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二十一章 我想做个好人

第二十一章 我想做个好人

3159 2017-05-02 09:46:03

“小兄弟,你看到没有,我只是在为马车开路,马车上有病危之人,赶着去求医。”中年男子大声说道。

  

  “那也得赔偿城民的损失!”

  

  江河收了剑,脸色变得缓和了起来,语气却并未软下来。

  

  就在这时,又一匹快马急速奔来,停在马车旁,马背上正坐着一个年轻人。

  

  江河转头一看,认出了这年轻人乃是孟家的孟远山。

  

  此人可是孟家的天才,修为早已达到玄魂境二层。

  

  虽然孟远山只有十七岁,但是自从他觉醒战魂以来,在三大家族的明争暗斗中,可立了不少功。

  

  如今,在扶风城内,怎么说也是个风云人物。

  

  “前辈,怎么就你跟一辆马车进来了,你们的商队呢?”孟远山一脸疑惑的盯着中年人。

  

  原本孟远山听说今天春秋商会要路过扶风城,苏家的千金苏妙音也在商会里面。

  

  所以他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去结识下苏妙音,再不济一睹她那羞花闭月的芳容也是值得的。

  

  所以,他一大早就骑着马在城口等着,一直等到刚才。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苏家的商队没看到,苏家的马车倒是有一辆,还有一匹快马在前面开路,跑得特别急。

  

  他都没来得及搭话,马车就进了扶风城,于是他也一路跟到了这里。

  

  中年人将目光投向孟远山,有些诧异的道:“你认得我?”

  

  “不认识,在下只是推测而已。”孟远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苏管家,不好了!”

  

  马车内忽然传出一道焦急的呼声。

  

  只见一名模样姣好,身穿丫环服侍的俏丽少女掀开了布帘,眼神中满是担忧。

  

  “苏管家,原来是他!”

  

  孟远山闻言心中一喜,原来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居然是苏家的管家,那可是皇帝都得敬让三分的人物啊。

  

  “怎么了?”苏管家面色猛然一变,有些胆战心惊的道。

  

  “小姐,小姐吐血了,这可怎么办呀?”那丫环都快哭了,眼神中泛着泪光。

  

  “怎么会这样?”苏管家心中开始慌了。

  

  这一次他奉苏家族长之命,护送年仅十五岁的苏妙音出来历练。

  

  哪里想得到才开始没多久,这位千金大小姐的身子就出现不适。

  

  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没在意。

  

  可前昨天苏妙音忽然连路都走不了,更可怕的是就在刚才来前的路上,苏妙音居然昏迷了!

  

  怕耽误了苏妙音的病情,他才下令让商队继续匀速前进,自己则带着小姐快马加鞭赶路。

  

  为的就是去离这里最近的城池内,找个医术精湛的药师来给她看病。

  

  可谁知这才到扶风城,她的身体又出现了新的状况!

  

  “先去看看小姐的病情!”

  

  苏管家飞步上了马车,往车里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栽倒在地。

  

  就见苏妙音面色苍白的倒在车座上,一滩微微泛黑的浓血,触目惊心。

  

  “坏了!”

  

  苏管家脸色一白,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小姐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必须得马上找药师才行。

  

  “别急,也许我可以帮忙。”江河好奇的上了马车的另一头,往里一探。

  

  随后,他愣住了。

  

  因为这马车里头的苏妙音,他居然认识。

  

  确切的说,应该是他在上一世认识。

  

  大约在三年后,苏妙音会成为大周王朝第一名妓,化名苏眉,卖艺不卖身,更不卖笑,平日只是一张冷冰冰的脸孔。

  

  饶是如此,这位清倌人一经出现,却也立即引得无数少年俊彦,天下英豪费尽心思,想要博得美人一笑。

  

  苏妙音虽不是武者,一手琴艺却出神入化,无人能及。

  

  她所弹奏的曲子更是堪称一绝,让人听后顿觉余音绕梁,难以相忘。

  

  就凭着这一个本事,她就结交到了不少令人闻风丧胆的高手,整个大陆内更是无人敢惹。

  

  她喜爱看人舞剑,无数天才剑修前去拜访。

  

  除却是为了一睹她的芳容,更是为了听一听她弹奏的妙曲。

  

  但能听得到她曲子的剑修少之又少,能见到她真容的人更是不多。

  

  江河虽然也是那慕名而去的剑修之一,但为的却是听首平和之曲舒缓身心,祛除杀气。

  

  上一世,江河便是凭借一手好剑法,换来了她一曲“春江花月夜”。

  

  不但见到了她的真容,更是与她琴剑合鸣,后来还成为了好朋友,当时羡煞无数剑修。

  

  回过神,江河的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因为苏家在两年后就会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排名第二的四海商会。

  

  也难怪后来她会去当清倌人,只是从天下第一商会的千金沦落到去卖艺,这份落差也未免实在太大了些。

  

  “你这人怎么不请示一下就上马车了,太没礼貌了!”丫环不满的盯着江河。

  

  “没事!”

  

  苏管家瞥了一眼江河,冷冷的道:“你说你可以帮忙,难不成你是药师?”

  

  “不错。”

  

  江河点点头,上一世他闲暇之余,还有一个爱好,便是炼丹。

  

  想要炼丹,就得懂得药理之道。

  

  想要弄懂这些,他就得去熟悉药的药性,想要熟悉药性,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人治病。

  

  后来他越学越多,回首一望,已然练就了一身精湛的医术。

  

  虽不是药师,但江河在上一世还未而立的时候,便是一名杏林高手,治疗了不少其难杂症。

  

  行走天下的时候,更因为一手医术,收获了不少的人情,帮了大忙。

  

  “好,我就姑且信你一回。”

  

  事出紧急,苏管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场就命丫环跟马夫下了马车。

  

  马车的布帘被他全掀开了,江河淡然进了马车,抓起苏妙音雪白的纤纤小手。

  

  丫环红薯看江河就这样直接抓着自家小姐的手,立即不满道:“你怎么不盖绢布?”

  

  乾元大陆中,女子极为重视清誉,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女孩子更为注重男女间的接触。

  

  以往苏妙音生病之时,药师为她把脉都得盖上一层绢布。

  

  “事出紧急,无妨。”苏管家摆了摆手道。

  

  红薯不满的鼓起了嘴,心中只觉得苏妙音被江河占了便宜,可惜管家的话她也不好反驳。

  

  “想不到天下竟有如此倾世之绝色!”

  

  孟远山往车里一望,看到苏妙音的花容月貌后,他整颗心都荡漾了起来。

  

  别说是扶风城内,就算是方圆几千里,他都从未见过这般的绝世美人。

  

  尽管她此时脸色惨白,嘴角还残留着一道血迹。

  

  可看到苏妙音那微微抖动的睫毛,孟远山心中顿时生起怜惜之意,暗自叹息。

  

  看着江河抓着她的雪白的纤纤小手,孟远山顿时心生妒意,忍不住大喝道:“他放屁,他才不是药师,我才懂医道!”

  

  孟远山的确是看过一些医书,但对于医道也只是略懂,可这并不妨碍他说大话。

  

  “小贼,你居然敢骗我!”苏管家一听就怒了,立马将江河给拉下了马车。

  

  苏妙音天资绝美,垂涎她的青年俊杰数不胜数。

  

  他也没想到眼前的少年居然会如此不要脸,为了接触苏妙音居然敢冒充药师!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是不是药师,你可等我把完脉再下定论。”江河一脸平静的看着苏管家。

  

  “这个嘛……”

  

  苏管家一听也是,一时之间也觉得自己失态了。

  

  孟远山继续愤愤不平的说道:“他是江家的废物,连战魂都没有觉醒,这小子肯定天天琢磨怎么觉醒战魂,不可能有空去学医,他不是骗子,谁是骗子?”

  

  “若如不信,前辈大可以问问城内的人,他在城上就是出了名的废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战魂,我早就觉醒了。”江河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的道。

  

  话音落下,一缕猩红色战魂被他唤了出来,而后又被他收了回去。

  

  “什么?”

  

  孟远山哪里想得到江河居然觉醒战魂了,他诧异了一下,随即愤愤不平道:“这肯定是他刚刚觉醒的战魂,不过是醒魂境前期的修为罢了。”

  

  “苏管家,你看他熬到十五岁终于觉醒战魂了,怎么可能有空去学医,而且你看他的样子,这就是……”

  

  “够了!”

  

  苏管家打断了孟远山的话。

  

  眼下苏妙音病危要紧,他才没心情听两人争辩。

  

  “你刚才说你也懂医道是吧?”

  

  “是啊,我马上为她把脉!”孟远山急忙攀上了马车,苏管家一把将他拉了下来。

  

  “你拉我做什么?我要给她看病啊!”孟远山一阵气急。

  

  “看病不是讲究一个流程吗?你怎么什么都不做?”苏管家微微皱眉道。

  

  苏管家这次绝不会让他像江河那样直接上车了,吃一堑长一智,同样地方他可不能摔倒两次。

  

  “我这一把脉不就全知道了吗,还问什么问啊?”话语一落,孟远山又攀上了马车。

  

  苏管家面色一寒,心中冷笑,一眼就看出了孟远山是垂涎苏妙音美色的那种人。

  

  “你给我下来吧!”他上前一步,再次动手将孟远山拽了下来。

  

  这回他运用真元,直接下了重手,孟远山一下子就被他摔到了地上。

  

  “红薯,上马车,咱慢慢找医馆。”

  

  “是!”

  

  丫环红薯闻言刚要动身上马车,却被江河给伸手拦住了。

  

  “恕我直言,虽然我刚才并未仔细分析你家小姐的脉象,但也探到了她此时体内的气血沸腾,不可轻举妄动。”

  

  江河看着眼前的小丫环,淡淡的道:“此时你们小姐正处于十分痛苦的状态,若是再在马车上颠簸几下,恐怕就不仅仅是吐血这么简单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