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三十四章 完美品质

第三十四章 完美品质

3099 2017-05-04 10:20:36

“孟远山!”

  

  孟宣怀厉喝了一声,脸色也冷了下来,“你必须你马上回家!”

  

  他真不知道这个孙子是真听不出自己的意思还是假听不出。

  

  叶执事见多识广,看到这自然明白了孟宣怀的意思,怎么说孟家之人也是拍卖行的贵客,他岂有让贵客陷入窘境的道理?

  

  “哈哈哈,其实我也不信江少爷手上的洗髓丹是完美品质的,毕竟这颗洗髓丹是我亲手掌眼的。”叶执事将目光投向江河。

  

  他顿了顿,继续道:“想来江少爷应该是看走眼了,我这里还有一颗优秀品质的洗髓丹。”

  

  “若是你不信,可以上台来将两颗丹药对比一下,一比之下你就知道肯定是你看走眼了。”

  

  孟宣怀暗暗松了一口气,一脸感激的看向叶执事,烫手山芋现在到了他手里,就没孟家什么事了。

  

  只不过他心中也十分不解,这么一来,叶执事无疑会直接得罪苏同,难道他不怕吗?

  

  虽然李家是很强大,可是跟苏家这个天下第一商会比起来,还真不是一个级别的。

  

  更别提叶执事只是区区一个地方拍卖行的执事了,人家可是苏家的管家啊。

  

  “要我上去一比也不是不行,可若是我手上这颗洗髓丹真是完美品质的,你又当如何?”江河将手上的玉瓶盖子盖上,淡然道。

  

  叶执事摆摆手,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我掌眼丹药从未出错。”

  

  “若是你手中的洗髓丹真是完美品质的,那一千六百两金票我全数奉还,此丹就当做白送了。”

  

  “好!”

  

  江河起了身,纵身一跃就来到了拍卖台之上。

  

  叶执事从纳戒当中取出了一瓶白色的玉瓶,以及一张红色蜀绣。

  

  只见他将那块红色蜀绣扑在拍卖桌上,又打开玉瓶将一颗褐色的洗髓丹倒了出来。

  

  江河也同样将手中的玉瓶打开,将那颗褐色洗髓丹倒在白布上。

  

  叶执事转头朝下方扫了一圈,缓缓道:“那么,就请一个证人吧,孟家的孟宣怀长老,可方便上台一证?”

  

  孟宣怀有点诧异的跟叶执事对视了起来,想了想他才焕然大悟。

  

  原来叶执事是想借自己之手化解与苏家的这个矛盾啊!

  

  只要自己上台将江河的洗髓丹说成是优秀品质的,那么叶执事就会将一千多两黄金尽数退还给苏管家。

  

  这也等同说白送出了一颗洗髓丹,还让苏管家名利双收了。

  

  就可以说,这无异是一种示好的行为。

  

  虽然这样一来有损叶执事的掌眼名声,也会让拍卖行小有损失,但李家之人却绝对不会为此时而怪罪他,毕竟苏家的人不是好惹的。

  

  如若李家因为此事跟苏家结交上了,叶执事的此举反而会成为一件功劳!

  

  “高,实在是高!”

  

  孟宣怀已经有不少年没见过如此高招了,这叶执事的确是八面玲珑!

  

  “哈哈哈,何乐而不为呢?”

  

  孟宣怀大笑着站来起来,纵身一跃便来到了拍卖台之上。

  

  叶执事跟着孟宣怀在拍卖台上,将两颗洗髓丹的各方各面注意对比起来。

  

  明明两颗洗髓丹的颜色一样,可他们却非要说江河的那颗深一点。

  

  明明两颗丹药的香味相同,可他们非要说江河的那颗更香一些。

  

  孟远山听得诧异不已,就连他这个不懂丹药的人都听出了他们在胡说八道。

  

  看戏演得差不多了,孟宣怀咳嗽了一声,转头看向场上的众人,“嗯,经过我们的鉴定,一致认为江河的这颗洗髓丹是完美品质的,没有错,就是这样。”

  

  “胡说八道!”

  

  孟远山一脸不服,纵身一跃来到拍卖台上,“爷爷,你怎么能帮江家的人说话!”

  

  “这两颗洗髓丹分明同样都是优秀品质的,论香味,论颜色都是一模一样。”

  

  “事实证明江河是一个虚伪的伪君子,是他为了讨好苏家而编造出这么一个谎言!”

  

  江河神情平静,淡然一笑,“若我是伪君子,那你爷爷跟叶执事岂不也是伪君子?”

  

  “我……”

  

  孟远山顿时愕然,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拆了爷爷的台,他哭丧起脸,“我是……是……”

  

  “我江河行事,何须他人来抬高自己?”

  

  江河淡然摇摇头,拿起自己的那颗洗髓丹,“我说这颗洗髓丹是完美品质的,自然是有理有据的。”

  

  孟远山看到江河那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心中顿时又来了气,反正爷爷的台他已经被拆了,也不介意拆得更彻底一些!

  

  “编,你继续编,我看着你编!”

  

  “事实胜于雄辩,大家请看!”

  

  江河看都不看孟远山,直接拿起那白布轻轻在洗髓丹上擦拭起来。

  

  随着江河的擦拭,他手上的洗髓丹褪去了面上的一层颜色,竟然发亮了起来!

  

  扑鼻而来的清香,从这颗发亮的洗髓丹之中飘散出来。

  

  一缕清风自窗户吹进来,那清香立即弥漫满了整个拍卖会场,沁人心脾,让人心神为之一荡。

  

  “这个香味,难道……”

  

  众人闻着这洗髓丹的清香味,顿感心旷神怡,皆不敢置信的看着江河手上的洗髓丹。

  

  此时它的颜色不但要比另一颗鲜亮,香味更是将另一颗甩了好几条街!

  

  “普通品质的洗髓丹,是浅褐色的,精良品质乃是棕褐色的,优秀品质则是深褐色的,而我手中这枚完美品质的洗髓丹,则是亮褐色的。”

  

  “另外从香气上来说,品质越好的丹药,越是蕴含药材精华,香味自然也就更浓郁。”

  

  江河一边侃侃而谈,一边将手中完美品质的洗髓丹放回了白色玉瓶之中。

  

  随即他将目光投向孟远山,“孟家的天才,现在你还觉得我在编吗?”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是怎么看出这颗洗髓丹是完美品质的!”孟远山面如死灰的盯着江河手上的白色玉瓶,难以置信的道。

  

  “真正的懂丹药,自然能轻易分辨。”江河神态自若的将手上的玉瓶收入了纳戒中,其实他是用神念探入洗髓丹里面看出来的。

  

  显然这颗洗髓丹是一炉造的,所以才染上了优秀洗髓丹的色泽,还被盖住了香,让人无法分辨出品质。

  

  不过这些事情,他没必要说出来给众人听。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如此?”

  

  孟远山震惊的看着江河,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连丹药都懂,虽然他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事实却不容他相信!

  

  “不对,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叶执事低吼一声,面色竟显得有些疯癫。

  

  他拿起自己面前的那颗洗髓丹,拼命的擦拭起来,然而丹药都被他擦破皮了,却依旧颜色未变,香味依旧。

  

  他转头一脸诧异的看着江河,他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在丹药方面竟然比自己还懂!

  

  孟宣怀则是一脸懊恼的看着江河手上的洗髓丹,刚才他要是在叫价的时候不让步的话,说不定这颗完美品质的洗髓丹就是他的了!

  

  这可是一颗能造就一个天才的洗髓丹啊!

  

  看着他们三人的神情,江河笑了笑,随即转头看向台下,“诸位,今天我之所以要在这里证明这颗洗髓丹是完美品质的,并不是为了显摆什么。”

  

  “如此所谓,就是为了让大家明白,我江河行事,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也不会惧怕任何人的质疑。”

  

  话语一落,江河大笑着纵身一跃,就此离开了。

  

  苏同转过头看着江河离去的背影,忍不住高看了他一眼。

  

  他贵为苏家的管家,身边虽然从来不缺奉承之人,却也从未有人敢跟他说不想奉承他,江河却是个例外……

  

  “完美品质的丹药啊!”

  

  叶执事回过神来,嘴角忍不住暗暗抽搐,一颗足以造就一个天才的洗髓丹,居然就这么白送给江河了。

  

  他开始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拿这颗优秀品质的洗髓丹出来拍卖,而是拿了完美品质的出来,越想越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孟远山则是咬牙切齿的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出口,越是想江河所说的话,他就越来气。

  

  什么叫并不是为了显摆什么?明明都显摆了好不好?

  

  更让他气愤的是,自己居然一次都没斗赢江河。

  

  这件事以后若是在城中传开了,让他一个堂堂孟家天才情何以堪?

  

  “江河,你给我等着!”

  

  这一刻,他眼中出现了浓郁的杀机,此子不除,让他何以在扶风城立足?

  

  只有亲手杀了他,才能一平他心中的愤怒,也唯有这样才能挽回他的名声!

  

  走出拍卖场的江河,自然是不知道孟远山心中所想。

  

  很快,他就带着洗髓丹回到了家中,迫不及待的就让江唯将它吃下去。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颗完美品质的洗髓丹居然没能开拓江唯的经脉!

  

  两人在正堂之中足足耗了一个时辰。

  

  直到丹效过去了,江唯的经脉依旧如同牙签那般细小,毫无变化。

  

  “哥哥,连洗髓丹都没能开拓我的经脉,我是不是真的再也无法觉醒战魂了?”江唯察觉到丹效已过后,变得有点沮丧。

  

  “不,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这颗洗髓丹理论上可以造就一个天才,不可能无效的,你容我想想。”

  

  江河展开神念,往江唯身上探去,经过一番探索,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疑点。

  

  洗髓丹的药效竟然是被江唯头上的识海给吸收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