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诸天我为王  >  第十一章 第一名,江河

第十一章 第一名,江河

2116 2017-04-25 09:47:38

“好了,大家都静一静。”

  

  江震远好不容易才从激动中缓过了劲,他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随即,他郑重宣布道:“今年的试魂大会,江河获得第一名!”

  

  他转头看向台下,面容严肃的道:“族人听命,若是谁胆敢将江河觉醒出地魂资质战魂的事透露出去,作为判族罪处置!”

  

  “这次咱们要杀方家和孟家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永远翻不过起身来!”

  

  族人闻言,纷纷明白了过来。

  

  半年后就是江家跟孟家、方家争夺城池话语权,以此来获得城内税收的日子了。

  

  到时候,三家都会派出十八岁内的武者比武。

  

  江河显然就是江家最大的底牌,既然是底牌,那就不可能轻易亮出来了。

  

  “大家可都要牢记了,到时候江家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少不了大家的分红。”

  

  “这半年内,我作为族长会投入全部的资源,将江河培养到玄魂境,为江家出力!”

  

  江震远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肃然开口道。

  

  “好,同意!”

  

  “我们江家今年一定会成为扶风城的绝对话语人,所有的利益都是我们的!”

  

  “江河崛起,江家崛起!”

  

  “打死那良家,江家成为第一,永远第一!”

  

  ……

  

  场下立即爆发出数不清的叫好声。

  

  “这个家伙竟然真的觉醒了战魂,这怎么可能?”

  

  江立面色几次变幻,无比难看。

  

  他万万想不到江河竟然真的觉醒战魂了,而且还一下子觉醒了地级一品的战魂,直接就将自己比下去了。

  

  这一刻,他真是恨死江河了。

  

  江震远将目光落到了江河身上,将手里的玉盒交到他手中,不忘叮嘱道:“这升魂丹听说在身体状况达到最佳的时候,服用它能提升一些几率,你可一定要记住。”

  

  “江河牢记,多谢族长!”江河拱手重重朝江震远鞠了一躬。

  

  他骨子里傲,向来很少向人鞠躬,不管是乾元大陆还是真武界。

  

  能当他如此大礼的话,世上还真没有几人,但对江震远他却是很敬佩的。

  

  上一世,扶风城惨遭血洗之时,江震远为了掩护族人逃离,以一己之力死战七杀城之人。

  

  他纵是满身是伤,重伤垂死,却都不曾退缩半步。

  

  当时江河就在那逃离的人群中,是被族长保护的一员。

  

  后来,江震远将族人护送到了安全的地方藏了起来。

  

  他自己却因为伤太重,从而断了气,无奈身陨。

  

  他临死,都在叮嘱族人不到天黑不可迁徙,一定要保重自身。

  

  这是一个用生命在履行职责的好族长,绝对当得起江河一记大礼。

  

  “可恶!”

  

  江立眼睁睁看着升魂丹落到了江河的手上,心中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结局,你应该想不到吧?”

  

  江河转头漠然看向江立,“现在你该兑现赌约了,是选择自断,还是要我出手?”

  

  “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江立冷笑连连,看向江河的目光,满是鄙夷的道:“大概你不知道我的修为已经到达玄魂境了吧?要是想死你就过来试试。”

  

  “胡闹!”

  

  一声大喝,江震远站到了两人中间,一脸阴沉,“我刚才没阻止你们,只是希望你们能有一颗竞争的心,可不是想让你们结仇。”

  

  “族长你有所不知,我跟他的仇早就结下了!”

  

  江河站到了试魂台边缘,对着族人放声道:“我迟迟不能觉醒战魂,就是被江立下了毒!”

  

  “要不是我遇到了一个高人,恐怕再过十年,我都无法觉醒战魂!”

  

  “什么?江立下毒?”

  

  “不是吧,这个人看上去挺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下毒?”

  

  “怪不得江河天资不再,原来有人在暗中使坏,那么小的年纪就知道下毒,居心叵测!”

  

  “不错,这些的家伙,绝对不能饶恕,谁知道他下一个下毒的对象是谁?”

  

  “对,绝对彻查到底!”

  

  此言一出,台下的人闻言顿时都哗然了起来。

  

  “他怎么会知道的?”

  

  江立心中一颤,他不论如何都想不到江河竟然会发现他下毒的事情。

  

  “江河,这种事情你可不能乱说,你得有证据。”江震远更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惊讶道。

  

  江立急忙附和道:“就是,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江立行得正坐得端,就算是死都不可能做出这种卑鄙之事!”

  

  “证据?”

  

  江河眼神中浮现了抹冷厉,目光在台下一名中年男子身上落定,“既然话我都挑明了,证据我自然是有的。”

  

  这名中年男子穿着打满补丁的破旧衣服,面白无须,倒有一副不错的相貌。

  

  看样子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帅哥,只是身上一切,明显过得很是清贫。

  

  此人乃是江立的父亲,江子健。

  

  “胡说八道,我儿子绝不是那种人!”江子建接触到江河的目光后,脸色瞬间一变。

  

  江河冷冷的道:“江子建,你儿子如此下作,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拿了孟家人的好处,常年唆使你儿子对江家天资好的子弟下毒手。”

  

  “这使得江家之人在扶风城里总是抬不起头,这件事你可敢否认?”

  

  “什么!”

  

  江震远震惊的将目光投向江子建,“你真做过这种罪大恶极之事?”

  

  “我没有啊,族长,我冤枉啊。”

  

  江子建立马哀嚎道:“我要是真做了那种天理不容的事的话,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一穷二白,我是在是冤枉啊!”

  

  江子建的家里穷,妻子死得早,他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娘的,辛辛苦苦把江立带到大,这事族里人大都知道。

  

  江震远想了想,也觉得江河所说的话不太可信。

  

  要是江子建,真拿了孟家之人的好处,从而对族人下毒手,那也不可能到现在为止,一直都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

  

  江河的话,似乎有点经不起推敲。

  

  “江河,你诬陷我也就算了,你连我父亲都陷害,我看是你收了孟家人的好处才对吧!”江立拳头紧握,青筋暴起,面色一片涨红。

  

  “这都是怎么回事!”

  

  江震远听得头都大了,忍不住大喝道:“住口,都别说了!”

  

  顿了顿,江震远来到江河身旁,眉头皱起,“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信口胡说,你今天是怎么了?”

  

  “我可没胡说。”江河转身面上族长,嘴角勾勒起一抹诡异弧度。





请输入5到800个字