子要定了!”

  

  “那我出三百三十两!”

  

  ……

  

  江河闭上了眼睛,默默听着别人激烈的竞争,没有出手。

  

  虽然这琅琊勾魂枪噱头十足,还有什么“通灵”的说法,可它不过是一柄没有品级的武器罢了。

  

  况且,破甲阵本就是个鸡肋的阵法,拿它的人要是碰到了玄魂境中期的小高手,也只有挨打的份。

  

  除非那破甲阵是三品的,那才足以与玄魂境中期的高手抗衡。

  

  场上的竞价声越来越激烈,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最后随着叶执事三锤敲定,那柄琅琊勾魂枪以三百八十两的黄金的价格落入了一名竞拍者的手中。

  

  他当场给了钱,而那琅琊勾魂枪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乾元大陆所有拍卖行历来的规定了。

  

  第二件拍卖物被摆了上来,新一轮的竞价开始。

  

  江河并不关心竞拍如何激烈,他心中只想着洗髓丹。

  

  场上的拍卖进行得如火如荼,一件件竞拍之物被拍卖了出去。

  

  “各位客官,这轮拍卖的是洗髓丹!”

  

  “作所周知,洗髓丹是高级丹药,能洗练经脉,更有极大的概率帮助经脉窄小的人觉醒战魂,让他成功踏入武者的行列。”

  

  “不过,这枚洗髓丹可是四品的宝丹,优秀品质!”

  

  “起拍价,二百两黄金,每次叫价不得低于十两!”

  

  丹药共分九级,分别是一品到九品,与装备一类的相同,同一品级的丹药,也有普通,精良,优秀三个品质,以及传说中的完美之质。

  

  “我出二百一十两!”

  

  “二百五十两!”

  

  “本少爷出二百八十两!”

  

  “三百两!”

  

  ……

  

  江河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拍卖桌上的一瓶白色玉瓶上。

  

  他想要的洗髓丹终于出现了,只不过他并不急着喊价,真正的得拍者,往往在后面。

  

  “三百三十两!”

  

  “三百五十两!”

  

  “三百八十两!”

  

  场上的竞拍继续着,直到有人喊出“四百二十两”的时候,终于无人再叫价了。

  

  虽然这颗洗髓丹能造就一个武者是不错,可并不代表这个武者能成为高手。

  

  这四百二十两,已经算是很高的价格了。

  

  要知道普通的武者一年也就只能赚个几两黄金,若使用它的人不能修炼到天魂境,那这买洗髓丹的钱无异于是打水漂了。

  

  天魂境是什么概念?

  

  恐怕十万名武者之中,能有一人达到,就算了不得了。

  

  自古以来,无数武者终身都无法踏入天魂境,止步于此,郁郁而终。

  

  “还有没有人出价?”

  

  叶执事扫视了一下场上的人,凭经验他判断出了四百二十两恐怕是最高的价格了。

  

  毕竟需要使用洗髓丹的人,修为是很难达到天魂境的,也唯有长辈一类的人不甘心后辈不能成为武者,才会买这种丹药。

  

  “四百二十两,第一次!”

  

  “四百二十两,第二次!”

  

  “四百五十两!”

  

  江河及时喊出了价,拖到这一步,他就是怕有人跟他抬杠。

  

  为防万一,他还特意加了三十两黄金,防止有人跟价。

  

  “哦?”

  

  叶执事诧异的看向江河,年轻人花这么高的价格买洗髓丹,对他来说倒是稀奇。

  

  当他认出了喊价的人是江河后,脸色立即变了又变。

  

  他自然知道江家穷,而江河这个不受江家重视的废物必定是更穷了,他当真出得起四百五十两黄金?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心中怀着疑问,叶执事开始在场上扫视起来,“有人出了四百五十两,还有没有人出价?”

  

  “这可是四品丹药,优秀品质的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叶执事自己都觉得自己喊得有点牵强。

  

  四百五十两一颗的洗髓丹,就算是完美品质的,也完全是天价了。

  

  他依稀记得,拍卖行上回也拍出了一颗与这次所拍相同的洗髓丹,那次才拍到了三百八十两黄金。

  

  眼看着场上似乎无人敢出价,叶执事心中也预料到了,一时之间他也犯愁了起来。

  

  他觉得江河显然是出不起四百五十两黄金的。

  

  虽然不怕江家给不起四百五十两黄金,但若是要跑到江家去要钱,这无疑是在破坏拍卖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规矩。

  

  “罢了……大不了破坏一次规矩算了,反正最后只要要到钱把账抵上,上头也不会说什么。”

  

  念头一定,叶执事无奈敲了一下手中的锤子。

  

  “四百五十两,第一次。”

  

  他顿了顿,抬眼看了看四周,依旧没看到有人要出价的样子。

  “四百五十两,第二次。”

  话音刚落,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

  

  “我出四百六十两!”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