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五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第五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2153 2017-04-23 23:03:53

江河双手负在身后,一步步走向江林,神情淡然,那模样看上去仿若闲庭信步一般。

  

  这说明,刚刚的攻击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

  

  江林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江河,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到现在,他的手还在隐隐颤抖,虎口发麻。

  

  刚才江河到底是用的什么招数,他根本就不知道。

  

  这个场面,仿佛自己像是一个可笑的废物,在面对绝世天才一般。

  

  再看向江河一步步走来,他的脸色更是变得无比难看。

  

  “难道这个家伙在一夜之间,觉醒了战魂,并且突破到了醒魂境中期?”

  

  很快的,江林就否决掉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天底下没有人有这种能力,就算是谪仙降临,那也不能!

  

  “九龙霸天拳!”

  

  “第二式,惊天破!”

  

  刹那间,江河大步一踏,再次轰出一拳。

  

  见状,原本如临大敌的江林,心中一松,这个小子的拳法,平平无奇,在自己面前施展,那就是找死。

  

  “江河,现在我就宰了你,替我弟弟报仇!”

  

  “惊雷剑法!”

  

  江林狞笑一声,面色阴森。

  

  刹那间,他手中长剑,立即化作一道道残影,仿若惊雷炸响,倾泻而下,裹挟毁天灭地之威。

  

  惊雷剑法,乃是他偶然得到的剑道绝学,配合自己的长剑战魂,威力更为可怕。

  

  平常对敌,都没有怎么用过,一直当做杀手锏。

  

  今天,该让它见见血了!

  

  瞬间,拳劲和剑气猛然相撞,江林原本脸上的狞笑,在这一刻骤然僵硬。

  

  紧接着,他脸色大变,充满了惊恐,张着嘴巴,脸色通红,仿若要说些什么。

  

  可惜,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一股摧枯拉朽般的劲力,便如滔天洪水般,向他疯狂汹涌而来。

  

  一道巨大的轰鸣声传出,响彻虚空。

  

  就见江林整个人,在这可怕劲道之下,直接的被炸成了粉碎。

  

  一时间,鲜血飞溅,无数碎肉横飞,簌簌而下。

  

  一拳,直接轰杀。

  

  江林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机会发出。

  

  江唯惊呼了一声,慌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太血腥了。

  

  “住手!”这时候,远方传来一声大吼。

  

  一名身披灰褐色长袍的中年人在不远处飞奔而来,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来到了江河跟前。

  

  来者乃是江家护法,江万成。

  

  他的主要职责是在族中守护江家子弟,平时也会调解江家子弟间的矛盾。

  

  看到地上的尸体,以及无数的血肉后,江万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江林和江峰两兄弟,居然都死了!

  

  江峰这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死了也就算了,江林可是江家的第二天才,竟然也死了!

  

  族长早就发过话,未来江家未必不能借江林等天才之力,更上一层楼。

  

  如今他一死,也等同江家的前程之路被硬生生的砍断了一条!

  

  忽然,江万成怔住了,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如果他刚才没看错的话,江林是江河杀的,而且他刚才分明感受到了江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

  

  奇怪的是,江河不过是一个不能觉醒战魂的废物罢了。他怎么会突然拥有击杀江林的能力?

  

  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

  

  “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名长发半白的老者在后山踱步而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姿态。

  

  行进中,隐隐有种与周围环境合而为一之感,看似慢悠悠的,却在眨眼的时间内,便来到了尸首身旁。

  

  此人一袭灰色长袍,蓄着三尺长髯,正是江家族长江震远,同时也是江河的二爷爷。

  

  江河的爷爷离开了江家后,他就接手了族长一位。

  

  看到江林兄弟的尸首后,江震远先是一阵惊讶,旋即,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这是何人所为?”低喝声传出,虽然江震远面色如常,但江万成已经感受到了他的愤怒。

  

  “这个……”

  

  江万成颤颤巍巍的朝江震远鞠了一躬,踌躇不已,“族长大人,我刚才亲眼所见,人是江河所杀。”

  

  虽然他心里十分诧异,但毕竟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事情。

  

  “什么,人是江河所杀?”江震远诧异的看向江河,饶是听江万成亲口所说,他都不太敢相信。

  

  “谁放的求援符?”忽然又有一人飞身来到此处。

  

  他穿着一身锦袍,身材微胖,满脸的络腮胡子,正是江林兄弟二人的父亲,江三泰。

  

  “我的儿!”

  

  江三泰看到地上的尸体和碎块后,顿时红着眼睛猛然扑了过去。

  

  “我的儿啊,你们死得好惨啊!”江三泰探到江峰已无生机后,悲痛欲绝的跪倒在地,如丧考批,鲜血染了他满身,他都浑然不觉。

  

  “唉,可怜呐,两个孩子,说没就没了。”江万成不忍的别过了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江三泰膝下就这两个儿子,现在都死了,就算是换成他,那也肯定受不了。

  

  “节哀。”江震远走过去拍了拍江三泰的肩膀以示安慰。

  

  “是谁?”

  

  江三泰猛然昂首,怒发冲冠的转头向江万成咆哮道:“到底是谁下的杀手?”

  

  “他!”江万成感觉一阵头大,伸手向江河一指。

  

什么?

江三泰一怔,江河不过是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有能耐杀自己的儿子?

  

  “一派胡言!”

  

  江三泰愤然咆哮道:“他不过只是一个废物,别妄想借我儿之死出头,快告诉我凶手是谁?”

  

  “我哥哥才不是废物,他本来就是天才,是你两个儿子想要害我们,我哥哥才杀了他们的!”江唯顿时不高兴了。

  

  “好,好,好!”

  

  江三泰冷笑着站了起来,一字一顿,声音越发阴寒,“既然你是凶手,那就受死吧!”

  

  他大手一伸,一柄漆黑长矛已然出现在他手上,冷眼看向江河,浑身散发出一股阴寒的杀气。

  

  江唯见了,赶忙躲到了江河的背后,神色惊慌。

  

  “江三泰,你两个儿子死有余辜,罪有应得,这点姑且不论。”

  

  “就凭你想在我的面前杀人,那我问问你,江三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族长?”

  

江震远抬手拦住了江三泰,怒声大喝,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虽然他是对江三泰说话,但目光却是捕捉痕迹的落在江河的身上,眼眸中闪过了抹复杂之色。

  

  他年逾古稀,阅人无数,没有读过万卷书,却行过万里路,见识过数不尽的英雄豪杰,世间俊彦。

  

  可是这一次,他却有点看不透江河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